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樹

不吃,治病的藥我不吃。

[ES][UNDEAD] on the road

ICE5無料場後公開。

 

UNDEAD畢業後出道文,羽風中心無CP,粉似黑。


***


羽風薰一整晚都沒睡安穩。淺眠,醒來的時間並不早,還是覺得睏。

客廳的塑膠包膜和紙箱散了一地,沙發中間躺著兩個新抱枕,其中一個還是非常不適合這個家的粉紫色骨頭造型。一起去賣場的人說要買,薰也懶得堅決反對,反正又不是自己要用的。

不過其實客廳並不亂,畢竟東西少得很。就連電視,如果不是搬進來的時候就有,大概也不會有人想到要裝。所有的付費頻道都沒有訂,就連NHK收費員都跟同居人變成朋友了,還偷偷告訴同居人目前八成的日本國民都沒有繳費。

其實大家都滿背德過激的嘛。

薰放輕腳步穿過客廳,在流理台裝了一杯水。窗外雲層厚重,透進來的稀微光線下,餐廳也是一片狼藉――大量的包裝紙,氣泡紙,盒子和還沒來得及拿出來歸位的馬克杯,大碗,大盤子,餐刀和叉子。這些餐具的數量大概是整個家裡原有的三四倍。原本乾淨冷清的廚房,一下子散發出嘉年華會前夕一樣熱熱鬧鬧超澎湃的氣氛。

薰一邊喝著水,一邊打量桌上的餐具。彩色水滴圖案的沙拉碗,各種色調鮮艷的杯盤,看到握柄長著一對蝙蝠翅膀的叉子,同居人馬上決定要買兩組四把,還順便拿了同系列的湯匙。要是還有其他餐具,薰毫不懷疑對方會全部包一套。

兩個大男人買這種可愛造型明顯騙小孩用的玩意真不是普通的丟臉。薰非常慶幸昨天戴了口罩眼鏡和帽子,可疑到收銀台的阿姨都多看了幾眼。同居人只戴了經紀人友情提供的墨鏡,姑且不論那身老氣的衣服,光是在室內戴墨鏡這種瞎事就夠吸引目光。在商場裡多停一秒,薰都覺得四周的視線刺得他發痛。

我怎麼就跟這麼痛的男人住在一起了呢。


環顧整個家裡新添的各種品味堪慮的日用品,薰深深覺得一年前轉學生聽到自己畢業後要和朔間零組團時有點意料之中又有點憐憫的眼神實在太有先見之明。也許轉學生比自己更了解這個人,才預料到了這種結局ーー因為是新人,經紀公司投注的資源有限,答應一年後視情況再簽下另外兩人已經是破例,住處也直接安排在公司名下的物件。

原本是因投資目的而購入的住屋,外租的合約剛好到期不久,打掃一下就可以住了。經紀人的語氣很輕快,薰卻是滿頭冷汗,不好拒絕,但也不想太快答應,下意識往旁邊看了一眼。大致上零是個熱愛自由的人,考慮到一年後的狀況,兩人組團也是讓零當隊長,這一眼的意思是「喂,交給你了,找個藉口再擋一下」。

沒想到零卻爽快地點頭了。

一直到站在空蕩蕩的客廳裡,薰還是覺得自己這賊船上得未免太快,連一點點的抵抗都沒能有。雖然家裡為了讓他獨立,並沒有提供援助,但是靠著簽約金,兩人要各自找公寓租也並不難。如果零願意,一定能有更好的選擇,但結局是那些選項連出現的機會都沒有。

薰一直到真正看到這間公寓,才發現自己似乎低估了公司的如意算盤。

離車站不太遠,屋齡不到十年的住宅大樓,電梯有分層,隱私性也夠,即使是公眾人物也不必擔心。這些都很好,令薰一陣昏眩的是,這房子竟然不多不少,恰恰好有四個房間。

搬進來容易,想出去看來是很難了。薰在心裡吐了幾口血,卻不能否認這個安排對經紀人和他們兩人都很方便。首先是接送只需要跑一個地點,再來是兩個人一起生活,有些事情只需要做一次,有些東西也只要買一份,多少節省了時間力氣。

但這並不代表都快要成年了,薰還樂意過團體生活。事實上就算是現在,看著客廳餐廳四處散佈的新家具新用品,薰還是一陣眼前發白。跟零住也就罷了,畢竟那傢伙沒什麼生活感,似乎只要有蕃茄汁和生火腿就可以過活。他們誰也懶得下廚,冰箱裡除了這兩樣就只有偶爾出現的啤酒和牛奶,住了一年之後,廚房依然光亮如新。

但以後不一樣了。薰想起昨天下訂的鍋具套組,似乎現在就可以聞到屋裡充滿了各種食物氣味。

畢竟搬進來的是兩個成長中的青少年……也許該算三個?


大概是天氣不好的關係,阿多尼斯和晃牙提早出門,抵達的時間也比預期更快。幾樣行李已經在前兩天就送到公寓,阿多尼斯只帶了一個背包,晃牙穿皮衣,背著心愛的吉他,手上卻提了白色的寵物籠,看起來有種不協調的逗趣感。

薰在前幾天才知道零不知道用了什麼花招,竟然讓潔癖得看到半根毛髮都會抓狂的經紀人點頭答應他們在租屋處養狗。薰倒不是懷疑零有手段,零高興用在什麼地方也是他的事,但得知的時候還是有股翻白眼的衝動。零對此的評論是「那孩子很可愛,薰君一定也會喜歡」。不,問題根本不在那,何況「那孩子」也是男的。

兩個男人也就罷了,四個男人加一隻公狗,公寓成了徹徹底底的男子寮,充滿了悲慘的男人臭。薰一邊在腦中逃避著現實一邊用感應卡刷開家門,一進門就看見出門前還不見人影的零出現在沙發上,滿臉睡眼惺忪。

打完招呼,氣氛頓時有點像大學新生搬進新宿舍ーー大概吧,畢竟他們誰都沒上過大學。

四人的關係既不是房東跟房客,更不是家族。硬說起來,其實是校友,同事兼室友。雖然很熟,雖然看過不少彼此的黑歷史,但是「從此一起生活」畢竟是個重大改變,值得開個會討論生活公約,制定一下星期幾誰倒垃圾誰洗衣。

但顯然這個缺乏管束的團體完全沒人有這種打算。

晃牙把Leon放出來之後,Leon先是原地打轉了一陣子,接著開始四處嗅聞氣味。趁著晃牙與阿多尼斯各自進房放行李的空檔,薰打開冰箱,猶豫了一會,還是拿出了只剩半瓶的飲料,倒進玻璃杯裡。

貼在官方SNS上的「慶祝新居入住」動態附了一張照片。燈光下裝盛著血紅液體的四個高腳杯看起來非常符合UNDEAD的路線,超級背德過激。薰有點佩服自己在這種時候也湊得出還能看的畫面――自從經紀人知道零是3C白痴,立刻決定把營業宣傳的重責大任交付給薰。三天至少要貼一篇,最好是一天三篇。這個要求薰一直有努力達到,但後來附加的「一星期希望有兩張合照,感情好一點的」就被他堅決無視了。

小蒲公英才不會想看我跟朔間桑臉貼臉呢。雖然有些時候,兩人在舞台上一靠近台下就響起興奮的尖叫,但那一定是粉絲的膝反射。

薰蹲下來拍了一張Leon的照片,腳上冷不防被舔了一口。Leon的舌頭溼溼的,毛很蓬鬆,圓圓的黑眼睛閃閃發亮。

薰心想,吸血鬼有時也不是只會唬人嘛。


用酸得有點可疑的蕃茄汁舉杯慶祝後,阿多尼斯與晃牙繼續整理房間,薰彎腰收拾散落一地的包裝材,接著把杯盤刀叉放上碗架。零在廚房裡亂開抽屜,摸出了兩個剝皮蕃茄罐頭,加上冷凍庫裡凍得快變成化石的絞肉和經紀人擔心他們颱風天餓死家中事先投餵的麵條,勉強可以煮出一餐。

雖然對食材新鮮度和滿盤鮮紅的視覺效果不敢恭維,但閉著眼睛吃味道還可以。興奮的Leon還在屋子裡跑來跑去,看也不看晃牙打開的罐頭。

家務分配在麵條的啜吸聲中結束,薰用盡了全身的理性才能在跟晃牙一起洗碗時腦中不產生「第一次的共同作業」之類讓他自己都想揍自己的念頭。如果身邊的人是轉學生該有多好,真想跟轉學生一起洗碗啊。


女孩子都是天使。哪裡有女孩子,哪裡就有光。對於自己對女性的認知,薰一點也不懷疑。證據就是只有男人的環境,非常容易演變成不是對話有一搭沒一搭有氣無力,就是吵吵鬧鬧,一點也不放鬆的修羅場。

晃牙近似動物,阿多尼斯有些時候也是。在標示好自己的新地盤之前,他們似乎找不到安頓下來的方法。薰看著走來走去的晃牙和坐沒多久又站起來,站沒多久又坐下去的阿多尼斯,覺得好像看到了一隻狗一隻熊追著自己的尾巴繞圈圈。Leon倒是安靜下來了,吃完罐頭之後就趴在碗邊,骨碌碌的黑眼珠追著晃牙看。

薰發了一條訊息給轉學生。其實只是藉機聊天而已,轉學生不說,薰也知道該怎麼解決。

三分鐘以後,轉學生對那條「タンポポちゃん覺得我轉行當馴獸師好不好♪」的訊息一如往常地已讀不回。


確定不用租房子之後,薰用簽約金買了一台號稱是咖啡色但遠看近看都跟黑色沒兩樣的國產車。雖然才剛剛出道,怎麼說也是藝人,搭電車和公車還是有許多不方便的地方,更別說發給他們的通告有許多是深夜廣播,深夜節目這種連末班車都搭不上的時間,搭計程車又很貴,相對之下,自己開車經濟又方便。

早就有駕照的零說自己白天看不清楚,每次都坐在副駕駛座。理由看似正當,實際上就是晚上零也一樣沒開過車。薰懶得深究其中的道理,反正零也不會對開車的自己指手畫腳,除了老是亂調廣播頻道之外,還算是個合格的乘客。

開始自己開車之後,薰發現心情煩悶時坐車兜風的紓壓效果跟衝浪差不多好。雖然他還是偏愛衝浪,但開車不僅不受時間地點限制,還適用於闔家大小,而且旅途越遠越好。累了一天之後回到的地方,就讓人覺得是家。

零聲稱這是「MV拍攝地點場勘」,連薰都不知道是真是假。到底是經紀人說過要在海邊拍,還是只是零隨便編的藉口,好像都不是很重要。晃牙打開籠子,但Leon不想進去,薰也無所謂了。

跟團體生活要適應的一切與未知的未來相比,幾根狗毛實在微不足道ーー希望經紀人下次坐這台車不要崩潰ーー零抱怨著陽光,沒有打開副駕駛座的車門,而是跟晃牙和Leon一起塞進了不甚寬敞的後座。薰嘆了一口氣,這代表就算再無聊,也不會有人把廣播頻道從第一個切到最後一個了。

阿多尼斯盡責地幫薰看導航,但似乎不太適應操作的方法。晃牙跟Leon一起盯著窗外。車子向著郊外前進,建築物的間距慢慢拉遠,雲層卻越來越厚。遠方的天空甚至有紫色的電光一閃即逝。下了交流道以後,薰關掉空調,打開車窗,春天潮濕的風一下子全吹了進來。

Leon站了起來,前腳搭上車窗,晃牙喂了一聲,從後面抱住Leon的身體,阻止牠向外跳,卻沒發現另一邊的零也把手伸出了窗外。夾雜著草屑,沙土與水氣的風從指間穿過,撲面的溫暖春意令人忍不住瞇起眼睛,再睡一場回籠覺。

晃牙終於把Leon抱下來時,零已經靠著椅背睡著了。薰在晃牙的抱怨裡瞄了一眼後照鏡,心想還是不要吐槽好了,朔間桑一點也沒有進步嘛。在賣場一口氣買了抱枕鍋子跟一堆碗盤刀叉,和返禮祭的時候整天心花怒放期待著和學弟對決有什麼不一樣呢。身為一個有尊嚴的直男,薰是絕對不會這麼傻的。


只不過,超出自己預期的事也不是什麼壞事。薰以前也沒想過,有一天自己的車會坐上四個人。

濱海公路很長,目的地還在很遠的地方。

 

  

  

评论
热度(43)
©菩提樹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