菩提樹

不吃,治病的藥我不吃。

[黃喻黃] 藍雨是個傷心地(七,end)

和 @荒。 一起寫的ABO,帶盧劉。

正文到此章完結啦,謝謝大家~

本子會加印在CWT40 3F E75販售!(DAY1,DAY2尚未確定)


「我知道。」


喻文州依然明亮的眼睛帶上了微彎的弧度。


黃少天一驚,還沒來得及開口反問,對方已經跨了幾步,兩人的距離近得不能再近。熟悉的信息素瀰漫在空氣中,黃少天愣了一秒,就被突然靠近的喻文州撞著了肩膀。在他反應過來之前,喻文州已經把下巴輕輕擱在他背上,頭髮搔著他的臉頰。

帶著笑意的聲音這一次就在耳邊。


少天,我知道,一直都知道。


*...


查看更多

[黃喻黃] 藍雨是個傷心地(六)

和 @荒。 一起寫的ABO,帶盧劉。

CWT有攤!但是面臨新刊天窗危機\^q^/


黃少天話還沒講完轉身一副就要衝進會議室,鄭軒還來不及上前攔阻就看他整個人趴在門上,耳朵貼著門試圖要聽出什麼動靜,大概是什麼聲響也沒有,黃少天後退了幾步,在門前來來回回好幾輪,才站在會議室門前不動。


「該高興黃少還保有最後一絲冷靜嗎?」徐景熙手搭在鄭軒肩上,順便連身上的重量都壓上去。


「別壓上來你重得很,說高興你們明明很想看黃少衝進去大亂不是嗎?」鄭軒一臉鄙視看過去,就看徐景熙吐吐舌頭露出「唉呀!被發現了☆」的表情,直想一掌往他臉上打。...


查看更多

[黃喻黃] 藍雨是個傷心地(五)

和 @荒。 一起寫的黃喻黃ABO,盧劉有。

ICE2結束以後沒力到現在orz


黃少天想,明知是死刑卻遲遲等不到確切判決的無聲空檔竟也如此難熬。


重新回到會議室的喻文州只是看著眾人,一句話也沒說,笑的模樣像是什麼髒東西都沒看到怎麼大家看到他跟看到鬼一樣。


徐景熙雙手遮著臉,嘴裡喃喃念著對不起啊黃少不是我們不幫你,連老天都不站你這邊小治療愛莫能助;宋曉一手攬著徐景熙的肩膀,跟著低頭安慰這不是你的錯,我們已經盡力了;鄭軒早已臉色發白,直嚷著真心壓力山大,我的胃犯疼啊。


可喻文州也就看著,連同三人後面看似...

查看更多

[黃喻黃] 藍雨是個傷心地(四)

和 @荒。 一起寫的ABO,盧劉有。

天氣好熱誠心希望週日不要這麼熱orz 等等來發工商~!


尷尬的復盤時間終於結束,喻文州交代了等等大家自由練習就轉身走出會議室,門關上的瞬間鄭軒整個人就像洩了氣的皮球趴倒在桌上,用死掉的眼神看著黃少天,聲音又澀又乾扁:「…壓力山大啊黃少,求高抬貴手……」


宋曉和徐景熙也沒好到哪去,在空調開得甚低的室內汗流浹背心跳加速了好一陣,像兩條離水的魚好不容易又被放回水桶裡,苟延殘喘之餘,雙雙對黃少天發出控訴:「黃少你說話啊!剛剛不是還興高采烈跟小盧說什麼隊長身上有濃湯寶味嗎,怎麼一看到隊長又啞巴了?」「就是,連隊長說這裡重...

查看更多

[黃喻黃] 藍雨是個傷心地(三)

和 @荒。 一起寫的接龍文,ABO,盧劉有。


「咳咳!咳咳咳!小盧你這孩子!」徐景熙咳得眼淚都出來了,宋曉一對金剛掌在他背上拍來拍去簡直要拍出他的肺,還不忘跟著助陣:「沒聽過有奶便是娘嗎!意思是奶就跟親娘一樣!你多大了就敢忤逆你娘!」


「靠!誰是娘!我不記得有你們這麼大的兒子啊!」徐景熙齜牙咧嘴地跳起來扯了一把宋曉的耳朵,又對盧瀚文伸出魔爪,小朋友再次躲到喻文州背後,一大一小直接把隊長當成了柱子,上演起「來追我啊哈哈哈別跑你這磨人的小Beta」的戲碼。


「景熙,瀚文,都別鬧了。」喻文州好氣又好笑地勸阻兩個隊友,也沒忘了房間另一角還有個剛剛在裝死,現在還...

查看更多

[黃喻黃] 藍雨是個傷心地(二)

和 @荒。 一起寫的接龍文。ABO,盧劉有。


正當四人各種心塞,藍雨上上下下全都Beta就差沒把門口警衛養的大黃狗也抓去驗驗看是不是同樣是個B,這是上哪去找個對信息素敏銳的AO來聞聞到底黃少是不是真是敏感的那幾天。


「可這不對啊,」徐景熙不愧是一人擔起藍雨生命線重責大任的奶媽第一人,就觀察隊友身心靈狀況這點他決不落喻文州之後。「以前從沒看黃少有過啊,他哪天不是語速噴人三條街,文字泡刷的比技能還絢爛?」


宋曉借用鄭軒上衣下擺擦汗(趁被踹前一個轉身拿小盧當盾牌),冷靜下來後順著徐景熙的話也開始分析起目前情勢。


「難道是…分化?」接著說起不知從...

查看更多

[黃喻黃] 藍雨是個傷心地(一)

和 @荒。 一起寫的接龍文。耍流氓的ABO。盧劉有。

目前有出成小薄本的計畫。


---


在ABO的世界裡,沒人能比藍雨的隊員更傷心。


大部分的粉絲只知道藍雨沒有妹子,但那並不是藍雨的男孩紙們如此愁斷腸的原因。由於選手性別資料保密的關係,只有少部份公會核心幹部和電競雜誌記者了解,藍雨隊員之所以每年情人節七夕耶誕節乃至於跨年都特別痛苦特別見不得人家放閃,是因為他們非但沒有半個妹子,還從戰隊老闆到食堂大叔,都是徹徹底底,如假包換的男Beta。


都是男人什麼的就休提,看看整個聯盟哪兒有A有O哪兒就有戲,繁花血景要不是一個...

查看更多

[黃喻黃] 黃魚看劍73-90

73

黃少天平常其實挺一針見血的。雖然話多聒噪多少掩蓋了這個又帥又冷酷的特質,使得他這個魚市劍聖雖然早就穩坐但也始終停留在師奶殺手的地位,不像喻文州,才來第一趟隔天就有年輕的太太羞問他,昨天那個斯文的小哥是你朋友啊?


去去去,勾引人妻算什麼,黃少天甩了甩頭。他不就是有點活潑罷了,喻文州跟他一樣年紀,莫名其妙的就瀰漫著一股知性氣質真是不知為毛。


還連講話都特別頭頭是道效率極佳,不過是吃了一尾比目魚的時間就把藍雨那個原本毫無幹勁的老闆最近因為對街準備開的一家餐廳幕後黑手竟然是自己幾年前的死對頭氣得一口老血幾乎噴出來當天下午就把隔...

查看更多

[黃喻黃] 黃魚看劍67-72

送印以後整個人都在賢者time恢復不過來_( :3」 ∠)_


67

到目前為止,黃少天的人生一片坦途,平順得可以──事實上也就跟盧瀚文一樣從小混魚市,耳濡目染就成了練家子。差只差在老盧是抓魚的老黃是賣魚的,兩人還住隔壁,據說小時候感情好到可以穿同一條褲子,一度讓黃少天懷疑自己老爹到底是不是嚴重發育不良,不然怎麼能跟小了快十歲的老盧穿一條褲。


你看看這就是黃少天,自己在心裡想事情都能把話題扯遠。總之,魚市劍聖對於自己賣黃魚片生魚的職業生活從來沒有過懷疑,甚至也沒想過為啥。


活著就得養活自己,想養活自己得靠的還...

查看更多

[黃喻黃] 黃魚看劍61-66

感覺這東西就是如此神奇,兩天前覺得這場應該可以吧來得及吧,現在覺得......我要蠻拚的啊..........。


61


都嚐嚐,嚐嚐啊,劍聖的廚藝可不是常常可以嚐的啊,鄭軒你別退了我看就你吧,李遠給我雙筷子,本劍聖親自餵鄭軒。


那什麼,黃少,這真不是膠水漿糊嗎。鄭軒略顯驚恐,黃少天用的醬汁稠,偏又是略白透明,別說他多想,整盤看起來還真像條炸開又掉進漿糊裡的黃魚,一身魚肉看起來雖然雪白粉嫩,看熟了松鼠黃魚鮮艷色調的人卻覺得萬般不習慣。


你這叫刻板印象知道嗎,誰說松鼠就得黃黃紅紅的,來來來吃吃吃,不好吃我下回煮到你說好吃為止。...

查看更多
©菩提樹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