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樹

不吃,治病的藥我不吃。

[ES][英弓英] 家書

*CP是極圈冷到翻的英弓英。

*黃昏之戀。

 

 



拜啓


老爺:


炎熱的夏天終於快要結束了,您的身體是否依然健朗?


自從您把我打包送到天祥院家,轉眼間已經過了三個月。不肖弓弦總算勉強適應了這裡的生活。這一切都托了您和會長大人的福。


提到會長大人,這個稱號實在令人有些懷念。從很久很久以前,還穿著學生制服時,大家就都是這樣稱呼的。現在的會長早已不屬於學生會,而是天祥院集團的會長了,有時卻還是很孩子氣。


您也知道,天祥院集團現在幾乎全權交由會長大人的養子經營,這位天祥院少爺雖然年輕但非常穩重,每遇到大事一定會來請會長裁決,但會長總是找藉口推拖,甚至會趁少爺還沒抵達前拉著我溜出門。


會長的說法是,「這孩子小時候聰明伶俐,怎麼越大越像敬人呢?正經八百的,還會對我說教,真不好玩」。但我認為會長其實是很喜歡少爺的。就像他喜歡蓮巳大人一樣。


您不用擔心,這位少爺待我很好,甚至時常對我說「父親的個性像孩子一樣調皮,還請您多費心了」,令我頗為惶恐。



但少爺說得沒有錯,容我僭越一句,現在的會長就像是返老還童一樣,玩心比起當年有增無減。已經是有了年紀的人,每次上街看到人潮聚集就想湊熱鬧,光是這個夏天,大大小小的祭典就參加了十餘個,令我非常頭疼。


不過,會長的身體倒是比以前來得好。醫生說是心情愉快的關係。或許想玩也是件好事。


我想您應該知道,會長現在不住在天祥院家的宅邸了,前年把事業交給少爺後,就在郊區找了一塊地,蓋了一棟小別墅,說要好好過退休生活。


我對天祥院家的印象還停留在那個豪華的大宅邸,第一次來到這裡時實在吃驚。雖然比大宅邸小了許多,畢竟也是兩層樓的獨棟別墅,竟然一位僕人也沒有,只有廚師與司機。


會長說,反正家電很進步,一點也沒什麼不方便的。衣服交給洗衣機,碗盤放洗碗機,打掃有定期的清潔工,事實上並不需要僕人。雖然是事實,但過去距離庶民生活相當遙遠的會長,現在竟然親自晒衣服,實在是我從來沒想像過的情景。


有時心血來潮,會長甚至會到超市採買食材,自己下廚做菜。事實上剛剛,我們的午餐就是他做的蘑菇蛋包飯……,味道還不錯。


老爺,我過著這樣的生活真的可以嗎?


說來慚愧,這三個月我除了早起做早餐之外(會長說睡醒時聞到味噌湯的味道很浪漫,不肖弓弦愚昧,不太懂他的浪漫),每天就是和會長一起出門,一起吃飯,一起看電影,一起散步……過得非常沒有生產性。實在令人心虛。


不過,會長大人似乎很開心。這是唯一令我感到踏實的事情。


前幾天,我們一起去了副會長……蓮巳大人的老家。是一座歷史相當悠久的寺院,正在舉辦祭典。蓮巳大人是神主,當天非常忙碌,沒有機會和他好好談話,有些可惜。聽說蓮巳大人的外孫下個月就要出生了,會長這次又送了很多稀奇古怪的玩具,希望他不要見怪。


我們還遇見了帶著孫女的鬼龍大人。會長說,鬼龍君的孫女真可愛,長得不像你真是太好了。這種話真的很失禮,但鬼龍大人竟然笑著說是啊,你說得沒錯,我孫女真的很可愛。


我幾乎認不出眼前這個慈祥的爺爺是當年有學院最強之稱的鬼龍大人了。不過,或許人都是這樣的。


有些遺憾的是,我們似乎和月永大人與朱櫻家的司大人錯過了。那兩位平日非常忙碌,不知道下次什麼時候還有機會見到他們。


回想起來,那一天見到了許多過去的朋友,不過,令人印象最深刻的,其實是在回家之後。


會長突然對著廚房裡的廚師叫出那個熟悉的名字時,我以為我聽錯了。


但下一秒鐘,那位身材樣貌都和平常無異的廚師,就在一陣帶有玫瑰花香氣的煙霧與噗噗拍動翅膀的鴿子中一下子變成了穿著燕尾服的日日樹大人。


「Amazing!你的眼力還是一樣好呢,英智…☆」


聽會長說,日日樹大人一直都會三不五時像這樣給他製造驚喜。其實,用不著變裝,光是見到他就足夠讓我驚訝了--他看起來就和過去我們一起站在舞台上時一樣,時間在他身上似乎完全沒有作用。


老爺,這個世界上真的還有很多我不了解的事情呢。


不知不覺間,這封信也寫得這麼長了。希望您一定要好好保重身體。我不在以後,您有沒有好好吃飯,正常作息呢?請不要太為難僕人。


近日我會去給夫人和少爺請安。希望各位一切安好。


又,過兩日我會給您寄茶會請柬,這次紫之大人也會來,您應該有好幾年沒見到他了。希望您能撥空來坐坐。




敬具


伏見弓弦






--

一點也不重要的設定


桃李跟轉學生結婚了。所以弓弦說的夫人就是杏。


评论
热度(9)
©菩提樹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