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樹

不吃,治病的藥我不吃。

[ES][五奇人] LOVE MAGIC

本次日服特攻卡池「スカウト!エキセントリック」劇情雷。超雷。天雷。


五奇人佔據我腦海一整天好痛苦,新刊都沒有進度怎麼辦。跨年那一刻我什麼也沒做就是在貼文。


本文沒有CP。

 


 ***

 

 

轉身之前夏目又環顧了一次舞台。表演的場地選在UNDEAD和Valkyrie經常舉辦活動的地下LIVE HOUSE,五顏六色的燈光把原本的黑暗點綴出近乎虛幻的美感。


舞台很小,比夢之咲校園裡的還小。場地能容納的人數不多,並不是太熱門的表演地點。再加上事前沒有太多的宣傳,看得到這場演出的觀眾並不多。


不過,作為實現願望的場所,已經足夠了。比起施展魔法的過程,會留在人們心中的還是真實的感受。


開門之前,夏目看了一眼觀眾席。


黑暗中傳來窸窸窣窣的聲音,那是每次表演開始前台下都會出現的騷動,充滿雀躍與期待。




「開場時間快到了,大家……」


夏目打開門,休息室的燈光比舞台亮上許多,刺得他有些睜不開眼睛。原本是想來提醒哥哥們快點完成上台準備,然而眨了眨眼睛適應燈光後,眼前卻是一團混亂的景象。



「唔唔~『宗』,還沒好嗎~?我渴了,想要喝水~」


奏汰皺著眉頭扭動身體,宗蹲在他身前,專注地修改著服飾。原本宗對於大家想穿上這套黑歷史服裝百般不願,甚至想盡辦法企圖毀屍滅跡,奈何火箭筒、斧頭和鹽酸齊發後,仍無法突破其他四人天衣無縫的防禦範圍,衣服不但無法銷毀,最後還在四票對一票的多數暴力下被選為五奇人突擊演唱會的團服。


宗覺得羞恥又崩潰。唯一能排解的方式唯有上台之前抓緊時間,努力一一修正清楚可見的瑕疵──不夠合身的部位全部縫緊,不甚整齊的針腳拆掉重車,不對稱的地方一一重新量過。如此這般那般,一番折騰以後,羞恥的感覺倒是拋到腦後了,現在糾結的是時間不夠用。


「你是野獸嗎?別亂動,一直晃來晃去的,會影響我下針的精準度呀。」宗用訓斥的口吻制止奏汰,一面繼續著手上的動作,收緊過寬的褲管。


「嗚,太緊了,我的『鱗片』會掉下來的~」奏汰不舒服地扭動著雙腿,接著又被宗喝斥。



另一邊,涉正從高帽子裡掏出各式各樣的道具。巨大的黑色翅膀、骷髏戒指、山羊角髮圈、惡魔尾巴、大蒜和十字驅魔釘,甚至還有一套繡著「吸血上等」的特攻服。


「Ladies and gentlemen!終於等到這天!魔王朔間零再度降臨……!來吧!零!好好裝扮一下!」


「吾輩以前也不是這種路線吧?」零一臉無奈。骷髏戒指也就算了,拿大蒜和十字釘出來根本是想消滅而非裝扮吸血鬼啊。一年過去,涉這種人來瘋兼偷渡奇怪東西的習慣非但沒有改掉,似乎還有越來越嚴重的趨勢。


「別害羞嘛~五奇人難得粉墨登場,魔王大人不好好打扮一下怎麼行呢?」


涉發出高亢的笑聲,一邊把各種道具一股腦往零身上披掛,不過一眨眼的時間,零的頭上便戴了山羊角髮圈,後腰掛著惡魔尾巴,領巾套上骷髏戒指,背上長了黑色大翅膀,脖子上戴著大蒜和十字驅魔釘,肩膀還披著特攻服。


「喔呵呵呵~Amazing☆」涉拿出手機,滿意地拍下照片。


「吾輩這輩子還沒做過這麼羞恥的打扮……」大蒜的味道讓零鼻子癢癢的,差點打噴嚏。背上背了翅膀,轉身就會搖搖晃晃,這個樣子要是被凜月看到,大概又會被嘲笑好一陣子吧。



零還沒來得及拆下身上的各種道具,房間另一頭的奏汰終於受不了宗的修改酷刑,拔腿就往零的方向逃跑。後頭的宗一手拿針一手扯布,憤怒地大叫「奏汰!給我停下來!你這個野獸!動作太粗魯了!」


「是宗太『壞心眼』了。零,宗都『欺負』我~」


奏汰躲在零的身後,幾乎完全被零背上的大翅膀遮住,只露出水藍色的頭髮。宗往左,奏汰就往右,宗往右,奏汰就往左,完全把零當成了障礙物,玩起你追我跑的遊戲。


「奏汰,你給我出來!」宗氣得臉都紅了。


「不要,宗是『壞孩子』。我也要變回『壞孩子』了喔~?」奏汰鼓著臉頰回嘴。


「Amazing!今晚是五奇人的舞台,當回壞孩子不是很棒嗎!太美妙了!宗,你很寂寞吧!就讓你的日日樹涉來溫暖你的身心…☆」


「嗚噫!涉,不要突然撲過來!太粗暴了!」


「哈哈,宗的『叫聲』好可愛喔~」


「涉!快放手!!!衣服要弄皺了!!!」




「咳咳……」剛剛進門的夏目乾咳了幾聲,總算吸引到四位奇人的注意力。趁著涉視線移開的瞬間,宗猛然掙脫涉的懷抱,往零身後的奏汰撲過去。


「哇~又來了,『なっちゃん』幫幫我~!」


奏汰轉身往夏目的方向奔去,這回躲在了夏目身後。身高比奏汰矮上一截的夏目遮不住奏汰,頓時被宗和奏汰夾在中間,動彈不得。


「宗哥哥、奏汰哥哥,快要上台了,不要再鬧了。」夏目被兩個哥哥前後包夾,簡直像是被土司壓扁的荷包蛋,又熱又悶,卻又無法掙脫。


「才沒有在鬧!奏汰!快過來讓我改完你的褲子──」


「不要,宗會讓我的『鱗片』全部掉光的,然後我就會被『吃掉』了」


「呼呼呼~不只是宗,夏目君也很需要熱情的擁抱吧?久等了,你的日日樹涉就在這裡☆」


「哇…!」遭到猛烈的衝擊,夏目和奏汰都不由自主往後退了一步,宗則是整個人被夾在夏目和涉中間,氣得破口大罵。


「涉!你這粗暴的野獸!不要連頭髮也一起纏上來!」


「喔呀喔呀,別著急,宗和奏汰也有喔,日日樹涉激情甜蜜的擁抱。零,別光站著看了,快點過來呀!」


像是看透了零的眼神,涉轉身眨了眨眼。



零搖了搖頭,過去和現在似乎就在眼前交錯。


所有無法挽回的事情都不重要,所有的痛苦都已經成為過去。此時此刻,他要做的事情只有一件。


暗夜的魔王張開雙臂和翅膀,把親愛的友人抱在懷裡,許久許久沒有放開。


评论(10)
热度(231)
©菩提樹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