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樹

不吃,治病的藥我不吃。

[ES][司レオ] Yes, master

   

   

    

fate paro。Masterレオ,Servant司。

超短超沒營養。

 

  

 

 

    

我存在過去,存在未來,存在無限的時空中。


我有一個莊嚴的名字但無法言說——因為我還有神聖的任務尚未完成。


它可能在數萬年後,可能在明天,也可能在下一刻發生。


我將會遇見宿命注定的主人,一位神聖而強大的王者,一位能夠完美終結一切命運的時空旅人。

 

 

 ***

 

月光在褪色的木頭地板上投射出窗外的樹影,夜梟的叫聲響起時,月永レオ正沉浸在無人能懂的奇妙世界裡――此前他已經試過大大小小各種不同的方法,沒有一樣真正符合那些傳說中的神秘儀式。他總覺得那些都不夠有靈感。因此用不知名的合金製造飛碟時順手用油漆筆在上面做了幾首曲子,把原本該念三分三十三秒的咒語配上各種即興想到的旋律足足唱了三小時,在頭上裝了十一條觸角而不是四條,之後又矇上眼睛跟隨自己的靈感在院子裡整夜翻筋斗,在滿天星斗下邊倒立邊說了六十六個冷笑話。最後的這兩種自創妙法果然有所收穫。室友兼房東瀨名泉聲稱,再讓他看見レオ搞什麼召喚外星人的鬼儀式,就要把他剁了拿去餵團裡的吸血鬼。


セナ真小氣,讓我試幾次有什麼打緊。レオ不情不願地撿起被對方扔回自己房裡的道具。泉已經是收留他最久的房東,就算同屬一個團體,這位房東生起氣來也毫不留情。好在今天泉出外景不在,レオ終於又能大顯身手。這次一定能成。


經歷過許多次失敗,レオ終於想通了。所謂的儀式都不過是冠冕堂皇的形式,故弄玄虛罷了。實際上誰能保證一定有方法和未知的生命體接觸呢。根本就沒有嘛。也就是說,想幹嘛就幹嘛吧,有緣的時候就會來的。


今天是月圓之夜。レオ覺得特別有靈感。


就是你了。


レオ把吃了一半的蛋糕放在窗台上。外星人一定愛吃甜的。這可是塊美味的草莓鮮奶油蛋糕呢——雖然草莓只剩下半口。


不打緊,這半顆草莓有靈氣,他喜歡。


多美啊,應該替它作首曲子,曲名就叫「剩一半的草莓」。 レオ「啊~啊~~」了幾聲當作發聲練習,轉頭就對著蛋糕唱起來。


「草莓~草莓~被吃掉的草莓~~上面是鮮奶油~~下面也是鮮奶油~~鮮奶油噗茲噗茲擠在上面~~啦啦啦~~白花花軟綿綿~~」


許多人都知道,レオ是個作曲天才。可幾乎沒有人知道,他除了是作曲天才,還是個歌詞白痴。


即便歌聲不錯,旋律也動聽,內容卻蠢得連窗外的貓頭鷹都聽不下去,180度扭過了頭表示抗議。


更糟的是,聽到這首歌的並不只有貓頭鷹。


一身火紅的英靈降臨在用油性筆畫在地上的五線譜中間時,レオ還在對著窗台上的蛋糕高歌。歌詞從白花花到了草莓紅啊~藍天藍~亂接一氣,毫無條理。手舞足蹈的背影看起來既可疑又瘋癲。


司皺起了眉頭。


實際上,他已經頭痛了好一會。從英靈座開始感知到 レオ的時候,司就一直在等待 レオ的召喚。


然而當六位魔法師一一召喚出他們的 Servant, レオ卻依然無動於衷,不但沒有尋找聖遺物,也沒準備儀式,只是整天做些意義不明的怪異行為,令司焦躁不已。


整個英靈座和レオ屬性適合的只有司。如果レオ再不召喚英靈,司在這次的聖杯戰爭中就沒有出場的機會了。幸好其他可以擔任 Archer 的英靈都沒有被召喚出來,司也好不容易感知到レオ的召喚,終於能以 Archer 的身份現身。


但是這人究竟在幹嘛呢?司看著滿地亂七八糟的樂譜、筆和雜物,眼前還有一個怎麼叫也沒反應,歌唱得起勁的可疑人物。


司開始覺得憤怒。在英靈座的等待已經消耗掉他大半的耐性。他抽出寶具,一連三箭射出,把蛋糕連同盤子從窗台上打了下去。


窗前的人這才發現了司的存在,瞪大眼睛轉過頭,表情毫無驚恐,反倒充滿興奮。


「うっちゅう~!」


「…What?」


「嗯~?不是這樣嗎?我以為外星人都是這樣打招呼的? だいうっちゅう~! 也不是這個?」


「Excuse me?我不是很懂您的意思。」


「哦哦哦~!外星人會說日語!你是從哪裡來的?等等!先別說!讓我好好想像一下☆」


「我不是外星人。是 Archer。」


「獵戶座?英仙座?還是獅子座?難道是牡羊座?」


「我來自英靈座。」


「沒有聽過這個星座啊!哇哈哈哈~太棒了!是只屬於你的星座喔!」


「您能不能稍微聽一下我說話?Master。」司勉強壓抑著快要爆發的怒氣。


「リーダー!」


「什麼?」


「我是 Knights 的リーダー!你是我的騎士!」


「…Leader?」


「哇哈哈,發音真棒!不愧是我的騎士。我就知道有這一天!セナ老潑我冷水,說我不可能叫出外星人,其實沒那麼難嘛!」


レオ轉了半圈,舉起雙手,夜晚的森林和星空在他身後閃閃發光。


「嗯~以後就多關照啦,新來的!明天就來開個演唱會吧 ☆ 」

 

 

 ---

我怎麼會喜歡上一個每年春天都要失蹤的人。看著這期新卡,心痛萬分。



评论(2)
热度(32)
©菩提樹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