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樹

不吃,治病的藥我不吃。

[ES][千/奏] 小短篇二則

好像有又好像沒有CP的守澤千秋&深海奏汰。


轉學生的名字預設為杏。


第一篇有提到「雪花*流星のストリートライブ」與「爆誕☆五色に輝くスーパーノヴァ」劇情。


第二篇有守澤千秋故事卡「夜のホラー」劇情雷(文本身是接在劇情結束後)。

 

 

 



高峯翠最近開始覺得深海奏汰有些奇怪。


不,具體說起來深海學長一直都……。翠想了一下,一時間竟然想不出他不奇怪的地方。


但是,怎麼說呢,不管是自稱魚類一年四季都要泡水還是老說意義不明的話,都勉強可以用個人特色來解釋,只是有點痛而已,而且說到痛守澤學長也……


嗚嗚,再想下去真的好想死。


翠揉著練習時撞到的手肘。流星隊最近新編了一套舞,莫名其妙的有很多搏鬥的動作,明明這次沒有來自外星的怪獸了,但隊長不但要求大家放出必殺技,最後還要一起發射宇宙光波。


好丟臉……


翠蹲在舞蹈教室的角落。練習終於結束,鐵虎和千秋邊擦汗邊討論武打動作是不是能加點空手道的技巧進去,忍在一旁提議也加點忍術,奏汰哼著剛剛練習的歌曲,慢吞吞地走過來。


「翠~你還好嗎…?」


「…嗯……」


翠有氣無力地抬頭看了一眼,奏汰偏著頭盯著翠的臉看了一會,伸出手放到翠頭上。


「乖~乖~翠是『好孩子』~」


「唔……為什麼老是這樣摸我……」


翠皺起眉頭,覺得有點治癒又有點憂鬱。奏汰的手涼涼的,放在頭上也不會覺得不舒服,而且又軟又厚,觸感很棒。


會想睡覺的啊。被摸頭有點羞恥,可是很舒服。翠把臉埋在自己的手臂裡,只露出眼睛看著奏汰。


「學長……可以問你一件事嗎。」


「嗯~?可以呀。」


「學長明明沒有很重,為什麼被撞到的時候完全不會動呢?」翠小小聲地咕噥。


真的很奇怪。練舞時就算是體重最重的自己被最輕的忍擦撞,也不免失去平衡,可是深海學長卻像是長在地上一樣,就連被衝勁十足的隊長撞個滿懷也一動不動。


翠想起了去年在遊樂園的表演,結束後轉學生、鐵虎、忍和自己都靠在學長身上呼呼大睡,那也不是普通人能承受的重量吧?


「…因為有『用力』的關係~?」奏汰眨了眨眼睛,放在翠頭上的手停止了動作。


「嗯~~平常是很『普通』的……像這樣。」


「……這樣?」


啊,是指學長的手嗎,翠心想。感覺沒什麼特別的呀。


「如果『用力』,真正的重量就會跑出來~♪」


不過在翠的頭上不可以呢,奏汰笑著說。


「咦…?是什麼意思……」翠顫抖了一下,覺得自己好像聽到了什麼不得了的話。


「翠。翠有『搬』過我呢~」奏汰好像什麼事也沒發生地轉移了話題,「在聖誕節以前……」


「啊……是學長泡水泡到失去意識那次嗎。」


「嗯~~沒有『感覺』的時候,就會變回『這個身體』的重量喔。」奏汰笑了笑。


「呃…?我不太懂……」


「不過,『放鬆』的話也會是『身體』的重量……所以,翠才抱得起來的~」


「可是…守澤學長說過他一個人沒辦法搬得動深海學長…?」翠整個人都快被奏汰搞暈了,覺得一開始問的問題一點也不重要。好想哭。


「嗯,『千秋』是沒辦法的~」奏汰似乎很開心,兩手在身旁擺動起來。


「因為千秋知道『真正的我』有多重唷……♪ 噗卡、噗卡~♪」


什麼跟什麼。


翠用憂鬱的眼神看著晃來晃去的奏汰和後方邊喊著「怎麼了怎麼了?有什麼狀況!」邊往這裡全速狂奔的千秋,越來越無法克制想死的念頭。




 

 


再提醒一次往下有守澤千秋故事卡「夜のホラー」劇情雷喔!




附近有水的氣味。溼溼的。


杏睜開眼睛。


事實上,她應該一直都是睜著眼睛的。腦中完全沒有閉上眼睛又走了一段路的記憶。然而視覺恢復的一瞬間,上一秒還在花園廚房的自己卻身在完全不同的空間。


眼前是噴水池。她就站在正前方,近得再往前就要摔下去了。


杏思考了一下,對自己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這裡毫無概念。


對了,守澤學長呢?


杏環顧四周,深夜的校園安靜得連一根針掉在地上都聽得見。身後遠處的樹叢傳來細微的沙沙聲。


杏轉身凝視著樹叢,幾秒後,一隻貓悄無聲息地跳出來,看了她一眼,扭過身體似乎要走開,又突然轉回頭,金色的眼睛定定看著她後方。


杏突然覺得背後有一股涼意。


不能回頭,可是又不能不回頭。


杏咬牙握住拳頭,內心暗數到三,右腳用力一蹬,使足力氣猛然轉過身。



水的氣味在一瞬間濃烈異常。


數秒鐘前空無一物的噴水池中,無聲無息地多了一個人。吸飽了水的西裝外套變成偏暗的藍色,水滴順著柔軟的髮尾一滴一滴墜落下來。


杏的心臟都快停止了。



「……嗯?」


那個人偏了偏頭。原本籠罩在黑暗中的臉在淡淡的月光下顯露出不解的表情。


「是『轉學生』嗎……?」


「…深海學長!?」


杏覺得自己的心臟已經快噎住喉嚨了,連忙吞了口口水努力不要把各種東西吐出來。好可怕。真的好可怕。比起一個人也沒有的校園,突然出現的深海學長更令人驚嚇得多。


不過,當事人似乎還沒來得及體會她的驚慌,只是站在水池裡左右轉頭,像是在尋找什麼。難道也是忘了什麼東西嗎?


杏忍不住跟著奏汰轉頭張望,空空蕩蕩的校園裡,這次再也沒出現什麼東西,只有身後的貓喵地一聲走開了。


「學長在找什麼呢?」


好像是不能問的問題,就跟剛剛好像不能轉身是一樣的道理。杏覺得自己應該是掉進了某種陷阱,可是並不確定是什麼時候掉進去的。


「千秋」


「咦?」


杏以為奏汰是在叫人,又左右轉頭找了一圈,什麼也沒有。沒有影子,沒有聲音,也沒有任何令人聯想到守澤千秋的線索。


「我聽到千秋的『聲音』~」


「守澤學長嗎?」杏下意識轉頭看向花園的方向。


「千秋在『那裡』嗎?」奏汰也跟著轉過頭,視線和回過身的杏交錯。


「嗯,守澤學長應該是在廚房裡。」


杏猶豫了一下,還是把事情一五一十說出來了。在深夜應該空無一人的廚房裡遇到守澤學長,自己卻在毫無記憶的狀況下移動到了說遠也不遠,但無論如何不可能一眨眼就來到的地方。


就算是真的遇到了怪事,既然都遇到了,也沒道理不能說出來吧。


不過,比起這個,是不是該回廚房找守澤學長呢?自己憑空消失,學長應該也會嚇一大跳吧。


杏正要開口,奏汰卻先轉過身來,對著杏伸出溼淋淋的手。


「…回家吧。我送妳回去~♪」


「呃,可是守澤學長還在廚房裡……?」而且好像有點害怕的樣子,不要緊嗎?


「千秋已經沒事了,現在應該也不在那裡了喔~?」


奏汰偏了偏頭,又過了幾秒,終於從噴水池裡跨出來。濕淋淋的皮鞋在地上留下深色的腳印。


「深海學長為什麼會知道呢?」杏不解地看著對方。


「因為是『千秋』叫我來的…?」


奏汰的表情和平常沒有什麼差異,說的話也一樣難懂。杏混亂了好一陣子,正要設法整理事情該從何問起,下一秒就被口袋裡的一陣震動打斷了思緒。


手機來了簡訊。千秋問她在哪裡。


在學校,和深海學長在一起。杏飛快地打完字,千秋也很快回了訊息,叫她跟奏汰一起回家。


啊,好像懂了。



「可是,守澤學長是怎麼知道我在哪裡的呢?」


回家的路上,杏忍不住提出疑問。


「因為千秋是『Hero』啊。」Hero一定知道需要幫助的人在哪裡喔。奏汰笑著說。


「不過,晚上的學校有時候會發生奇怪的事情~?像這樣子的事,以前也有過喔~♪」


杏啞口無言,實在不是很想知道學校到底還發生過哪些怪事。


「千秋常常遇到呢~」


那真是不幸。杏在心裡偷偷幫千秋寫了個慘字。她走在奏汰前面一小步,看不見身後那個人的臉上,始終帶著的淺淺微笑。

 

  

评论(2)
热度(49)
©菩提樹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