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樹

不吃,治病的藥我不吃。

[ES][1年A組] blue, deep blue

沒有CP。1A下課時間的小短篇。

人名與稱呼大部分沿用日文。



---


高峯翠今天也非常憂鬱。


天氣太好了。穿著外套很熱,脫下來又有點冷。


便當太滿了。吃完會太飽,剩下來回家又會被念。


上課的時候明明很睏卻睡不著。被點到的題目都會,但是回答的聲音太小,老師聽不清楚,又問了好幾遍。


頭不痛也不昏沉,但是好像沒有重力一樣。整個人都沒有腳踏在地上的感覺。



好憂鬱。好想死。


「翠くん、今天怎麼啦?」下課時間,鉄虎和ひなた一起從教室外面回來,順手把一瓶能量飲料放到翠桌上。


「……謝謝。」翠有氣無力地說了一聲,兩手手臂圈著飲料趴下來,臉貼著冰冷的金屬罐。


不,那個不是給你拿來當冷敷袋的。鉄虎和ひなた互看一眼,覺得比起吐槽好像更應該關心一下翠到底怎麼了。


「雖然平常就無精打采,但今天好像更奇怪了耶。」鉄虎滿臉問號地看著翠,一旁的ひなた接話「嗯~是感冒了嗎?ゆうたくん感冒的時候都會這樣,不過我感冒的時候反而會更high喔!」


「因為ひなたくん是笨蛋……」翠的聲音悶悶的,整張臉都要陷到桌子裡面去了。


「哈哈,翠くん的反應跟ゆうたくん一模一樣耶!」ひなた得意地笑起來。


「等一下,現在應該先弄清楚翠くん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吧!」鉄虎捲起袖子「翠くん!有什麼麻煩的事都儘管說!男子漢南雲鉄虎,不管是什麼問題都會幫你解決!」


「鉄虎くん……」翠抬起頭皺著眉看向鉄虎。


「嗯?」鉄虎信心滿滿地兩手抱胸。


「你好吵。」翠又低頭把臉埋回手臂裡。


「咦~~~!?」鉄虎大受打擊,一旁的ひなた早就抱著肚子發出哇哈哈哈的大笑,差點連腰都直不起來。


兩人實在太吵鬧,連前方幾個座位的友也和創都忍不住轉過頭。


「鉄虎くん,怎麼了嗎?」創關切地看著一臉煩惱的鉄虎。


「啊…不是我啦,是那個,翠くん怪怪的」鉄虎搔著頭。「也不像是感冒什麼的,但是就是不對勁」


「嗯?早上看到高峯還好好的啊。」友也疑惑地打量著趴在桌上的翠。


「友也くん早上有看到翠くん啊?」鉄虎陷入沉思,「嗯……早上還好好的嗎?難道是吃壞肚子了?」


「應該不是吧,高峯不是都帶便當?」友也回想了一下同班同學便當裡的菜色:「好像說是媽媽早上現做的,看起來比我做的好吃多了。」


「不是吃壞肚子啊……那到底是怎麼了?」鉄虎搖了搖頭,真的想不透。


「啊……」友也看了鉄虎一眼,突然像是想起了什麼:「對了,早上除了高峯還有看到你們流星隊的那個……藍色的學長!」


「嗯?深海學長嗎?」鉄虎哦了一聲:「還以為翠くん是一早就被隊長送到學校來,原來今天是跟深海學長一起啊。」


「不是……」已經完全埋入桌面的翠低聲咕噥,聲音像從地心傳來一樣遙遠。


「嗯嗯?翠くん你說什麼?」鉄虎和ひなた一人一邊從兩旁湊近翠,翠扭了一下,頭埋得更低了。


「不是隊長……最近我為了避開隊長都比平常更早出門……好想死……」


「欸~你們流星隊到底感情是好還是不好啊?」ひなた看著鉄虎,鉄虎聳了聳肩:「挺好的,雖然隊長有點煩!」


「唔哇~被鉄虎くん說煩的人應該真的是很煩吧。」ひなた眨了眨眼睛「翠くん真是辛苦了。」


「…?所以翠くん心情差不是因為隊長嗎?難道是深海學長?」鉄虎似乎沒發現ひなた繞著圈子取笑他,咕噥著看了依然埋在桌上的翠一眼。


「啊,那個……」友也好像突然想起什麼,「早上看到高峯的時候,他確實好像跟那位……深海學長在說話。」


「是在鞋櫃前面嗎?我也有看到。」創也跟著回想起早上的情形。


「咦~原來你們都有看到啊?」鉄虎睜大了眼睛。「有聽到學長跟翠くん說了什麼嗎?」


「我沒有。」友也搖搖頭。


「嗯……好像有聽到『魚』之類的詞……」創偏著頭努力回想。


「果然又是魚類話題啊,深海學長真是老樣子。」鉄虎想起奏汰三不五時就問翠要不要吃魚,問忍要不要一起泡水,說實在他一直認為這位學長的想法難以預測,是個奇怪的傢伙,可是有時候又特別溫柔。


不過,深海學長並不是壞人,跟隊長一樣,雖然微妙地偏離一般人的常識,在自己的軌道上倒是每天都開開心心地通常運轉。


──而且還常常把周遭的人也捲進去。鉄虎看著依然埋在桌上的翠。這下幾乎可以肯定翠心情憂鬱的原因和深海學長有關了。


「翠くん到底怎麼了?又被深海學長用魚戳臉了嗎?」鉄虎想起DDD出戰時翠差點因為奏汰的奇行完全喪失本來就夠低的戰意,這次該不會又是同樣的情形?


「不是……」不知道是因為聽到魚還是深海學長,翠的身體又縮了一下,鉄虎懷疑他接下來會把自己埋到地板裡。


「咦~那到底是怎麼了嘛?你不說的話我猜不出來啦。」鉄虎攤開雙手,就算有「深海學長」和「魚」這兩個關鍵字,可以構成的組合也太多了。「深海學長邀你一起去看魚?還是吃魚?還是說你長得像魚──」


「才不像……」翠忽然打斷鉄虎未完的話,從手臂裡面抬起頭,露出憂鬱的藍色眼睛。


「咦?」因為實在太過突然,鉄虎和原本正和友也說話的ひなた同時發出疑惑的聲音,忍不住面面相覷。


「所以那個深海學長真的說你長得像魚啊?」ひなた好奇地問道。


「…………」翠皺起眉頭,似乎很不想回答,但ひなた、鉄虎、創和友也四雙眼睛都看著他,過了十秒鐘,翠終於放棄掙扎,小小聲地「嗯」了一聲。


「唔哇~被說長得像魚真的很打擊耶。」ひなた由衷感嘆了一下。


「如果是小丑魚之類的還滿可愛的吧。」友也說。


「可是高峯くん長得並不像魚啊?」創表示不解。


話說起來人類到底要怎樣才算長得像魚,實在超過了幾個高一學生的想像範圍。七嘴八舌也討論不出什麼意見,只有翠的眉頭越皺越緊。


「我真的長得像深海魚嗎……」


一下子,四個人又齊齊轉過來看向他。


「欸,不只是魚,還是深海魚?」ひなた「哇噢」了一聲。


「深海魚是那個……燈籠魚之類的嗎?」友也回想著生物課的內容。


「高峯くん像燈籠魚?」創睜大了眼睛,「我看不出來……」


「一般人都看不出來吧~」ひなた轉頭看向鉄虎。「流星隊的幫忙解釋一下長得像深海魚是什麼意思啊。」


「…我哪知道啊。」鉄虎摸著下巴,「深海魚…深海魚……深海學長……嗯?」鉄虎用力拍了一下手。


「我懂了!深海學長說的像深海魚就是很可愛的意思!」


「「「蛤?」」」ひなた、創與友也同時發出不解的聲音。


「這也太奇怪了吧!」ひなた噗哧笑出聲。


「真的啦!深海學長的最愛就是深海魚啊!」鉄虎回想:「聽說他每天都帶著圖鑑來上課,社辦養了一大堆,連去水族館都會在深海魚區待半天。」


「鉄虎くん為什麼會知道呢?」創發問時其他兩人也跟著點頭。


「……呃…聽大將跟隊長說的。」鉄虎搔著頭,「上次隊長跟大姊頭來道場找大將,談到三奇人的事,一不小心就聽到了。」


實在是道行不夠,冥想才會一直破功。鉄虎心裡想,可是畢竟聽到隊上學長的八卦,會在意也是人之常情啊!


「好啦,真相大白!」ひなた第一個反應過來,用力拍了拍翠的肩膀。「隊上的學長稱讚你超可愛耶!開心一點嘛!」


「…雖然不太了解,但我也覺得高峯くん應該開心一點。」創也跟著說。


「總比我們部長每天都說我『普通,超普通,令人驚奇的普通』好多了。」友也嘆了口氣。


「……」翠皺著眉頭,沈默了好一會才慢慢抬起頭,臉頰上都是被自己壓出來的紅印。


「……嗯。」


「翠くん反應好小喔,難道是在害羞?」ひなた哈哈哈地笑出聲來,翠依然沒再說什麼,只是看了他一眼,默默又把頭埋進手臂裡。


ひなた「啊咧」了一聲,還沒發出疑問,下一秒鉄虎就用手肘頂了一下他的腹側,指指翠露在外面的耳朵和後頸。



(這也太可愛了吧!深海魚等級的可愛……!!!)


ひなた、鉄虎、創和友也面面相覷,忍不住在內心吐槽一個高中男生只是被學長說可愛就害羞到整個人發紅到底是臉皮多薄。



窗外鴿子飛過,上課鐘聲響起。今天的1年A組依然非常和平。



---


「翠くん生日的時候我要在賀卡上寫『你是我的深海魚』」ひなた一臉壞笑。


「那他會以為是深海學長寫的吧。」鉄虎吐槽。


「部長每天都說我『普通可愛』,我是不是太沒反應了啊」友也開始自我反省。


「可愛原來這麼有殺傷力……Ra*bits走的是這麼危險的路線嗎?」創陷入思考。

 

 

评论(5)
热度(54)
©菩提樹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