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樹

不吃,治病的藥我不吃。

[方王方] 有病吃藥

我真的是個特別正經的人。那誰誰可以作證。


 

 

方士謙以一個狂野的草書大字型趴在床上,他喝醉了。

 

這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雖然職業選手平常都會禁酒,但今天是特別的日子。他們微草第一次奪冠的日子。在這種時候,別說喝醉,就是趁著醉意做點歪七扭八三觀不正的事,也是能理解的。

 

而他也這麼做了。就在剛剛他碰地一聲推開了王杰希的房門,氣勢洶洶地抓住對方的肩膀搖晃了十幾下,被前後左右猛烈搖晃完之後,王杰希臉色蒼白,看起來有點想吐,但忍了一會只是鎮定地說,你今天又沒吃藥。

 

是的,即使微草拿了冠軍王杰希還是這麼淡定。雖然在慶功宴上也喝了幾杯,但是完全沒有過high,沒有連蹦十個觔斗,沒有翻到桌子上跳江南style,也沒有把啤酒從鼻孔裡嗆出來。

 

但是方士謙可不淡定了。他不但連蹦十個觔斗,翻到桌子上跳江南style,把啤酒從鼻孔裡嗆出來,現在還要幹一件不得了的事。

 

他要向王杰希告白。

 

對,王杰希。老是叫他有病吃藥的王杰希。

 

 

 

他倆的過節,或者說方士謙覺得他和王杰希的過節,遠比別人以為的更源遠流長。打從在訓練營看到王杰希開始,他就覺得這個毛都還沒長齊的小鬼太面無表情也太愛裝了。

 

可那時候方士謙懶得理他。管他呢,要裝逼讓他裝去吧。

 

但他萬萬沒想到,王杰希竟然這麼令人出乎意料。

 

第一件令方士謙震驚的事很快就發生。他和王杰希狹路相逢,在廁所。方士謙已經尿到一半了,王杰希走到他隔壁,用十分規矩的站姿,十分平常的手勢掏出了小王。

 

方士謙本來也就是看看誰走到自己旁邊而已,但是在下個瞬間,他驚訝地瞪大了眼睛,也忘了收回視線。

 

他發現,王杰希,這個看似畫風沉穩,成熟持重的少年,他的訓練營服褲子下面,竟然坦蕩蕩涼颼颼地,沒有穿胖次。

 

方士謙在驚愕中又看了一眼,他很確定自己的眼睛。他深深吸了一口氣,暗自在心中讚嘆。

 

尼瑪你到底是多不衛生!但又多麼勇敢!充滿自由奔放的冒險精神!

 

但是最令人震驚的並不是這一樁。

 

或許是因為王杰希沒有穿胖次的關係,方士謙的視線簡直毫無障礙,一馬平川,他很快就發現。

 

這傢伙特麼的才不是什麼毛都沒長齊的小鬼……

 

他顫抖著收回了視線,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又顫抖著往下看看自己。

 

這時,另一道不對稱的視線也從他身邊投射過來。

 

偌大的男廁突然安靜下來。三秒過後,王杰希按下沖水,冷酷地轉身離去。

 

方士謙跪倒在地板上。

 

他和王杰希的第一戰就這樣完敗了。

 

而且這貨特麼的掏完小王沒洗手啊!

 

方士謙連續三天都無法直視王杰希。

 

 

 

第二件事就在第一件之後的第三天。方士謙起床拎著牙杯和牙刷走向共用的盥洗間。他這天起得特別早,宿舍裡還安靜得很。

 

一踏進盥洗間,他差點滑了一跤。不是地板濕,也不是他腳踩的位置不對。而是天殺的!王杰希你搞毛!

 

鏡子前面的王杰希好像聽到了他內心的吶喊,轉過頭來看了他一眼。

 

方士謙又忍不住顫抖了。兩腿打顫得厲害。

 

王杰希你特麼解釋一下你用牙籤把兩邊眼睛撐得一般大是在搞啥!

 

可想而知,王杰希還是沒有理他,只是沉默地轉回去看鏡子,口中唸唸有詞。

 

方士謙覺得自己撞見了不得了的場面。他腦中閃過許多吃人吸血的邪教習俗。壞了,壞了,王杰希肯定是邪教派來征服微草的黑暗魔法師。

 

正當他大叫一聲呔這妖魔看貧道怎麼收拾你,揮動牙刷要寫個符驅走這禍害時,王杰希緩緩地又轉過來了。

 

牙籤還撐在眼皮上,王杰希的臉看起來是個Φ_Φ。

 

方士謙把持不住了,他再一次跪倒在地板上。

 

這回是笑得。

 

 

 

方士謙從此慫了。

 

他沒追問王杰希用牙籤撐眼皮到底是什麼禁忌儀式。這個訓練營的小鬼枉費披了張還不錯的人皮,渾身上下一股濃濃的人外味。

 

方士謙覺得外星人在地球討生活也不容易,就讓他待到回母星去吧。

 

可他這次又沒想到,王杰希在訓練營裡成績越來越好,最後竟然花式跳傘,空降當上了微草隊長。

 

方士謙又驚又怒,一不小心失了逼格,在王杰希面前狠狠傲嬌了一把。

 

廢話,要你聽說家裡新隊長是個信邪教又不穿胖次的外星人,你不發瘋嗎?

 

 

 

方士謙和王杰希足足冷戰了一年,和解的曙光才緩緩升起。

 

那天方士謙看到王杰希在廁所裡,其實不想走進去。

 

可他眼尖。十公尺開外就看到了。

 

王杰希的隊服褲子裡頭還有一層不同的顏色。

 

外星人總算遵守地球禮儀穿起了胖次。方士謙略感欣慰,遂往裡面走去,站在王杰希隔壁。

 

王杰希看了他一眼。

 

方士謙咳了一聲。他決定好好教育這個後輩。

 

王杰希,穿內褲是文明人的表現你知道嗎(意思是,我就原諒你以前茹毛飲血了)

 

王杰希詫異地看了他一眼。

 

這不是內褲,這是魔力抑制器。

 

方士謙心中有10086隻草泥馬呼嘯而過,他鄙夷地瞥了王杰希一眼,不懂對方到底要中二到什麼時候。

 

王杰希又說,這個賽季我改變打法就是靠它,把魔力封印起來。

 

方士謙內心一動,覺得好像沒那麼不可信了。畢竟王杰希操作王不留行的風格在魔術師和麻瓜之間來去自如,的確不是正常人做得到的事。

 

還有其他的限制嗎?方士謙努力表現地球人的雍容大度,試著理解異世界文化。

 

有,積蓄魔力的時候不能洗手。

 

我靠靠靠靠所以你魔術師打法那幾年都沒洗過手嗎!

 

王杰希緩緩眨了下真誠的眼睛,大的那隻。

 

方士謙又沉默了。

 

方士謙覺得細思恐極。

 

 

 

穿上胖次……魔力抑制器的王杰希就像變了一個人。

 

方士謙一開始覺得欣慰,後來覺得同情。

 

一個中二外星人蛻變成有常識的地球人,過程該是多麼痛苦,多麼煎熬。所有歷經過青春期有過黑歷史的人都知道。

 

更何況王杰希那些還不是黑歷史。只要脫下胖……魔力抑制器,他馬上就會變回上廁所不洗手,每天早上要用牙籤撐開眼睛的中二外星人。

 

方士謙感到了深深的憐憫,和一絲絲心痛。

 

王杰希真是犧牲太多了,為了微草連母星都不回去,一個人孤單的在地球穿上魔力抑制器,壓抑著身體裡巨大的中二魂,就是為了和微草戰隊簽訂契約,成為馬猴秀酒,一肩扛起打倒邪惡和尚廟的重責大任。

 

嗯?好像有哪裡不太對。

 

總之身為前輩,這一切也有自己的責任。

 

方士謙決定從此要對王杰希好一點。

 

他開始和王杰希同桌吃飯。每餐幫王杰希夾個炒雞蛋。

 

訓練時坐在王杰希旁邊,順手幫王杰希倒個水。

 

沒事還跟王杰希一起上廁所,反正站隔壁也習慣了。

 

久而久之,王杰希看他的眼神也不一樣了,從平淡變得有點複雜。

 

估計也是感動了,方士謙想,這也是必然的,連他自己都快被自己感動了。

 

 

 

王杰希覺得治療之神病得不輕。

 

他很猶豫該找誰商量方士謙犯病的事,無奈李亦輝嘴巴不緊,鄧復升頭髮越來越稀薄,都不是理想對象。

 

思來想去,他還是撥通了林杰的電話。

 

林杰不愧是手把手奶大方士謙的男人,給的意見非常中肯。

 

士謙犯病很正常,沒事兒,再鬧你就叫他吃藥吧。

 

王杰希遲疑了一下。覺得這樣對前輩有失尊重。

 

但是林杰說得對,方士謙身為治療首先就不能棄療。就算是隱疾,痼疾,腎虧,需要採陽補陽,用盡正邪手段也不可以放棄希望。

 

王杰希自此每天友情提示明示暗示方士謙,就是身殘也必須撐著一口氣,隔壁那個手殘都沒放棄,哪怕你殘的是腦我也不會嫌棄。

 

方士謙當然接收到了王杰希關愛的眼神。他深深覺得自己不能辜負這麼含蓄婉轉的愛意。

 

他決定拿到冠軍就要向王杰希告白,同時解開王杰希的束縛,讓魔術師自由翱翔,再也不用受到任何拘束。就算王杰希就此不能再當地球人,要騎著掃把回母星,他也可以一起辦個移民。

 

文成公主一個小公舉都和親吐蕃了,自己是堂堂一米八三的治療之神,難道還不能犧牲一下小我?

 

方士謙又一次被自己血液中的文化情操感動了。

 

不過星際移民到底要跟誰申請,他還沒個主意。

 

管他的。到時候寄個喜帖到休士頓去總成了吧。

 

 

 

回到開頭。

 

方士謙看著被他晃得頭暈的王杰希。

 

他知道王杰希肯定不願意當回真正的自己。畢竟費了那麼大的力氣才從中二外星人轉職成常識地球人,雖然是個單身狗,但人人喊他一聲杰希大神,在B市橫著走,吃飯還免帶錢包,光刷臉就可以賒帳。

 

(王杰希事實上沒這麼幹過,都是方士謙刷自己的臉報他的名字)

 

可是他倆這樣下去是沒有結果的。

 

方士謙決定賭一把。

 

他看著被晃得眼冒金星的王杰希。

 

看得深情款款,王杰希更想吐了。

 

然而方士謙可是治療之神,抓漏洞的本事天下無雙。說時遲那時快,看準王杰希正在用全身的意志力控制自己不要嘔吐的瞬間,他大爆手速,一把拉下了王杰希的隊服褲子。

 

王杰希今天當然也穿了胖……魔力抑制器。

 

螢光綠色的抑制器在方士謙眼中透出一股令人顫慄的魔性之氣。

 

但方士謙沒有猶豫。在王杰希來不及反應之前,他迅速地吸了一口氣,雙手抓住魔力抑制器的兩邊,用力一扯。

 

王杰希頓覺下身一涼,眼前一花。像被丟進暗陣關了三年以後突然重見光明,巨大的魔力一下子從某個不能描述的地方噴射出來。

 

王杰希知道大事不妙。

 

他用最後的理智顫抖著推了方士謙一把,想把對方推出門外,情急之下完全忘了對方早就醉得一塌糊塗,這一推之下,方士謙踉蹌幾步,用一個大字型倒在了他的床上。

 

王杰希看著倒在床上,雙頰泛著紅潮的方士謙,一陣血氣上湧。壓抑了這麼久,他的忍耐終於到了極限,再也按捺不住內心的衝動,腦中只剩下原始的征服欲在叫囂。

 

他彎下身抓住方士謙的手腕,喘著氣壓了上去。

 

 

 

故事的結局十分悲傷。

 

方士謙並不知道,王杰希的魔力抑制器是封印用的法寶,脫下之前必須先佈結界。他在毫無防護的情況下解開了咒術封印,被抑制器禁錮已久的魔術師突然沒了束縛,躁動的靈魂有如脫韁野馬,一下就佔據了王杰希的身體,把睜開眼睛第一個看見的方士謙當成滅絕星塵,(物理意義上的)騎了個爽。

 

隔天方士謙直不起腰也沒法坐。食堂裡隊員們面面相覷,斷定治療之神不但酒後亂性,還是個零。

 

至於那個一,肯定是他們容光煥發,看似剛剛才採陽補陽完畢的隊長。

 

謠言恆久遠,一個永流傳。方士謙和王杰希這段纏綿悱惻的都市傳說,連高英杰的徒孫都深信不疑。

 

  

  

  

评论(10)
热度(52)
©菩提樹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