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樹

不吃,治病的藥我不吃。

[ES][司レオ] 王さまの城

 

特攻卡池「スカウト!ロビンフッド」故事劇情雷。


弓道部文,但出場的只有司和レオ。


 

 

 

 

下過雨的秋天傍晚,涼風中已經有了些微寒意。


一年級的下課時間一向非常規律,放眼望去,夕陽下的紅磚道上三三兩兩,幾乎都是同年級的學生。左前方身高差距甚大的是流星隊三人組,稍後是脖子上掛著耳機的雙胞胎,Ra*bits的幾個隊員從身旁急急忙忙跑過去,似乎是急著要趕去練習。


炎熱的夏季一過去,各個團體頓時活躍起來。接工作的接工作,忙宣傳的忙宣傳。司在心裡回想了一下本週的行程,練舞,練歌,拍照,週末要去附近的百貨公司替展銷活動暖場,進入Knights轉眼之間就半年了,好不容易才有上了軌道的感覺。


最近的狀態還不錯,應該能一直維持下去吧。


司在校門前的路口向右轉,往弓道場走去。




「Leader……又蹺課了嗎。」


才走到道場門口,司就看見那一頭在夕陽映照下更顯得鮮亮的橘色髮絲,束著的小馬尾在風中微微晃動。


穿著弓道服的レオ背對著司側躺在道場內,一動也不動。地板上散著許多紙張,仔細一看,連筆也隨意扔在一邊。司嘆了口氣,脫下鞋子,放輕腳步走進道場。


司才剛走近,一抹白色的影子就喵地一聲走開了。仔細一看,レオ的肚子旁邊還蜷著另一隻睡得正香的小貓,第三隻站在他的臉側,正用小小的爪子一下一下地抓著垂落的亮橘色髮絲。


「『レオ』,不可以喔。」 司輕輕抱起牠,小貓「咪嗚」了一聲,透亮的綠色眼睛直直盯著他看。


啊,真的好像Leader。



司在庭院裡繞了一圈,把「スオ~」和「ナル」也抱過來,Little John倒是不見蹤影,不知是不是去巡邏地盤了。司打開罐頭,小心把裡面的食物倒進碗裡。



這窩小貓來到弓道部已經兩週了,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司總覺得牠們幾乎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長大。


語言就像是魔法。取了名字之後,小貓們各自的個性越來越明顯,和Knights成員神似的程度令人嘖嘖稱奇。


例如那隻叫セナ的白貓,脾氣相當暴躁,稍微摸一下就會毫不留情地用爪子抓人,連和幾隻貓最親近的レオ左右兩手也滿是牠留下的爪痕。


啊啦啦~セナ真的是セナ呢。レオ看著又被抓傷的手背苦笑。


只有司知道,每次レオ又躺在簷廊上睡著時,セナ都會靜靜地站在旁邊動也不動,等到レオ揉著眼睛快要醒來時,就高傲地撇過頭走開了。


真的是瀨名學長呢。司心想。


三花貓ナル喜歡找セナ玩。經常和セナ滾成一團,等到セナ真的生氣,又會跑得遠遠的躲起來。セナ不理牠時,牠就自顧自地洗臉舔毛,再不就是跑到附近的水池盯著自己的倒影看。


灰虎斑リッツ喜歡躺在人的腿上睡覺。白天懶洋洋的,叫也叫不醒,傍晚才會慢吞吞地爬起來,到弓道部成員們收拾鎖門時,才開始悠哉悠哉地伸懶腰。


橘虎斑スオ~最讓司恨鐵不成鋼。愛吃又愛撒嬌,還老是跟在レオ身邊喵喵叫。體重也是最重的一隻,雖然轉學生說橘貓本來就會長得比較大隻,司每次看到スオ~圓圓的屁股還是忍不住低頭盯著自己的肚子。應該沒有吧,我沒那麼胖吧。都是名字的錯,每次レオ說「哇哈哈哈スオ~又變胖了」,總讓司覺得是在說自己。


我才沒有那麼不知羞!就算知道レオ說的不是自己,司還是忍不住有些生氣。明明セナ、ナル和リッツ都那麼像學長們,為什麼只有スオ~這麼不成材呢?更令人火大的是,レオ和弓弦都說スオ~很像司。


才不像呢。最像本人的明明是『レオ』。


『レオ』和スオ~一樣是橘色斑紋,白色的部位比スオ~不規則一些,一隻耳朵顏色偏深,脖子附近的毛有點蓬。


而且比スオ~輕很多。司不甘心地想,不是說橘貓都比較胖嗎?


偏偏『レオ』食量雖大個子卻小,或許是活動量大的關係,始終沒半點變胖的跡象。成天在院子裡上竄下跳,撲蝴蝶抓小蟲,玩得不亦樂乎。


真的跟某人很像。司看著吃飽後馬上又開始四處撲騰的『レオ』,和那個終於揉著眼睛打著呵欠醒來的人,內心暗自覺得有點羨慕スオ~。


雖然胖嘟嘟的,但你至少不用滿天下的找Leader……啊!難道就是因為少了四處奔波的勞力才會變胖?


盯著スオ~圓滾滾的肚皮,司暗自決定幫牠擬一套魔鬼瘦身計畫。




「嗯……」レオ揉著眼睛坐起來,「スオ~你回來了……今天只有你啊?」


「是『來了』,不是『回來了』,」司沒好氣地糾正,「Leader真的把這當自己家了嗎?請不要每天都蹺課,Knights的Leader要是不能畢業,實在有違騎士的manner,太羞恥了。」


「スオ~還真是在意這些小事呢~」レオ似乎一點也不在乎地笑著,伸手戳了戳小橘貓的肚皮。「スオ~你說是不是」


「喵~」


「哇哈哈哈,スオ~也說對呢!」


「Leader!請不要轉移話題!」


好煩啊,都是這人一口一個「スオ~真可愛最喜歡你了」,「スオ~越來越像スオ~了哇哈哈」,小貓才會這麼黏人又愛吃。司怎麼聽都覺得レオ口中的スオ~根本意有所指,愛吃啦,愛撒嬌啦,很可愛啦………嗯……?


「スオ~你看,スオ~一個人在那裡臉紅耶,真是個奇怪的傢伙」レオ摸著小橘貓的背說道。


「……Leader!!!!!!」


真的真的好煩啊!




今天原本預定要和學長們討論小貓的送養問題,但部長和伏見學長都還沒來。司看了下手錶,距離Knights的練習集合時間還有一個多小時。反正把Leader押…帶到練習室去也是自己的任務,無論如何也得緊緊看著他。


司看了一眼和小貓們玩得不亦樂乎的レオ,站起身走向更衣室。


不知不覺間,到弓道場照顧小貓,接レオ去練習,已經變成司每天的例行功課。也不過是兩週的時間,司幾乎快要想不起來之前的自己放學以後都在做什麼。


姊姊大人說得對,改變都是從意想不到的地方開始的。司繫好褲帶,戴上手套,心想這樣天天規律練習的日子如果繼續下去,Leader說不定也會改頭換面,恢復往日的騎士風采……



這個美好理想只維持了一秒。一出更衣室,司就看到レオ用不知道該如何形容的姿勢趴在院子地上,和セナ一起盯著架高的地板下方看。


「…Leader!?」司對於自己一秒前的幻想感到絕望。這人為什麼會穿著白色的弓道服還把身體趴在地上啊?


「スオ~!快來看!セナ發現那裡有一個蜂窩!」當事人還興高采烈地向司招手,一副發現新大陸的開心模樣。


「…………」姊姊大人,人真的能改變嗎?司嘆了一口氣,決定先把地板下有蜂窩的事情記下來,等等一起跟部長報告。



司費了一番功夫才把レオ從院子裡哄回來,衣服上的草屑和泥土大致上也拍掉了。レオ今天似乎沒什麼特別的靈感(或許是在司來之前已經用完了),也沒有練習弓術的打算,悠悠哉哉地躺在木地板上逗貓咪玩。


司閉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氣,從箭筒裡取出箭,開始練習。


精神一旦集中,就幾乎聽不見外界的聲音了。雜念屏除之後,整個人都變得神清氣爽。司結束了一輪練習,抬手擦了擦不知不覺間流下來的汗水。


夕陽已經幾乎沉沒在地平線下了。


然而,這股秋天傍晚的靜謐氣氛也只存在他轉身前的一瞬間。



「哇喔,這邊的ナル也是女孩子呢。」司一轉身就看到還躺在地板上的レオ翻了一圈,趴著伸長了手臂從後面拉起三花貓短短的尾巴。


「Le…Leader!你在看哪裡啊!」還在心無雜念狀態的司頓了幾秒鐘才領悟レオ話中的涵意,不禁大聲叫道。


「而且鳴上學長明明是boy!」


「唔唔,スオ~會在意這種小事啊,真是個有趣的傢伙☆ 最喜歡你啦☆」


「……我才不會這樣就被哄!Leader!請不要隨便看…看別人的private parts!這不是gentleman該有的行為!」


「嗯~~又不是別『人』,スオ~也太害羞了吧?」レオ不以為意地在地板上滾了半圈,再度拉起另一隻小貓的尾巴。


「嗯,我看看…スオ~是個有精神的小男生喔,哇哈哈哈☆」


「……Leader!!!!!!!!!!」


姊姊大人……司會堅強地活下去,也會盡力當一個優秀的騎士,絕對不會讓朱櫻家的列祖列宗失望。


所以,偶爾在自己的妄想中暴打Leader一頓,應該也是可以被原諒的吧。



司一臉複雜地瞪著躺在地板上兀自「哇哈哈哈」的レオ,褲腳冷不防被抓了兩下。一低頭,才發現『レオ』仰著頭看他,兩隻前腳按在司的腳踝上,似乎想要往上爬。

 

「……」司蹲下來抱起小貓,和那對碧綠色的圓圓眼睛對望,一下子又全沒了脾氣。

 

誰叫你是『レオ』呢。

 

司摸了摸小貓的頭,在地板上坐下來,把貓放在腿上。『レオ』甩了甩頭,「喵~」地一聲,在司的腿上舒舒服服趴下,氣勢十足地俯視整個弓道場。

 

那副表情就像在說,英勇的騎士們,我就是你們的王。



 

 

评论(8)
热度(173)
©菩提樹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