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樹

不吃,治病的藥我不吃。

[ES][ABO][司レオ] 聖兄P進化論

ABO生子小短篇。自帶りつまお和一點せななる。

使用大量日文稱呼。

 

 

  

  

朱櫻司腦中一片混亂,握住病床欄杆的手全是冷汗。

 

興奮,喜悅和驚慌混合在一起,幾乎將他整個人淹沒。過去三十分鐘的一切像是一部雜亂無章的電影,所有的鏡頭都模糊不清,完全沒有真實感。

 

「スオ~」

 

握住他另一隻手的人叫了一聲。躺在床上的這個人額頭上黏著被汗水沾濕的橙色髮絲,模樣有些狼狽,綠色的眼睛卻閃閃發亮。

 

「就快要見到他了,開心一點嘛!」

 

「…好。」司緊緊握住掌心裡的那隻手。

 

兩人手上的戒指閃耀著交錯的銀色光芒。

 

  

  

  

 

整個過程,產房內外都堪稱修羅場。

 

見到三個一起出現的年輕男人,產房外的群眾都愣了一下,內心暗自揣測這三人哪個是孩子的爸爸──顯然不是黑頭髮的那個,他太淡定了,肯定只是圍觀湊熱鬧的。或許是金髮的帥哥,看他一副隨時都要哭出來的樣子。另一個銀髮的也有可能,畢竟他雖然強作鎮定,手指卻一直都在微微發抖。

 

 

「泉ちゃん!!怎麼辦!!!人家好怕啊!!!」

 

鳴上嵐抓緊了瀨名泉的西裝外套下襬,這個動作似乎可以讓他稍微鎮定一點,但整個人還是緊張得面無血色。

 

「なるくん安靜一點啦!一路上吵死了!」

 

瀨名泉白了對方一眼,又補了一句「要生的又不是你,冷靜一點可以嗎?」

 

「泉ちゃん自己還不是!」嵐不甘示弱地回擊:「打電話來的時候聲音都在抖,講話還語無倫次,說什麼國王送醫院了,害人家嚇一跳!」

 

「是送醫院了沒錯啊!」

 

「明明是進產房嘛!」

 

「ナッちゃん和セッちゃん半斤八兩吧~」朔間凜月涼涼地插嘴。兩隻手插在口袋裡,翹著二郎腿,一副把這裡當成自家客廳的模樣。

 

可惡,現充了不起啊。明明就還沒當爸,一臉過來人的樣子真令人不爽。泉和嵐交換了一個眼神,決定暫時休兵。有共同敵人時砲口就要一致對外才符合作戰方針。

 

「くまくん不是也結婚好幾年了嗎~?」泉拉長了語尾,聲音微微上揚。

 

「對啊,凜月ちゃん的小孩一定很可愛的,人家一直很期待呢!」

 

「我又不想要。」凜月一臉興趣缺缺地打了個哈欠。「養小孩麻煩死了。再說要是有了孩子ま~くん一定會忙著照顧他,我才不要呢。」

 

搞了半天不就是怕孩子跟你爭寵嗎!現充真的好討厭,能不能三句話不要放閃?

  

  

 

同一時間的產房內部,雞飛狗跳的程度一點也不輸給外頭。接生的醫生滿頭大汗,從來沒見過要生了還可以上竄下跳的omega,生到一半還不時大喊「inspiration~!」和「うっちゅ~☆」,讓他差點就要懷疑對方是不是陷入了意識不清的緊急狀態。

 

「抱歉,他平常就這樣。」陪產的紅髮青年一樣滿頭大汗,苦笑著向醫生點頭致意。「辛苦了。」

 

啊,呃,不會,你也辛苦了。醫生在心裡默默同情了一下對方。接生嘛,一下子而已,有了孩子可是一輩子的事,再累也沒你累。

 

 

整體而言,生產的過程相當順利。孩子來得比預產期早,體重也比平均值輕一點,除此之外一切都十分平穩。簡單處理了一下,就推出了產房。

  

  

 

「うっちゅ~☆ 唷!セナ!ナル!リッツ!」

 

「國王…!」

 

「國王你還挺有力氣的嘛~」

 

「當然!我可是Knights的國王嘛!哇哈哈哈!」

 

「生孩子和Knights有什麼關係……かさくん還好嗎,看起來比國王還累啊?」

 

「我很好,謝謝學長。」抱著嬰兒的司笑了笑,「要看看孩子嗎?」

 

嵐開心地伸出手向小朋友打招呼:「長得好像司ちゃん……!眼睛也是紫色的!呀~真可愛!」

 

「表情像國王。」一會皺眉一會笑的,也太忙了吧?泉覺得這孩子的腦中大概也有個小宇宙。

 

「嗯……是男生還是女生啊?」凜月懶懶地問。

 

對喔,為什麼忘了這個重要的問題。泉和嵐互看一眼。レオ說要保留妄想空間,每次都阻止產檢醫師說出性別,因此答案一直到剛剛才揭曉。

 

「是女孩子。」司微笑回答。

 

「哦~~」三人一起發出感嘆。

 

「像司ちゃん的女孩子將來一定是個美人!」

 

「最好個性也像かさくん……嘛,雖然かさくん沒大沒小,老是任性亂來,總比國王來得好。女孩子的個性像國王可不得了~」

 

「泉ちゃん能不能少說兩句啊,真是的……」

 

「如果是像ま~くん的女孩子好像不錯~」

 

你就一定要連這種時候也放閃嗎?泉一臉面無表情地看向凜月,後者擺了擺手。

 

「ナッちゃん和セッちゃん也可以生呀?早點放棄不切實際的夢想啦。」

 

「「ゆうくん/椚老師才不是不切實際的夢想!」」泉和嵐齊聲反駁。

 

「啊~啊,又來了,醒醒好嗎,ス~ちゃん和國王也說說他們啦。」

 

司只是笑著搖頭,三人這才發現剛剛還在大喊inspiration的レオ不知何時竟然已經安安靜靜地睡著了。司懷裡的小女娃也跟著打了一個呵欠,紫色的圓圓眼睛眨了幾下,輕輕地閉上。

 

「這時候看起來又好像國王喔。」嵐小聲說道。

 

「かさくん也累了吧,我們也該走了。」泉從椅子上站起來,凜月和嵐也跟著站起來。司一起身,小女娃又睜開了眼睛,看向身邊的幾個人,小小的手掌一張一合。

 

「Bye-bye,Knights的小公主,姊姊下次再來看妳喔。」嵐在門口依依不捨地揮手道別。

 

「……なるくん,退一萬步你至少也是阿姨吧。」泉一臉受不了的表情,槽點過多累感不愛。

 

「人家明明還是少女!沒禮貌!」

 

「ス~ちゃん你可以關門了,ナッちゃん和セッちゃん還可以再吵半小時。」

 

司站在原地目送學長離開,此時此刻,全世界都圍繞著他懷裡的小女娃打轉。即使三個人接下來超沒營養的對話聲量並不小,也完全沒進入他的耳中。

  

  

  

「ス~ちゃん一下子就變成笨蛋爸爸了。」

 

「就是,かさくん只顧著笑,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凜月ちゃん和泉ちゃん不懂啦!」

 

「なるくん又懂什麼啊!」

 

「嗯~突然想起ま~くん還在家裡等我,掰掰~」

 

「く~まくん~~說過了不要一直在我面前秀恩愛的吧??」

 

「セッちゃん快點找一個啊,ナッちゃん也可以的吧。」

 

「「蛤???」」泉和嵐互看一眼。

 

「人家才不要!泉ちゃん個性太差了!」

 

「臭人妖我還沒嫌你呢!你個性又有多好啊!」

 

「就是這種地方感覺可以啊……」

 

「「才不可以啦!!!」」

 

 

 

 

 


评论(6)
热度(104)
©菩提樹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