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樹

不吃,治病的藥我不吃。

[國家隊全員向] 黃少天很寂寞,於是周澤楷NTR了李軒

偽貴亂大三角,沒有真的CP。

 




──還讓不讓人活了。

 

這是國家隊每個人抽完分房紙籤後內心第一句也是最後一句OS,只有黃少天例外──從來不知內心的OS為何物的藍雨劍聖正用他擅長的文字泡轟炸著眾人的耳膜。

 

「我靠我靠葉修你這是故意的吧!你什麼意思把我家隊長和我拆散!就是隔壁房也是拆散啊!我家隊長雖然現在不只是我大藍雨隊長也是這國家隊的隊長但他還是我隊長你不能就這樣隨隨便便用一張籤拆散我們我跟你沒完!」

 

坐在眾人中間沐浴在文字泡下的葉修用小指掏著耳朵,一點也不在意背後跳腳的黃少天。

 

「你看看這籤,」掏完耳朵的葉修把一張小紙條丟到茶几上:「哥佔到便宜了沒有?有你再來跳也不遲。」

 

除了黃少天,幾顆頭顱也忍不住湊近看了看,小小的紙籤上寫著「6」。

 

「還一個抽到6的是誰!」黃少天叫道。

 

眾人面面相覷,沒人舉手,半晌才有人大大地「靠!」了一聲。

 

「我說那貨,你反應還能再慢點嗎?」葉修好整以暇地把二郎腿翹到茶几上,顯然早就知道孫翔把紙籤看反了。

 

「我靠葉修你果然作弊!」黃少天第一個反應過來,一臉義憤填膺:「不然你怎麼知道還有一張6在孫翔手上!」

 

「這用得著看嗎?」葉修不為所動,頭也不回的說:「肖時欽張新杰是5,李軒文州是3,張佳樂王大眼是2,小周和你是1,方銳唐昊是4,6當然是我和那邊那貨啦。」

 

說得也是。各人低頭看看自己手上的紙籤。這張小小的紙片能夠決定他們這兩週生活在天堂還是地獄,不幸的是,在多數人眼中這張薄薄的,用圓珠筆草草寫著數字的紙條宛如通往地獄的門票。

 

在這個當口,他們簡直恨不得自己也是姑娘──蘇沐橙和楚雲秀正站在外圍,神情輕鬆地討論著一會兒放了行李要先去哪兒晃晃。

 

顯然這會是未來兩週睡眠品質和心情最好的兩個人了。

 

 

 

【黃少天很寂寞,於是周澤楷NTR了李軒】

 

 

 

場景,是蘇黎世的飯店大廳。

 

時間,是第十賽季過後的夏休。

 

人物,是中國國家代表隊。

 

十四個人扣除掉外圍兩個事不關己的姑娘,二十四隻眼睛你看我我看你,似乎大家都想打破這個僵局,又不願意先開口。

 

如果時間可以倒退,他們當中有一半以上的人都很想回到十分鐘前……

 

 

抵達飯店大廳領了房卡,冠著領隊頭銜的葉修環顧眾人一圈:「咳,我跟文州討論了一下,咱們當初要的是單人房,但你們也聽見了,聯盟訂房時出了個大烏龍搞到現在只能兩人一間,這房間還是得分分的。既然要分,就來點不一樣的。」

 

有幾個人當下就露出了狐疑的表情。

 

「老跟自己隊友一起不是很無趣嘛,少天和文州這組合誰還沒看膩啊?」葉修找了處沙發坐下來,把手上的一疊房卡放在一旁的茶几上:「這次是新隊伍,為了訓練默契,除了雲秀和沐橙之外大家的房號都用抽籤決定。」

 

「靠靠靠葉修你什麼意思!」黃少天第一個就不同意:「你根本只是想拆散我和隊長吧,同隊睡一起有什麼問題!我和隊長打訓練營就睡一個屋子的換了別人不習慣就是不習慣!」

 

葉修聳了聳肩,一旁的喻文州倒是回話了:「領隊剛剛說的這點上我也是同意的,雖然大家都是職業選手,素質不用說,但是除了明星賽從來沒有當過隊友,除了集訓之外,如果能從起居作息也一起培養默契是最好……」

 

葉修接過了話題;「離開始比賽還有三天,文州和我的想法是趁著這三天讓大家再熟悉熟悉,戰術和練習集訓時都做足了,剩下的就是配合度問題。」

 

「做了這麼多年對手,彼此也夠了解,但要說到一起作戰就差了點吧。」葉修摸出菸盒又想起飯店禁菸,手指在盒子上刮來刮去,只想把事情解決了趕緊去抽菸。

 

「──好啦,總之你們認命吧,抽籤抽籤,先搶先贏啊。」

 

葉修從皺巴巴的褲袋裡掏出一把不知何時做好的紙籤丟在茶几上,小小的白紙隨隨便便折成幾摺,葉修自己第一個就摸了一把,喻文州也跟著抽了一個,黃少天還要猶豫,張佳樂竟然也興致勃勃地一個箭步衝上來抓了一個紙籤,後頭的孫翔不甘落於人後,撇開自家隊長就湊了過來,接著方銳唐昊也搶上來,沙發附近一下就被黑壓壓的頭顱淹沒。

 

一片混亂中,黃少天反而冷靜起來,摸了一個看起來賣相不錯的籤,打開來是個潦草的一豎,他愣了一下,心情大好:「哈哈我是1,還有一個是誰是誰啊,快老實招來饒你不死!李軒你說是不是你!」

 

「不是,我是3。」室友不是黃少天讓李軒暗暗吐了口大氣,還好還好,運氣還不太差。

 

「哦,那李隊是我室友了。」喻文州笑咪咪地遞出另一張3。

 

「文州啊,這幾天麻煩你了。」李軒笑得一團和氣,心裡暗爽得不行,再沒有比喻文州更好的室友了。

 

一旁的其他人顯然沒這麼好運,先是抽到2的張佳樂反射性地「你妹!」了一聲,在看到室友是宿敵魔術師時整個人噎了一下。抽到4的唐昊也沒好氣地看了方銳一眼,臉上寫滿了「抽到哪個不好偏是你」。一旁的孫翔顛來倒去地轉著那張紙籤,一直到黃少天發現跟自己同房的是半天擠不出一句話的周澤楷而開始跳腳時,才慢N拍地發現那個數字是6而不是9。

 

比較起來,抽到5以後不動聲色只有暗暗心驚室友是張新杰的肖時欽以及擁有豁免權的蘇沐橙和楚雲秀等人,簡直太和平了。

 

「看什麼看,解散解散都好進房啦。」葉修一把將房卡拍在桌上,自個拉著行李轉身就走,眾人面面相覷,想抗議又不知從何說起,眼下又想不到什麼更好的方法,只得紛紛拿了房卡上樓。

 

 

【522號房】張佳樂&王杰希

 

聯盟給訂的是五樓,張佳樂看著房卡上大大的「522」三個數字,腹誹了葉修無數次──就是籤是自個抽的吧,這個「我二二」房也未免太故意,簡直就是在針對他。

 

要不是旁邊的王杰希一臉平淡,張佳樂真的很想吐槽。雖然他是不怎麼想和十一點準時熄燈一秒都不能等的隊友張新杰同房,但數遍整個隊伍,大概也很難找到像自己跟王杰希如此各種意義上都是修羅場的組合──尤其是在葉修的死對頭沒來的狀況下。

 

孫翔?那小子嘴砲技能比葉修低太多,大概只有當砲灰的份。

 

「韓隊沒來,有點可惜。」開房門時,王杰希天外飛來一筆地發表了感想。

 

張佳樂「哎?」了一聲,回頭看見對方的大小眼裡帶了點惋惜,真心誠意的。

 

他突然覺得跟王杰希相處好像也不是那麼難──在某種意義上,他們到底算是同一陣線。

 

 

【525號房】張新杰&肖時欽

 

明明是理論上很平和的組合,肖時欽卻沒來由地覺得有點心慌,同期出道的黃金一代對於彼此在賽場上的表現是已經熟得快要爛了,私底下的了解也不遑多讓。肖時欽對於同期生的各種大大小小怪癖惡習基本上是信手拈來,諸如黃少天偏食,喻文州會夢遊,蘇沐橙的廚藝能殺人,李軒一聽鬼故事就要上廁所……

 

還有,張新杰有強迫症,越是細節越不能放過。

 

想到這裡,肖時欽突然福至心靈,知道了自己冒冷汗的原因。身為機械控,他在行李袋裡放了十支手動機械錶,通通對的是蘇黎世當地時間。

 

讓張新杰知道了還得了,肯定得被逼迫著一天校準十支錶……

 

肖時欽縮了一下,第一次覺得兩週好長,好長。

 

 

【527號房】蘇沐橙&楚雲秀

 

兩個姑娘行李一扔,手勾著手逛街去了。

 

 

【524號房】方銳&唐昊

 

方銳一進房就架起筆記本,不辭辛勞地在QQ上扔遍了時差黨。偶爾有兩個早早吃完晚飯的搭了話,就被他揪著一陣得瑟。

 

唐昊站在門邊,光看著也有氣。方銳窩在床上捲成球盯著筆記本的姿勢怎麼看怎麼猥瑣,猥瑣得讓他想起各種不堪回首的這個那個,當初他就是不喜歡這種不光明正大的感覺才堅持不走猥瑣路線,就是玩流氓他也要光明正大!絕對不跟犯罪組合一條路!

 

結果挖走方銳的興欣竟然奪冠了,而且方銳的黃金右手在總決賽舞台上依然狠狠猥瑣了一把。猥瑣得那麼狂、那麼瘋,令痛恨這個風格的唐昊看得咬牙切齒,七竅生煙。

 

偏偏拿了總冠軍的方銳猥瑣得理直氣壯,旁若無人,邊打電腦邊摳腳,唐昊只能瞪著那個背影,氣得觸角又快爆出來了。

 

 

【526號房】葉修&孫翔

 

 一牆之隔的526,孫翔也給氣得說不出話來。一進門,葉修就一溜煙跑陽台抽菸去了,行李隨便撇在門口不說,抽完菸進來又是一身的菸味就直接往床上坐。

 

孫翔一受不了菸味二受不了葉修的邋遢隨便,忍不住開口糾正對方糟糕透頂的生活習性,卻反被揶揄撩撥。葉修的垃圾話等級那是信手拈來句句經典,孫翔被噎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新仇舊恨一口氣爆發到最高點,恨不得現在就來場真人JJC,葉修卻好整以暇地躺在床上翻了個身表示哥睡個午覺你自便啊,一派我醉欲眠卿且去的畫風,任性到極點。

 

孫翔碰地一聲甩了門,決定去找周澤楷吐苦水。

 


 

【521號房】黃少天&周澤楷

 

不能再虐了。黃少天在床上抱著頭翻過來翻過去,周澤楷坐在一邊無辜地看著他。

 

黃少天急切需要語言上的溝通,他真心沒有用第三類接觸就能讀心的技能,他剛剛都拿起手機要撥給江波濤了,周澤楷卻搖了搖頭表示「搭飛機」,黃少天拼湊了半天,才知道江波濤要來看比賽,人正在飛蘇黎世的途中。

 

其實周澤楷是個好室友,條件好得沒毛病可挑,個性溫和,人實在,再加上長得好看,什麼都不做放在那裡也是挺養眼的。

 

──如果對象不是黃少天這麼熱愛語言熱愛溝通,簡稱話癆的話。他說了二十句周澤楷大概回個一句,還是那種必須猜測才會懂的超精簡句型,通常加上嗯、喔、呵呵,還是不超過五個字。

 

黃少天憋得快死了,終於一個鷂子翻身跳起來決定去隔壁敲隊長的門。

 

 

【523號房】李軒&喻文州

 

李軒的好日子只到黃少天進門的那一刻為止。

 

喻文州畢竟是隊長,一進門就架起筆記本戴上耳麥忙著和聯盟總部視訊,時而低頭記錄時而查找資料,基本上沒空說話。李軒也忙著整理行李,弄了半天一抬頭才發現不請自來的黃少天不知何時坐在他床上,一臉憋屈。

 

「車干車干你聽我說!周澤楷簡直要憋死我了半天都沒一句話叫我怎麼跟他聊,我都要打電話給江波濤了他只說『搭飛機』,我問了半天他才說『看比賽』、『來這裡』,怎麼連江波濤都拋棄我啊!」

 

那是因為你太吵了好嗎。李軒無奈,喻文州還沒忙完,黃少天又鳩佔鵲巢地霸佔了他的床,他總不好意思去佔領喻文州的床,只好尷尬地坐在一旁跟黃少天乾巴巴地聊天。

 

勉強撐到十五分鐘後,李軒的手機響了,吳羽策打來的,問他狀況如何。李軒如蒙大赦地擺脫黃少天的魔掌,連吳羽策平常聽起來總有那麼點高冷的語氣聽在耳裡都變得非常可愛。李軒忍不住笑開花了,被吳羽策連罵了幾聲變態都停不下來。

 

沒想到聊了十分鐘要掐斷電話時,黃少天卻對他伸出了手。

 

「吳羽策對吧,來來來我跟他聊幾句,隊長忙了半天還沒忙完我無聊死了你又這麼沒勁,再這麼憋下去我都要長霉了。」

 

按照滾石不生苔的原則,黃少天即使全身上下都長了霉,嘴巴也一定能倖免。李軒腹誹著,猶豫了一秒,很快就在出賣吳羽策和犧牲自己陪黃少天繼續聊天之間做出了選擇。

 

阿彌陀佛,阿策你安息吧。

 

 

三十分鐘後,黃少天還躺在李軒的床上單方面跟吳羽策聊得不亦樂乎,喻文州結束了跟聯盟的通話之後又開始寫郵件,李軒給悶得慌,乾脆把東西丟回行李箱,箱子一拎就走出房門。

 

反正黃少天就住在隔壁,把523房讓給劍與詛咒兩人世界,對他跟所有人來說都是解脫──在看到呆站在走廊的周澤楷前,李軒真的是這麼想的。

 

「呃…周隊?小周?」李軒心裡警鈴大作,就在他來不及伸腳卡住的那一秒,房門已經在他背後無情地關上了。看到應該在隔壁房的周澤楷表情無辜地站在面前,他簡直想立刻轉身求黃少天開門。

 

只怪周澤楷紅顏禍水,只要在人群裡多看他一眼,從此就無法忘記他容顏。就算是安靜的飯店走廊,李軒都能看見路過的房客直盯著周澤楷瞧,左邊一個,右邊又一個,而周澤楷現在看著他,那些人的眼光也就跟著在他身上打轉,彷彿是好奇什麼樣的人可以讓這樣的美男子看得目不轉睛。

 

李軒想哭的心都有了,他提著行李,尷尬地和周澤楷你看我我看你,好半天才從「孫翔找我」、「領隊的事」、「唐昊進來」和「我就出來了」之中,推理出「孫翔找周澤楷抱怨葉修,路過的唐昊聽到聲音跑進來,兩個人數落起葉修和方銳一拍即合,最後因為嫌周澤楷的反應不給力就把周澤楷趕了出來」這個事實。

 

「……這些七期的…」李軒欲哭無淚,就算現在回頭敲門,喻文州和黃少天一個忙著處理隊務一個正和吳羽策熱線,顯然沒人會開門,隔壁房隔著房門還不時傳來孫翔和唐昊拍桌的聲音,同樣也不是個好選擇。這八成是他拋棄吳羽策的現世報。

 

還好周澤楷慢條斯理地從口袋裡掏出了錢包掏出了卡,兩人決定下樓再訂一間房,雖然算不上什麼好主意,但李軒跟周澤楷說好就住這一晚,之後等唐昊孫翔回去他們就回521,把門鎖死,再也不讓黃少天進來了。

 

 

新房間在另一頭,555。周澤楷拿著房卡走在前面,李軒拎著行李跟在後面。人還在走廊上正在開門,方銳哼著歌從後邊經過。抬頭一看唷這兩個開房的竟然是自己認識的貨,整個人貓下腰貼在牆邊,手機拿起來拍完照就直撥給吳羽策。

 

吳羽策三十秒前才切掉和黃少天的通話,整個人被煩得不要不要的,一看到來電顯示是猥瑣方簡直想摔電話,最後硬是等到響第十聲才不甘不願地接起來。

 

「吳女士我和你說啊我看到你家車干和人開房了!開房!對象是誰你肯定猜不到!周澤楷!我靠都是五期的我竟然不知道他是這個品味!」方銳壓著音量喊,整個人簡直要以蟑螂的姿勢貼到門板上去了。

 

吳羽策滿心覺得國家隊好煩累了不會再愛,根本不吃方銳這套:「周澤楷就周澤楷!李軒高興跟誰開房就開房,就算再加個江波濤也不關我的事!」

 

向來很能忍的吳羽策這回失算了,他忘了一件事:這是聯盟第一個有世界邀請賽的夏休。各戰隊不管有沒有選手入選國家隊,無不熱血沸騰摩拳擦掌,夏休也不想放了,個個都賴在俱樂部吹免錢的空調吃免錢的飯,等著和隊友一起熬夜看比賽,激情彷彿世界杯,墮落有如期末考。

 

虛空當然也不例外。事實上,吳羽策就是在戰隊宿舍裡接的電話,而在他理智斷線揚言「李軒和誰睡都不關我事」的時候,音量也大了那麼20分貝,剛好讓經過門口要去吃夜宵的李迅聽了個一清二楚。

 

李迅這下子顧不得夜宵了,三步併兩步撤回自己房裡,大爆手速在QQ拉了杜明吳啟:天啊!你們知道嗎我們家隊長睡了你們家隊長!還說要你們家江副當小的!

 

杜明那時正看著唐柔的海報摘著手裡的花瓣呢,吳啟一下子衝進他房間:「杜明你看QQ了嗎?不得了出大事了!」

 

杜明一驚,花丟了一邊趕緊翻開筆記本,李迅已經把他家吳副如何忍辱負重拱手把李軒送給周澤楷,還深明大義地建議李軒連江波濤一起迎娶進來,虛空一家和樂同取冠軍的故事源源本本講了一遍。

 

這怎麼可能?杜明和吳啟對看一眼,周澤楷的個性他們再清楚不過,要說跟李軒看對眼雖然機率不是零,但是再怎麼說也是自家隊長該把人家接回輪迴才對啊!

 

無奈李迅說得有憑有據,擲地有聲,簡直像是他親眼看到似的,最後還連杜明不是也等著賣給興欣這回事都拿出來佐證,雖然輪迴隊內自己都這麼說但被別隊的人捅破了就是不能忍,吳啟一氣之下又拉了幾個人進群,是非黑白非說清楚不可。

 

 

***

 

 

蘇黎世的日出比北京晚六個小時,這邊天亮時,那邊QQ群上徹夜爭論到隔日的人也都累了,紛紛體力不支地補眠去──唯獨昨天就被拉進群但沒空看討論的人例外。

 

孫翔就是其中之一。昨晚和唐昊鬧了半天最後直接睡著了,一早起來他揉了揉眼睛,瞄了眼丟在一邊的筆記本,發現訊息跳了上千條,直到幾分鐘前還有增加的趨勢。

 

再靠近看了看,十秒鐘後,孫翔「靠」了一聲,猛地站起來衝出房門。

 

 

【555號房】

 

李軒早起梳洗完正在換衣服,脫下睡衣正在脫睡褲時,門被碰地一聲踹開。

 

「周澤楷!杜明說你跟李軒睡了是真的嗎!」孫翔一副抓姦在床的架式,也不管門踹開以後怎麼復原,整個人堵在門口上下打量衣衫不整的李軒。

 

褲子脫一半的李軒本來只是定格,接下來完全石化了,因為周澤楷竟然在這個摸門特打開了浴室門。附帶一提,習慣早上洗澡的周澤楷才剛洗好澡,穿著浴袍,臉有點紅,頭髮也濕濕的。

 

李軒再也不想做人了。

 

本著自己的家務事自己解決的原則,輪迴和虛空在排除隊長和副隊另開的新群裡互掐了一整晚,李迅堅持他聽到的是李軒睡了周澤楷以後還肖想江波濤,更拉了蓋才捷葛兆藍助陣。杜明吳啟打死不信,聯盟珍貴的已婚人士方明華更斬釘截鐵地說小周是我挑的我不會看錯,肯定是小周壓了李隊,然後江副聽了也想試試。

 

孫翔當然也是一樣的想法,隊長怎可給人壓!

 

於是他無視了褲子脫到一半不知道該乾脆脫掉還是穿起來的李軒,轉頭質問周澤楷:「你沒被李軒壓吧!」

 

周澤楷愣愣地搖了搖頭。他其實想說李軒跟他什麼也沒有。

 

但得到答案的孫翔已經滿意地轉身走掉,連門都沒關上,路過的房客紛紛盯著裸上身褲子穿一半石化的李軒看。

 

 

【521號房】

 

果然是周澤楷NTR了李軒。孫翔意氣風發大爆手速回群裡刷屏之餘,不忘把最新消息分享給一起侵佔別人房間的室友唐昊。

 

他神秘兮兮,得意洋洋地把剛剛看到的李軒才剛穿上褲子,周澤楷迷離帶霧的眼神和貼在臉頰的濕髮都描述了一遍。唐昊原本不信,但看看孫翔筆記本裡的QQ群,確實討論這個問題討論了一夜,這總不是玩笑了。

 

唐昊自己的QQ也跳了視窗,他點開來看,是老隊友鄒遠丟了個訊息來問國外的環境還習慣嗎。唐昊回還行吧,不過剛發生了件事,順手就分享了這個剛剛出爐的大八卦。

 

唐三打:李軒跟了周澤楷,聽說江波濤也有份。

 

花繁似錦:!?!?!?

 

唐三打:別不信,孫翔說的,他都看見了,李軒褲子都沒穿上。

 

鄒遠看得都呆了,唐昊描述得千真萬確,加上孫翔就在邊上提供佐證,他信了七成,但畢竟天生性格比較謹慎,覺得傳言需要更多證據,於是鼓起勇氣打開群組,敲了張佳樂。

 

一起留下來加訓的于鋒站起來倒水經過,不經意瞄了一眼視窗,大為震驚。這都怎麼回事?怎麼國家隊一出國門就鬧起NTR來了,馮主席知道了還不送醫院嗎。太可怕太八卦了,這件事需要澄清,需要第三者公正清白的證據。這種沒有第一手說法的謠言違反他處女座的美學。

 

于鋒隱藏著雙手的顫抖拿著水杯走回座位,雖然當事人之一的江波濤是他的同期,但三人行實在是個太違背善良風俗的話題,纖細的于鋒絕不會拿這種尷尬的問題去問本人。再說案發地點是國家隊,還是問國家隊的人最快。

 

於是他拿出手機,撥通了黃少天的電話。

 

 

【523號房】

 

黃少天正納悶自己昨天不小心在李軒床上睡著以後對方上哪去了,本來以為李軒跑去隔壁睡他的床,敲了門來開的卻是孫翔。他正要開口問李軒在哪,就接到了于鋒的電話。

 

 「周澤楷睡了李軒?等等等等我知道了難怪周澤楷分到跟我一房半聲都不吭就是要逼我到隔壁去找隊長好讓李軒可以跟他雙宿雙飛!」

 

一旁的孫翔用力點頭,對周澤楷如此有勇有謀感到與有榮焉。

 

 

【522號房】

 

張佳樂看了鄒遠的訊息,半信半疑地正要出房間想找個誰來問問,大老遠就聽見黃少天嚷嚷著「車干車干你早說嘛!何必不好意思呢大家都這麼熟了哎周澤楷你也是的我說你啊到底有沒有跟小江好好說啊你不能這樣委屈人家啊要不我看還是李軒當小的吧!」

 

臥槽,張佳樂心想,這下連門都不用出,謠言在門口就成真了。出了國門才不過一個晚上,貴圈就亂成這樣,他都不忍直視了。敢情都是因為老韓沒來?這下罪孽深了啊!

 

事情就是這麼不湊巧,他關門關得快了幾秒,沒聽到李軒衝出來一把摀住黃少天的嘴努力闢謠。就在周澤楷也開始努力向黃少天解釋時,一門之隔的張佳樂一轉身就跟剛從洗手間出來的王杰希吐槽了一番虛空輪迴三人行,王杰希不大相信,說要把事情問得清楚一點,揣著手機出房門去了。張佳樂聳聳肩,點開QQ視窗。

 

百花繚亂:李軒和江波濤都說好誰大誰小了,真夠亂。

 

花繁似錦:!?!?

 

百花繚亂:聽說李軒是小的。

 

花繁似錦:前輩……你保重。晚上一定要鎖門啊。

 

 

【525號房】

 

一早起來花了二十分鐘才在張新杰的目光下把手動機械錶一一校準完畢,肖時欽鬆了一口氣,抹了把額頭,正要出去吃早飯,門一開就看到孫翔在走廊上對他招手,帶著得意洋洋的表情。

 

肖時欽全身都充滿不妙的預感,要知道露出這個表情的孫翔不可能有什麼好事,通常有百分之八十左右的機率需要他善後解決,不過很幸運地,這次的事件屬於小概率,小得連肖時欽都不可置信。

 

受了幾個重磅炸彈攻擊,肖時欽覺得自己需要冷靜思考,他匆匆和孫翔揮手掰掰,折回房間,給自己燒了開水,泡了即溶咖啡,喝了一口才想起自己的室友可是張新杰,那個龜毛起來連韓文清都要投降的張新杰……這種駭人聽聞,需要冷靜分析的社會版新聞,還有比他更適合商量的人選嗎?

 

於是張新杰的眉頭也皺起來了。

 

兩位戰術大師推演了半天,張新杰還把所有疑點和可能性都列成樹狀圖,討論到嘴巴都乾了,還是沒個結論。就在他們爭論到底李軒是出於什麼樣的動機接受這個喪權辱國的提議時,門鈴響了,外邊是張佳樂。

 

於是又多了兩個人知道,李軒不只要賣到輪迴去,賣過去以後他還是小的,江波濤才是正宮。

 

 

【523號房】

 

王杰希按了門鈴,門是喻文州開的。黃少天不知跑哪去了,隔壁好像傳來他在說話的聲音。喻文州剛好回完郵件,看到門外是王杰希,微笑跟他打了聲招呼。

 

「王隊早,外面好像有點聲音,發生什麼事了嗎?」

 

王杰希也不跟他繞圈,簡單把張佳樂的訊息轉述了,喻文州沉吟了一下。

 

「是這樣,昨天少天確實在這裡過的夜,我以為李軒到隔壁去了,早上本想過去找他,敲了門裡面卻沒人應。」

 

「之後少天接到了國內的電話,嚷著李軒和周澤楷太見外,有事都不說,我想這件事的確有點奇怪。」

 

 

【522號房】

 

王杰希沒有從喻文州這裡得到肯定的答案,不過連喻文州都知道這件事,顯然的確有蹊蹺。他立刻回房,攤開筆記本登入QQ,在微草群裡告誡孩子們下個賽季要多注意虛空和輪迴,這兩個戰隊的成員似乎有相當可疑的癖好。

 

高英杰看著螢幕跳動的訊息,劉小別和柳非不約而同私敲了一串問號給他,袁柏清乾脆就打電話來問八卦了,可隊長這話說得這麼曖昧,隱藏訊息量大得驚人,他們誰都沒敢問清楚。

 

他猶豫了一陣子,還是點開了QQ。

 

木恩:一帆,在嗎?

 

一寸灰:英杰,早。

 

木恩:隊長剛剛和我們說……虛空跟輪迴好像怪怪的,可又沒說是怎麼怪。你有聽說嗎?

 

一寸灰:沒有,會是國家隊出了什麼事嗎?

 

木恩:不知道,隊長那邊不好問。

 

喬一帆想了想,隊裡三個前輩,實力不問,就人品方面而言還是蘇沐橙可靠些,他吐了口氣,點開視窗。

 

一寸灰:前輩,妳在嗎?

 

 

【527號房】

 

蘇沐橙正趁著開會前的時間和楚雲秀一起看連續劇呢,看到QQ彈窗,邊嗑瓜子邊點開,一下子兩個姑娘也沒心情看劇了。

 

還看什麼劇?真實的八點檔就在你我身邊,分分鐘上演。蘇沐橙和楚雲秀對看一眼,雙雙站起來衝出去敲了隔壁的門。

 

附帶一提,那時候隔壁房的張新杰和肖時欽已經沙盤推演到多了李軒的輪迴該用什麼戰術才能破解,張新杰堅持要先看看李軒能夠在輪迴現有的陣容中扮演什麼樣的角色,肖時欽覺得陣鬼主打控場,要融入任何職業組合都是可能的。當然,這得建立在李軒不計較名分,真心肯當輪迴人的前提下。

 

 

【526號房】

 

葉修從蘇沐橙那裡聽說的時候,半個職業選手圈都知道這件事了。

 

 

***

 

 

一小時後,榮耀論壇上最新一條置頂的文章正在押注虛空會用多少錢賣掉李軒,有人說愛情怎可用金錢衡量,李軒愛周澤楷愛得如此義無反顧,連個人的地位和名節都不要了,虛空應該成全。底下有叫好的也有叫囂的,主要還是踏破虛空的玩家都瘋了,虛空俱樂部的電話整整佔線了兩天。

 

附帶一提,這天下午馮主席召集了聯盟工作人員,嚴肅宣佈以後選手的私人感情大家聽過就好,不用讓他知道,畢竟心臟病的藥很貴。

 

 

李軒回國時哭倒在吳羽策懷裡。

 

吳羽策沒有推開他,內心暗暗希望李軒不要知道方銳打過那通電話。

 

 

END



我真的喜歡車干,看我真誠的眼睛。



评论(3)
热度(93)
©菩提樹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