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樹

不吃,治病的藥我不吃。

[ES][司レオ] sweet chocolate

   

   

    

  

 

 

日服本期活動「メルティ♥甘くほどけるショコラフェス」劇情雷。

 

司→←レオ無自覺雙向單箭頭。


超絕無敵老梗。

 


 

***

  

   

廚房裡瀰漫著各式甜點的香氣。餅乾和巧克力一盤一盤出爐,等待放涼後包裝。烘焙台上滿是琳瑯滿目的紙盒、緞帶與糖果紙,充滿情人節甜蜜熱情的歡樂氣氛。


Ra*bits在隊長なずな的帶領下分工合作,由精力充沛的光負責攪拌麵團,穩重的友也和細心的創分別將揉好的麵團加入乾燥草莓粉、抹茶粉攪拌,撖成長條,再將彩色麵團放入長條模具中,用保鮮膜包好放入冰箱。


なずな蹲在烤箱前一一確認每盤餅乾烤出來的成色,挑出受熱不均勻、烤得過火或是厚薄不一的餅乾。這些餅乾雖然不盡完美,但丟掉又嫌可惜,便疊在一旁的盤子裡充作一會休息時的點心。


另一頭的Knights也忙得很,嵐、泉、凜月三個有經驗的老手負責步驟複雜的蜜漬橙片巧克力,幾天前已經抽空把柳橙切片醃好,確認口感甜度適中後便開始加熱巧克力,口味由凜月調配,泉和嵐一起修飾造型。除了凜月老往巧克力裡頭加各種歪七扭八賣相獵奇的材料之外,基本沒有太大的問題。

 

 

可整個廚房還是吵吵鬧鬧的。一大半來自最角落的レオ和司。


就算不能作曲,レオ也沒閒著,手裡攪拌著加熱融化的巧克力漿,看著司一顆顆做好的巧克力,還不忘發表感想。


「這個可愛,有靈感!」


「那顆一定好吃!」


「スオ~做的每個形狀都不一樣啊,真有趣啊哇哈哈☆」


一旁的司真恨不得自己能三頭六臂,手忙腳亂地又是捏巧克力球裹巧克力漿,一會又要加巧克力粉。每回一被レオ打斷,司就忍不住要回嘴,一分心,手上不是滑了就是灑了,做出的巧克力球也有些大小不一,實在稱不上美觀。


「Leader!請專心一點!」


數不清第幾次嚴正抗議,司這回真的氣急了,顧不得兩手還沾著巧克力,對著レオ就是一通說教。從圍裙穿得隨隨便便到加熱巧克力全憑靈感直覺,害他做出的巧克力球一點也不整齊,著實數落了一回。レオ卻一點也不在意,自顧自把做好的巧克力球裹上巧克力粉,口中哼著剛剛浮現的旋律,加上莫名其妙的歌詞。


「一個スオ圓又圓,兩個スオ轉圈圈~」


「我並沒有那麼胖!最近已經在diet了!」司生氣地抗議。


「三個スオ高過天!」レオ順手把三個做好的松露巧克力疊成金字塔,做得有些過大的巧克力球裹上巧克力粉後,放在一起確實相當有氣勢。


「哇哈哈哈☆ スオ~你看,三個スオ~都很可愛吧!」


「那是chocolate……」司無奈地嘆了口氣。


「長得很像嘛!」


「並不像啊!Leader請不要胡亂naming!」司氣得簡直要七竅生煙,レオ竟然拿他跟圓滾滾像顆球的巧克力比,太過分了。


「嗯嗯嗯~」レオ看著做好的巧克力,想起這一批還沒試吃,順手挑了兩顆,一顆拋進半空神準地用嘴巴接住,一顆「啊~~~」地塞到司的嘴邊。


「Le、Leader!我自己會拿!」司有些不知所措地愣在原地。


「嗯…?我都餵你了,就吃啊!」レオ不解地瞪大了眼睛,完全沒意識到司是個養尊處優的小少爺,又是個獨生子,從來不曾跟別人有過度親密的接觸。


「……」レオ的手停在司的臉頰邊,幾乎就要碰到司的嘴唇。司愣是呆了半晌,覺得自己似乎感受到了レオ的體溫,雙頰也在レオ的注視下開始發燙。更糟的是,原本吵吵鬧鬧的兩人突然變安靜了,廚房裡其他人注意到異樣的寂靜,視線紛紛集中過來。


「司ちゃん怎麼啦?」另一頭正在揉麵團的光停下手邊的動作看向一動也不動的司,一旁的友也和創跟著用疑惑的眼神看過來。


司簡直恨不得鑽個地洞把自己埋起來,Knights的學長們平常看盡自己各種糗態也就算了,同年級的光、創和友也卻是司努力維持形象的目標。在同儕之間,司特別想保持舉止優雅,大方從容的騎士風範--而且平常確實做得很好。


究竟為什麼每次一遇到Leader就前功盡棄呢?司自暴自棄地想著,乾脆豁出去張嘴咬下 レオ手上的巧克力。


「…!」呆了許久的司突然這麼一咬,レオ似乎嚇了一跳,連忙縮回手。司漲紅著臉用力咀嚼口中的巧克力,像是吃了什麼苦口良藥似的,半點也沒有品嚐美味甜點的氣氛。


「スオ~?」レオ看著司的臉,一臉困惑。


「……」司什麼也不想說,嘴裡全是巧克力的甜味,心跳也莫名其妙地越跳越快。


「嘴巴沾到啦。」レオ說著,伸手抹了下司的嘴唇,接著把手指放到自己嘴邊,舔掉沾上的巧克力。


「……????!!!!」司愣了好一會,似乎沒有反應過來發生什麼事,等到意識到レオ的行為就是傳說中戀愛之前一定要來一次的間接接吻,好不容易有些消退的紅潮一下子從脖子往上竄,頭頂都要冒出白煙了。


「Leader!!!!!」空白了幾秒,過熱的大腦終於完成震驚→羞恥的處理過程,司紅著臉大叫出聲。這下子整間廚房所有人的視線都集中過來了,除了Knights三位學長、Ra*bits、還有其他大大小小的unit成員。


Jesus Christ。


情人節巧克力和我犯衝 vs Leader和我犯衝,司毫不猶豫地選了後者。


不過犯不犯衝都是其次,真正的重點是,別說做巧克力,此時此刻,司根本不想做人了。


好想投胎變成一顆松露巧克力……。胖也無所謂,sincerely。

 

 

 

--


廚房的另一角。


「啊~啊,那兩個笨蛋什麼時候才要開竅啊,看著超~煩的!」泉煩躁地切下不整齊的巧克力邊,世上沒什麼東西比沒自覺的傢伙更令人惱怒了。


「セッちゃん是見不得別人放閃光吧。」凜月心想,因為你追不到意中人嘛。


「人家覺得很棒呢~青春戀愛的小插曲,真令人小鹿亂撞!」嵐捧著臉頰一臉喜孜孜的。


無論如何--三人心裡都清楚,情人節到了,春天也快來了。

 

 

 

评论(2)
热度(48)
©菩提樹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