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樹

不吃,治病的藥我不吃。

脫力系男神

  

從小到大,鄭軒一直有一個煩惱。

 

這個煩惱十分嚴重,大大影響他的生活品質,讓他飯不能好吃,覺沒法好睡,嚴重時甚至有生命危險,二十幾年來始終無法解決,也沒誰能夠幫上忙。

 

畢竟,這世上沒幾個人能懂美麗也是一種罪。

 

 

 

──沒錯,鄭軒鄭同學雖然身高不足一米七五,憋足了氣也沒有半塊腹肌,但天生麗質,從小出落得亭亭玉立,雖然沒有變成第二個金城武,好歹也是人稱電競界吳彥祖。

 

江湖都說長得好看也是一種才能,這話鄭軒勉強同意。買東西老闆自動打折,吃飯有隔壁桌幫忙付錢,在他還得問爸媽拿零用錢的時候確實幫了不少忙。可這種才能,在學生時代著實也帶來不少麻煩。

 

諸如因為長得太顯眼,上課打瞌睡十次有十次被逮個正著。

 

放學回家老被同校的、隔壁校的、隔壁再隔壁校的妹子堵在路上。

 

再過個半天一天,又被妹子的男友堵在路上。

 

鄭軒心如刀割。他補眠的時間如此珍貴,著實沒有本錢浪費。思前想後,唯有一著,他不回家了,下了課在側門巷子口那間網吧窩著。

 

前台妹子算他的包枱費比別人便宜,他就在那吹吹冷氣打打遊戲睡個覺,天全黑了再回家,日子過得好不愜意。

 

再後來,他開始打榮耀。原因說起來也好笑,不是因為當時榮耀火紅,也不是他迷上了哪個職業大神,只是因為網吧的電腦總把榮耀的路徑設在最方便的位置,前台還兼賣帳號卡。鄭軒有天睡飽了,一時興起,口袋裡剛好有20元,便買了一張。

 

一開始也只是隨便玩玩,他不喜歡競技場,覺得PK壓力大,穿著藍裝一個人打小怪,打膩了就蹲路邊發呆,有時蹲著蹲著就睡著了。那時候榮耀等級上限還不高,沒那麼多牛逼的BOSS讓玩家圍殺,偶爾自己下個本也綽綽有餘。

 

到了可以轉職的等級,鄭軒沒怎麼猶豫,選了彈藥專家。轉職送的武器可以自己挑,他選了步槍。

 

這個職業是槍系,有中遠距離的射程,雖然帥氣不及神槍手,沒有槍砲師的地圖轟炸,少了機械師那些五花八門的機關,但腰包裡有各式各樣的手雷,可以替換步槍和自動手槍,既可以是掩護,也可以是主攻。

 

鄭軒喜歡這種打法。他可以和對方隔著一段距離,不用像戰鬥法師或是拳法家一樣拳拳到肉血濺五步──那時候他開始偶爾看看聯賽,有直播的時候,網吧裡的電視也會放──有兩個非常強悍的角色總是在比賽中針鋒相對。

 

漸漸他開始會在看比賽的時候想,這兩人的隊友該如何支援,該進或是該退。有一次,他索性轉過頭,操作螢幕上的角色,在腦中重現剛剛看到的障礙,從旁繞過,穿到敵營的另一邊,手心流汗,手指發燙。

 

隔天,百度告訴他,離家最近的俱樂部在G市。

 

那年鄭軒高二。成績不上不下,夠上大學,不夠上好大學。

 

他想了三天。每天都比平常少睡一小會,上課卻沒打瞌睡──他用圓珠筆在課本上畫了把步槍。

 

一天他沒去網吧,回家也沒有補眠。晚餐吃了兩口,說我想當電競選手。

 

鄭父鄭母互看一眼,再看鄭軒一眼。

 

鄭母放下筷子。阿軒,你是不是碰到什麼事,跟媽說,啊。

 

鄭軒想了一下。

 

我就是想打遊戲。我覺得我做得來。

 

鄭父鄭母又互看一眼。

 

鄭軒從小不愛玩,不愛讀書,身體健康但不喜歡跑跳,對什麼都興趣缺缺,能多賴床一分鐘絕不放過,兩老早已習慣兒子放假在家睡覺,以為這孩子也就這樣了,哪裡料得到他突然有此一招。

 

 

鄭軒幾年以後和黃少天說起此事,黃少天不禁感嘆:你爸媽這就放你來啦,沒打斷你腿?哎當年我要跟魏老大走可算是逃家的,怎麼你家就這麼開明。

 

鄭軒懶懶地回:他們就擔心我以後會被富婆包養,其他都不怕。

 

黃少天噎住了。這真是個無法反駁的理由,長得好看又沒勁,要淪落是太容易了。

 

事實上,鄭軒在訓練營一開始也挺受矚目的。但他的成績和性格沒有黃少天突出,也不像喻文州有過硬的戰術素養,到了出道的時候,劍與詛咒成了雙核,黃金一代人才輩出,鄭軒卻沒有被算在裡頭。

 

論實力,這一季竄出了三個戰術大師,論話題,以和鬥神搭檔的美女槍砲師蘇沐橙拔得頭籌。聯盟熱鬧了一整個賽季,平面媒體終於炒夠了話題,回頭發現他們差點無視了一個帥小伙。

 

一開始有記者和廣告商找上門來,鄭軒礙著是新人不好拒絕,勉強給拍了個照,隔天論壇上就置頂了,微博粉絲翻了幾翻,還給冠了個tag:誰說電競沒有臉。

 

藍雨戰隊上下對這件事相當不以為然,看人怎麼能看臉呢,太膚淺了,可見這些人都不認識鄭軒,否則不會不知道他最大的個人特色不是帥,而是一天能睡十二小時,最近還進化到睜著眼睛也能睡。

 

附帶一提,鄭軒本人對此相當扼腕。要是早點練會這招,估計上學的時候每天都能多睡幾小時。

 

還好馬上就進了夏休,他如願每天睡了個爽,醒來就做做訓練,吃完飯睡午覺,睡醒繼續訓練,日子過得跟平常沒有大差別。

 

 

第五賽季,聯盟出現了一顆冉冉上升的明星──指的不光是實力。事實上,周澤楷也撞過那道大家都熟悉的新秀牆,戰力並非一開始就受人矚目,但這人實在具備了所有奪人目光的特質:特帥,特害羞,特萌。

 

用一句話來說,就是麗質天生難自棄。

 

 

果然過沒多久,微博上的聯盟臉tag刷出的都是各種角度的周澤楷。黃少天對此相當不忿,主要還是因為常有看熱鬧不嫌事大的電競粉把周澤楷的寡言和他的話嘮相提並論,言下之意是藍雨劍聖不夠帥才要靠多話來搏版面。

 

當然,說黃少天不及周澤楷帥也是事實。可這不是欺負他們藍雨沒人麼?黃少天鼠標一扔拍桌吼,阿軒出去跟他拚了!要比臉我廟也不會輸!

 

鄭軒縮在椅子上,沒啥表情地打著手機遊戲,充耳不聞黃少天的憤怒,當然也不會告訴黃少天前幾天他才推掉了一個想邀他和周澤楷一起拍的商演。

 

把他和周澤楷放在一起,開什麼玩笑──鄭軒沈痛地想起初中和高中開學都不小心睡過頭,只得在全班注視下走進教室,就此情書和約架都多到手軟的慘痛回憶。

 

想過上滋潤的小日子,就得比別人不起眼。就這點而言,待在藍雨十分安全。畢竟想比黃少天更引人側目,比喻文州更吸引砲火都不是普通人辦得到的事。

 

當然,以上這些都是讚美。

 

 

就後來的發展來說,鄭軒算是如願以償。周澤楷在兩個賽季後技術轉趨成熟,場上強勢張揚,場下害羞靦腆,冰火兩重天般的劇烈反差萌吸引了所有少女阿姨的目光,漸漸也就忘了藍雨有個前任的聯盟之臉。

 

偶爾還是有電競雜誌在冬夏休出一下聯盟十二釵之類的特輯,鄭軒通常會分到一個角落的欄位。在一群光芒四射的俊男美女之間,他略顯無辜,刊出來的照片多半眼神放空,老把普通的椅子坐成懶骨頭。

 

編輯評曰:男神女神多有點高冷,鄭軒相反,姿勢低,穿得暖。還給他標了個屬性,叫脫力系男子。

 

鄭軒只要在冬夏休收到成堆艾特,就知道自己又上版面給取新tag了,總是呻吟一聲,在床上抓著手機繼續滾。

 

 

再隔一陣子,這個無聊的特輯進化了,開始照職業分類,第一篇叫自古槍系顏值高。約了張佳樂、周澤楷、蘇沐橙、鄭軒和肖時欽拍照。

 

看在人家年年捐給聯盟不少銀子,眾選手紛紛壓下了心裡的吐槽,反正只是棚拍。道具和服裝倒是做得很好,武器質感尤佳。很快他們一一拍完,最後卻卡在肖時欽。攝影師和造型師把他擺過來轉回去,就是弄不出裝逼洋氣的畫面。

 

不是肖時欽不夠高大上,他本來就不走這個路線。其他四人只要繃起臉,多少有點銳氣。只有肖時欽,笑的時候像隔壁家大哥,不笑的時候像發呆的隔壁家大哥。

 

拍不完,四人湊在旁邊你一言我一語出主意,蘇沐橙提議換套衣服,張佳樂附和,那就別高冷,大家一起低暖唄。

 

周澤楷第一個去換裝。

 

最後登在雜誌上的照片根本沒有獨照──最左邊是穿著企鵝連身睡衣的周澤楷,接著是小雞蘇沐橙,無尾熊鄭軒,花仙子張佳樂和青蛙肖時欽。沒有冷酷帥的武器,沒有特寫,沒有45度角。男神女神們趴得東倒西歪,張佳樂的手肘壓在肖時欽肚子上,蘇沐橙的一綹頭髮搭在鄭軒手背。

 

最大一張跨頁,中間的鄭軒閉著眼,像是睡著了。其他人用好奇有趣的眼神互看,周澤楷伸出食指放在唇上。

 

──噓。

 

 

 

當期銷量空前,鄭軒把雜誌社送的海報貼在電腦桌旁。他以前從來沒貼過自己或槍淋彈雨的海報,但這張他覺得可以。

 

姿勢低,穿得暖。不也挺好的嘛。

  

 

评论(12)
热度(141)
©菩提樹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