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樹

不吃,治病的藥我不吃。

[葉王] 外貌協會

退役!同居!結婚梗!

 


家裡垃圾平常多是葉修扔。扔時常遇見隔壁的姑娘。姑娘看來老大不小,沒有三十也將近,披肩的頭髮總是隨隨便便地紮著,衣服也鬆鬆垮垮,破洞的牛仔褲萬年不換,上衣不是素色就是十分陳舊的卡通圖案。


幾次點頭招呼下來也算半生不熟,一回大概是眼神在對方身上那件T恤上已經洗成麵團般慘白臉色的麵包超人停留得有點久,姑娘不樂意了,咂著嘴說您不是和我差不多麼,看看自己也是一樣的。


葉修低頭看了看。他隨便趿著家裡陽台上的木屐,加上條睡褲,唯一優勢是T恤比姑娘的新點,還是王杰希半年前買淘寶湊免運順手拉的。


好吧,的確半斤八兩。


基佬也有你這麼不注意個人形象的。姑娘看葉修不吱聲倒來勁了,瞟了他一眼哼哼道。


葉修含糊地啊了一聲。和王杰希一起住了兩年,合著整棟樓看他倆都覺得一身基味。就不知道這姑娘腦中的基佬形象都留著點鬍子愛健身穿緊身褲嗎?那全聯盟最基的肯定是孫翔了。


上樓時樓層板的亮燈卡在十樓不動了,左右無事,大家也熟了,敦親睦鄰聊了下天,姑娘是自由業,寫文案的,貪圖晚上天氣涼,靈感好,平時晝夜顛倒。因為是一個人住,平時也是王杰希點心做多了的分送對象之一,嚐過不少魔術師異想天開的新作。


你們家那個小王,人挺好的呀,穿衣服也有范兒,如果不是大小眼會更好看的。姑娘惋惜地說。


那是風格,普通人眼光不夠看不出來。葉修呵呵了兩聲,內心也覺得自己這藉口真是做作。


王杰希好看麼?事實上葉修不知道。但王杰希耐看。一樣兩隻眼睛一張嘴,王杰希也不是表情特別豐富的類型,就是比別人來得有趣。他是不怎麼明顯的雙眼皮,睡眠不足的時候眼褶才會現形,那時候看起來比較親民。平常眼神總淡淡的,有點高處不勝寒的味道。


至於衣服,其實王杰希也是買的淘寶,比葉修講究的只有出門一定穿有領子的上衣,至於打扮--還真的沒有。以前做現役選手,去到哪裡都穿整套的微草隊服,鞋子也是標準的微草綠。後來就是隨便,看哪個順眼買哪個,大概無意識的也總是綠色多一點。賣點是人高背脊挺,比例也不錯,屬於平平一件大賣場款穿在身上比別人好看三分的類型。

 

 

你也是可惜啊。姑娘看著葉修,搖了搖頭繼續惋惜。


葉修小時候是鵝蛋臉,葉秋現在還是,梳起油頭非常秀氣好看。葉修則是在離家出走熬夜混網吧那幾年就開始走型,久坐生活不健康弄出來的水腫蒼白黑眼圈,就是退役了以後也回不去了,畢竟年紀擺在那。這會還是老樣子帶了點鬍荏,看起來普通程度的頹廢。


就憑這,每回葉修回家吃飯都要被葉母叨念,媽給你們生得多好,就你愛糟蹋。


沒事,妳看葉秋多看一會就好,不是一樣的麼。葉修不以為意,葉秋不以為然。


他們生得一模一樣,遺傳了葉母的臉型和眼睛,葉父的鼻子和嘴唇。小時候上相得一塌糊塗--葉秋到現在回頭率依然很高,被星探搭訕的次數連本人都懶得計算。


至於葉修。頂著懶得打理的頭髮鬍荏黑眼圈,總歸是宅男樣。退役幾年,年輕時糟蹋身體終於吃了報應,不得不戴上了眼鏡,上回回興欣的時候被方銳揪著和關榕飛拍了張合照,嗬,竟有六分像。


老葉你再這麼著,過幾年連老魏都要比你顯嫩了。方銳嘖嘖,一邊魏琛呵呵著踢了一腳,這老不修穿著俗豔的夏威夷衫和短褲,萬年夾腳拖踹在方銳的小腿肚上,留下一個骯髒的灰印子。


沒大沒小,老夫本來就比他年輕朝氣。


方銳翻個白眼。好好,你們都年輕,年輕,年紀都長到馮主席的頭頂去了。


一旁關榕飛全神貫注研究著喬一帆的新裝備,對這些幼稚老鬼的胡鬧不屑一顧。


照片後來被方銳看熱鬧不嫌事大地發了微博,後果十分不忍說。葉秋在QQ上把這個邋遢造型嫌棄了一通,代表葉母又數落了一通,葉修直接裝死無視,微博上又是數不盡的艾特轉發。


王杰希對此倒是始終沒有發表過什麼意見。葉修給他說過陳果和蘇沐橙誤認了葉秋和自己的事情,對方只是沉默了一小下說不像。什麼不像?葉修問。


你和他不像。


葉修找出電腦裡頭翻拍的照片,王杰希真能分,十張照片有九張看得出來,唯一一張難以分辨的是葉修和葉秋當年四手連彈的演奏會照片。兩人的目光一樣筆直。


葉母答應拿了冠軍就買想要的東西給兄弟倆。葉修是掌機,葉秋是漫畫書。那台掌機,葉修離家時帶著,現在依然躺在抽屜底層,機身磨得泛白,電源按下去以後只能堅持五秒鐘。


大部分時候照片裡的葉修一臉漫不經心,會正視鏡頭的都是葉秋。王杰希的九成辨識率是這麼來的。人的面相很奇妙,表情不一樣,就有三分差異,表情像了,長得不像的人也會有五分相似。

 

 

某次兩人做完運動躺在床上扯皮葉修問過王杰希,小時候有沒有因為大小眼受過欺負。王杰希想了想,一開始有。同學畫他的桌子,嘲笑他長得歪七扭八。


後來怎麼擺平的?


我說大小眼是天賦異稟。


也真敢說。


我猜中了小考的題目,三次。


真猜中?


那時候坐得前排,又有點遠視,看到的。


葉修笑出聲來。


他倆十分公平,從來沒信過對方純潔可欺。第一次葉修吻了王杰希是在選手通道裡,兩旁都是不明確的光影,王杰希壓抑著抬手抹嘴的衝動--葉修的菸味在他唇上盤旋不去。


然後他吻了回去。



幾天以後王杰希說,隔壁姑娘練拍人像,問你給拍不。葉修頓了下,她上回說你好看有范兒,這回找的是我?


王杰希看了他一眼。人家上回對我誇你長得帥,消個水腫就可以去賣臉了。


合著這姑娘不但外貿協會,還特別口是心非。葉修上廁所照了照鏡子,鬍荏昨天刮掉了,眼睛下面的青黑依然淒厲。左看右看,還是宅男一枚。


不然一塊去吧。他走出廁所,對著廚房王杰希炒菜的背影說。


隨便。王杰希今天有點隨和,也可能是懶得理他。

 

 

 

姑娘那張照片照得十分無情,葉修剛剛冒出來的眼角細紋給拍得現了形,王杰希的表情略顯嚴肅,但他們都覺得不錯--除了放在相框裡氣氛很怪之外。這彷彿是一種性別歧視,兩個男人既不是父子又不是師生,不像普通朋友一樣勾肩搭背對鏡頭笑,就是會流露出一股不合宜的氣氛。


姑娘倒是很開心,過幾天還送了塊蛋糕來當謝禮。


葉修和王杰希一邊吃蛋糕一邊打遊戲。照片被他們護貝以後收在結婚證書下頭。那是最好的位置。

 

  

  


评论(4)
热度(91)
©菩提樹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