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樹

不吃,治病的藥我不吃。

[ES][月永レオ] 本日の主役

沒CP。壓個日本時間的線,賀文真難寫明年不來了。

官方時間軸矛盾我也跟著矛盾下。有轉學生出場。

 

 

***


レオ娃是一隻醜娃。

醜娃不僅僅是他一隻。光是他的娃版Knights,就有凜月娃,泉娃,司娃和嵐娃。五個娃一登上舞台,就是整個醜娃偶像界的盛事。熱情的娃粉們會揮動短短的小手,整個觀眾席充滿了窸窸窣窣布料摩擦的聲音。

レオ娃平常住在レオ的外套帽子裡,レオ常常忘記它的存在。不過沒關係,レオ四處遊蕩的時候,娃就跟著他跑,レオ盡情作曲的時候,娃也在一旁振筆疾書。レオ喜歡的東西,レオ娃都喜歡,例如作曲、妹妹、暖桌和Knights。レオ討厭的東西レオ 娃也都討厭,諸如上課、莫札特和莫名其妙的大道理。

醜娃也不是沒有自己的個性。 レオ娃就比 レオ穩重一點點ーー真的就只是一點點而已。證據是 レオ被停學的時候, レオ娃被處罰的時間短了一些。然而這並沒有妨礙他倆在停學結束後一起拒絕上學ーー就像泉娃跟泉睡醒的前兩件事都一樣是傳訊息給ゆうくん和量體重,嵐娃和嵐都隨身攜帶著鑲滿碎花的隨身鏡子,凜月娃和凜月每天都一起趴在真緒背上,司娃和司同樣愛吃小點心一般。

從來沒人問過 レオ娃喜不喜歡 レオ。這個問題是愚蠢的。所有的娃和主人都是魂夢相依的夥伴,也是生命共同體。娃在人在,娃亡人亡。儘管 レオ常常露宿街頭讓娃被狗追、被貓叼走、被烏鴉用鳥嘴亂戳, レオ娃也沒來沒怪過 レオ。娃生和人生一樣,太平淡了怎麼會有靈感呢?生活中多點刺激總是好的。


可是這回不一樣。

レオ娃醒來時就覺得事情不對勁。他竟然睜開了眼睛ーー醜娃怎麼會有眼皮。一般睡覺時他都是鑽到棉被或衣服裡遮擋光線,可這次,他眨了眨眼,自己真的有眼皮了。

往下一看,手和腳也變長了,還有了手指和腳趾。

娃不禁扭動了一下,這身材比例實在太不對了,自己的頭怎麼怎麼小呢?身體還長得像條蛇似的。

娃看了看四周,是一片草皮。回想了一下,睡著之前自己確實是和 レオ一起在草地上作曲,寫完曲子以後,因為午後的陽光太溫暖,近幾日靈感充沛但睡眠不足的一人一娃抵擋不了睡意,不知不覺間就沉沉睡去。

這麼說來,レオ呢?娃環顧身邊,沒有看到熟悉的身影。

 

 

娃倒是沒有太慌張,畢竟レオ靈感一來,就算是半夜三更也會突然衝出門,一天沒有失蹤個幾次簡直就不像他了。這種時候娃經常被拋到九霄雲外,幸運的時候還來得及跳進外套帽子,或是伸出短短的小手抓住レオ的褲腳,要是レオ真的跑得太快,娃也只能邁開小腿慢慢找了。

附帶一提,因為常常一起找レオ,娃和司還挺熟的。司找レオ的時候, レオ 娃常常坐在他肩膀上,一起想レオ會到哪裡去。至於司娃,多半坐在司的另一邊肩膀上專心地吃點心。(大概是因為不用到處奔波找Leader,司娃的臉顯然比司還圓一些,最近天天都被泉娃訓話。)

今天大概也要一起去找レオ了吧。娃試著用比例不太對的手臂撐起身體,才剛站起來又一屁股跌了下去。重心太奇怪了,高度也是。自己怎麼會有這麼長的手腳呢?簡直就像人類似的。

娃被自己的想法嚇了一跳,舉起手來看了看。

糟了,這真的是レオ的手啊。

 

 

娃再也沒有心情思考重心問題,跳起來飛奔向攝影棚,一路上被自己長得太過分的腿絆倒了好幾次,差點撞到人,遠遠還聽到背後傳來「月永レオ!給我站住!」的怒吼ーー還好椚老師不會在走廊上跑步,暫時不會追上來。

娃從來沒一口氣跑過這麼遠的距離,氣喘吁吁地跑到攝影棚前,伸手轉了門把,門竟然鎖著。裡面隱隱約約有人聲,卻連窗簾都是拉著的。娃急匆匆地敲起門,裡面的聲音嘎然而止。

太奇怪了。娃回頭看了看走廊,剛做完值日工作的學生三三兩兩步出教室,平常這麼早的時間攝影棚都是開著門的,只有蹺課的凜月和凜月娃會悠悠閒閒地躺在裡面睡午覺。可是今天一切都不對勁了。

娃側耳靠在門板上,裡頭窸窸窣窣的聲音停止了。門打開了一條縫,轉學生小心翼翼地探出半張臉。她肩膀上的娃娃也跟著側了側頭。

「月永學長…?」

レオ 娃搖了搖頭。「其他人在嗎?セナ!ナル!リッツ!スオ~?」

泉從轉學生背後出現,「啊~啊,還以為是誰,笨蛋國王今天也太早了吧?」

娃還沒來得及回話,泉突然瞪大了眼睛,從門縫向外伸出手。「這是什麼?」

「…!?嗚哇,不要拉!會痛啊~~~!」



「所以你是國王娃。跟國王互換了身體?」

泉站在桌旁,泉娃站在桌上,一人一娃上下打量著眼前的レオ娃。レオ娃摀著頭委屈地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他頭頂的藍色繩圈被泉猛力扯了一下,現在腦門還有點疼。

「可是這個還在(レオ娃摸了摸繩圈),我也不知道到底是換了身體,還是只是我變大了……總之レオ不見了,萬一他變小了會很危險啦~」

「是啊,國王變成娃娃的話的確不得了呢」嵐和嵐娃在一旁點頭。

「真~煩人,為什麼硬要挑今天啊?」泉明顯地不高興起來,瞪了一眼四周用黑布蓋起來的牆壁。

「瀨名學長,請冷靜一點。」司一臉認真地加入話題:「既然Leader不見了,當務之急還是先找到Leader,其他的事情之後再說也不遲。」

「我當然知道啊!」泉的心情似乎一點也沒好轉,伸手揪了一把司的臉頰:「明明只是個かさくん,什麼時候也會對學長說教了?啊?你最近是不是又胖了?」

「沒有!瀨名學長請不要遷怒!」剛才還很冷靜的司一被踩到痛處,馬上哇哇叫起來:「我最近都很克制沒有亂吃snack!一點也沒有胖!」

「泉ちゃん司ちゃん別鬧了,還是先去找國王吧」嵐嘆了口氣,伸手戳了戳一旁又睡著的凜月和凜月娃:「凜月ちゃん也醒醒啊,真是的~」

「呼啊~我還很睏啊,要吃蛋糕了再叫我嘛……」凜月被嵐拉著,不甘不願地從攝影棚走出來,凜月娃整隻頭下腳上地栽在他的外套口袋裡逃避陽光。春天午後,空氣裡都是芬芳的草香。嵐說要看著凜月免得凜月在奇怪的地方睡著,泉說想先去教室看看,司和レオ娃去另一頭找,留下轉學生看家,免得 レオ自己跑回來沒人發現。

  

 

「レオさん,Leader會去哪裡呢?」司和レオ娃並肩走在走廊上,學生們這時不是在練習就是參加社團活動,遠遠看到幾個穿著練習服的田徑隊員在熱身。

「嗯~這種事別老問我啊,你自己也妄想一下嘛!」走了一陣子,レオ娃大致上算是適應了這個身體,雖然腳和手的長度莫名其妙,但一步可以跨出老遠的感覺還不錯,原來這個身體不是只有大而已,也算有點好處。

「是這樣嗎,我還是沒什麼idea。」司有點苦惱地皺起眉頭。「實在沒想到今天會發生這種事。」

「嗯~?今天是什麼特別的日子嗎?」 レオ娃哼著歌走在前面,一時沒聽清司說什麼。

「沒有呀,」司轉過頭,表情有點慌張。「啊,レオさん,你看那裡有一隻娃娃!」

 

 

路中間真的有一隻醜娃。但不是レオ。

司不認識這個娃娃,但レオ娃似乎和對方很熟,蹲在地上就聊了起來。司在一旁聽著,好像這個娃娃的主人也是最近才回到學校,還沒適應環境,一不小心就走散了。

司和レオ娃送了這個娃娃到辦公室去,途中遇到椚老師還被揪住訓了一頓。看在司和司娃都是模範生,從來沒有不良紀錄的份上,才稍微少說了兩句。

折騰了一頓,夕陽都西斜了。司看了看手機,泉、嵐和凜月那裡似乎一無所獲。兩人一娃精疲力竭,決定先順道去弓道部看看情況。

 

 

沒想到一踏進道場便看到十分驚人的景象。

「Le、Leader!?」司幾乎啞口無言,今天不是弓道部練習日,道場雖開著但沒有人,幾隻小貓都在庭院裡玩耍,最大的那隻貓也在院子裡撒腿奔跑ーー嘴裡還叼著一個娃娃。

「哇哈哈哈!Little John跑得真快~最喜歡你啦☆」

「レオ!」娃走上前想靠近Little Jonh,Little John卻發出威嚇的聲音。對了,貓是醜娃們的天敵。儘管現在的 レオ娃用著 レオ的身體,卻騙不過貓的鼻子。レオ娃也覺得有點哭笑不得,就算現在身體很巨大,他還是有點怕貓,大概是以前太常被野貓追,在弓道部也老是被幾隻貓包圍的緣故吧。

「喔喔~是你啊,還有スオ~!」レオ開心地揮著短短的小手,「怎麼樣?我的身體好玩嗎?你的身體很不錯呢!うっちゅ~☆」

「Leader,請不要亂來,」司皺起眉頭,似乎還沒從剛剛的驚嚇中恢復。「學長們都在找你,請快點回去吧。」

「嗯~好吧,也該回去看看了。」レオ似乎已經玩得盡興,對Little John揮了揮手。「好乖好乖,下次再來陪你玩~」

Little John「喵」了一聲,放下レオ就轉身走掉了。レオ好像很適應醜娃小小的身體,動作靈活地爬上了レオ娃伸到他面前的手。娃把レオ捧在手心裡,レオ便開心地哼起歌,似乎一點也不擔心現在的情況。

 

 

「Leader一點都不擔心嗎?」司拿出手機聯絡完,看著坐在娃手上哼歌的レオ問道。

「~♪~ ♪~ ♪ ~擔心又沒有用,而且有『レオ』在啊~☆」レオ晃盪著兩條小短腿,似乎一點也不在意自己變成醜娃,反而很享受這種新奇的感覺。只要能作曲,身體變成怎樣都不是太在意。

娃對於這種變化也沒那麼介意。巨大的身體雖然使用起來不大習慣,但是也不是全沒有好處。至少現在他不用追著レオ跑,也不會被貓、狗、鳥追得四處逃竄了。因為娃生每天都過得很刺激,即使碰到身體互換這種驚天動地的事,仔細想想好像也不是那麼難接受。

以前他們是一人一娃,現在依然是一人一娃,什麼問題也沒有。

 

 

當然,看在別人眼裡又是另外一回事。

「蛤?真的互換了身體?笨蛋國王你就不能安安分分過日子嗎?超~煩的!」泉伸出手擰了 レオ的臉頰一把,被捏了臉的レオ發出「嘎嚕嚕嚕」的威嚇聲,咬了一口泉的手指。泉「嘖」了一聲,瞪了レオ一眼。

「嘛~セッちゃん只是鬧彆扭,因為他準備了很久嘛。」終於清醒的凜月在一邊涼涼的吐槽。

「準備?」レオ娃睜大了眼睛,看了看泉,又看了看 レオ。レオ似乎也搞不清楚是怎麼回事,偏著頭若有所思。

「既然都準備了,人家覺得還是照原訂計畫來吧,畢竟是難得的機會嘛。」嵐在一旁打圓場。泉似乎還在生氣,撇過了頭說隨便,司和轉學生討論了一下,一人一邊拉起遮住牆壁的黑布,唰地一聲扯下來。

牆上貼滿了大大小小的星星,穿插著畫著西洋棋的彩色旗子,正中央還有一個顯眼的大皇冠。

 

嵐和轉學生拉響了拉砲,各種顏色的紙屑嘩啦啦從天而降。レオ和娃都瞪大了眼睛。

「國王生日快樂~!」

「連自己生日都忘記的笨蛋國王生快~」凜月在一旁小聲吐槽。

「Leader,happy birthday!」

轉學生沒說話,只是邊鼓掌邊看著泉。

「……啊~~~煩死了!蠢蛋國王!」泉的表情一點也不像是在祝賀,還伸手戳著レオ的臉頰數落。

「要不是之前かさくんなるくん過生日的時候你吵著等你生日也要開派對,才沒人想幫你過生日呢。超~煩的!」

「セッちゃん又在口是心非了」「果然如此啊」

「くまくんかさくん不要以為我聽不到!」

「哎呀,再不趕緊吃蛋糕就不好吃囉。」嵐和轉學生在一旁準備小紙盤,插好蠟燭。

「對了,這個蛋糕是泉ちゃん親手做的呢」

「なるくん!」

「國王來吹蠟燭吧。」嵐壓根不理會泉的威嚇,把蛋糕盤放到 レオ面前的桌上。

「哇哈哈哈!謝謝你們!」レオ和娃互看一眼,笑得瞇起眼睛,兩手比起了「うっちゅ~☆」的招牌動作。

「最喜歡你們了☆」

「我們也是喔,國王。」嵐娃、泉娃、司娃和凜月娃站在レオ娃面前。

「當然,你們是我的Knights嘛!」レオ娃手叉腰,得意地笑了起來。

 

 

這一天天黑得特別慢,娃和 レオ吃了一肚子蛋糕,踏上歸途的時候,也不過剛剛入夜。今晚他們心情愉快,興致高昂,靈感源源不絕,回家以後又在房間裡作曲到半夜,才雙雙不支躺倒在床。

天亮沒多久,娃就醒了。身體有一種奇怪的壓迫感,娃低頭一看,發現一隻很眼熟的腳壓在自己的肚子上。

「レオ…?」

娃轉頭看過去,真的是レオ。レオ的身體回來了。可是,娃低頭看了看自己。還是那個手長腳長,巨大無比的軀體。

「レオ、レオ!」娃伸手推醒 レオ,睡夢中的レオ一醒來也瞪大了眼睛看著眼前的娃,兩人面面相覷。

 

「「inspration湧出來了~!!」」

 

至於隔天兩個 レオ變成兩個醜娃,引發另一場巨大騷動,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

偷廣告一下ICE4在S21。新刊什麼的別問了,說多了都是淚。

 

评论(2)
热度(50)
©菩提樹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