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樹

不吃,治病的藥我不吃。

[雙花] 論人類智慧發展之進程7

場前再更一下,希望颱風不要那麼壞。大家保重,安全第一。

 

 


一眾漢子們震驚了半天沒個下文,八卦雖然重要也不能耽擱正事,韓文清一拍桌子讓大夥先復盤去,該幹啥的幹啥,張佳樂剛鬆了口氣,走出房間時又被叫住,交代了中午會議室集合。


韓文清親自出馬,事情可沒那麼簡單矇混過去。張佳樂跑到走廊上探頭看了下窗外樹枝的高度和自己不甚明顯的手臂肌肉,比劃了兩下,終究放棄了跳窗逃走的念頭。尿遁他還真心不敢,怕韓文清進來把他連人帶尿斗拎出去,那就難看了。


思來想去只好乖乖就範,門一打開,就看見會議室裡霸圖三寶正在密談。背後投影機放的是論壇和微博轉貼,就這麼半天的功夫,「我又相信愛情了」已經爬上排行榜搜尋前三名,熱度還正在急起直追。


張佳樂毫無犯罪意識地看著對面三人,完全不懂這三堂會審的氣氛是怎麼回事。不就是張截圖嗎?不就是角度巧合了點畫面曖昧了點嗎?雖然看到帖子的時候他自己也有點想死但事情怎麼就這麼嚴重了呢,馮主席的心臟還好嗎?


話說回來更讓張佳樂背脊發寒的是聯盟一眾姑娘轉發微博之後意味深長的竊笑。他有非常不好的預感,比葉修每次對他賊笑更糟糕。雷霆那妹子一句「距離無法拆散的真愛不解釋」底下還有一群人幸災樂禍地刷了一串「幽會一時爽,夢醒火葬場」,活脫脫就是捉姦在床的語氣。


「還好吧?」林敬言拍了拍他的肩膀:「別在意,姑娘們就是這樣,鬧著玩而已。」


張佳樂咕噥了一聲早知道大家都八卦,轉頭看向三人。


「要問啥問啥,我坦白你們從寬啊。」


韓文清咳了一聲,眼神示意張新杰先上,副隊長點了點鼠標,螢幕上刷地跳出了現在網上流傳的大小八卦,按照時間、大小、可信度分成了洋洋灑灑的十來項,完全是要升堂拷問的節奏。


張佳樂就隨便瞄了一下,發現裡頭竟然連「江湖傳言繁花血景是情侶合體技」這種離譜的內容都列了上去,噎得差點暈了:「臥槽這都是什麼亂七八糟的謠言!難道你們覺得于鋒和鄒遠也是一對嗎!」


張新杰推了推眼鏡:「第三賽季我就聽過這個說法,雖然觀察了很久覺得不太可信,還是覺得不失為一種可能。」


「你是笨蛋嗎!」張佳樂哀號。


「任何現象都不能排除任何可能。」張新杰滾了下鼠標滾輪:「不過如果你否認,我會把這條先劃掉。」


「全都劃掉!趕緊的!」張佳樂眼神死。


「包括你對孫哲平的裸體一見鍾情所以每次都潛進他房裡偷窺這條?」張新杰的語調毫無高低起伏。


「我才沒…靠!這麼無恥的謠言哪來的!他自己說的嗎!」


「不是,消息來源我不能說。」


肯定是孫哲平!那個厚臉皮,特煩人,隨時隨地掉鏈子,大而無當的前搭檔,都跟他拆夥四年多了還可以把全世界整得雞飛狗跳,鬧得一刻不得安寧,實在是禍害遺萬年的最佳寫照。


張佳樂把孫哲平痛罵了一頓,絲毫沒察覺他的數落聽在三個人耳裡簡直叫人不忍說:這種熟悉的台詞每個小孩都聽過,活脫脫就是自家老娘抱怨當年老爹是如何偷拐搶騙把自己哄進門的內容。


韓文清看著張新杰,張新杰看著林敬言,林敬言搖了搖頭,三人替孫哲平點了個蠟。


這只能是愛了。


而且當事人還完全沒自覺。


接下來的時間,三人也就沒再繼續逼問張佳樂那些年江湖傳言的雙花八卦──畢竟這人都表現出一副我清白我無辜我鐵桿直的姿態了,如果可以上去直接戳爆他早就在不知不覺間被掰彎的事實,想必孫哲平早就二話不說把他就地正法了。


這貨真是罪孽。林敬言嘆了口氣表示:我都有點同情孫哲平了。


韓文清一言不發,想到孫哲平可能為張佳樂這個傻蛋折騰了這麼多年到現在還沒得安生,他覺得再悲壯的愛情也不過就是這樣。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生與死,而是我愛上了你,你卻是個缺心眼。


張新杰也沉默地關掉了八卦整理檔,又開了一個新檔案,檔名叫「如何讓張佳樂前輩及早覺悟及早治療」。


「新杰你覺得呢?」林敬言誠懇提問:「你是奶,給個專業意見,他還有救嗎?」


「不好說,」張新杰誠實地搖搖頭。「盡量吧。」


至於韓文清,這位跟葉修並列全聯盟最老的隊長黑著他的錢包臉,只說了一句話:「救不活就打昏丟義斬去。」


身為一個八塊腹肌的硬漢,韓大隊長最是說一不二,表裡如一,得知傳了這麼多年的緋聞竟然只是八卦,當事人不但沒有曖昧還毫無自覺,簡直讓他渾身不爽快到極點。


什麼都沒有是吧,老子就讓你們什麼都有!


一邊發呆的張佳樂大概是感受到來自背後的殺氣,一個激靈轉頭,林敬言張新杰正和樂融融地討論著酸辣米線的醋勺子大小,韓文清在旁邊煞氣十足地舉著啞鈴。


「沒事了?那我走啦。」張佳樂看了他們一眼,看不出個所以然來。


「沒事沒事,走走吃飯去。」林敬言揮了揮手,跟著張佳樂前後腳走出會議室。張新杰關掉電腦站起身,也和隊長一起下樓吃午餐去了。


不過在那之前,「如何讓張佳樂前輩及早覺悟及早治療」的檔案,已經被他放到霸圖排除了張佳樂另組的新群上了。畢竟,隊友的事就是隊上的事,隊上的事就是大家的事──沒神經的當事人例外。


至於孫哲平那裡,同樣是一睡醒就被手機上各種刷屏各種艾特跳得眼花,但人家義斬非常仗義,樓冠寧一聽說孫前輩和張前輩傳了這麼多年竟然還不是真的,差點就要把整棟義斬俱樂部地契都塞給孫哲平拿去寫情書。


要知道土豪最要面子,說什麼也輸不起。自個兄弟沒追上緋聞對象,這還叫他們怎麼抬頭挺胸做人了?


五人中最會追妹子的文客北出了一籮筐餿主意,諸如讓孫哲平在霸圖的主場酷炫跩地搭直升機出場,看完比賽直接把張佳樂接到酒店共度良宵,立刻被鄒雲海吐槽這是抄格雷的五十道陰影吧,你當張前輩是小姑娘這麼容易唬嗎?再說膽敢到霸圖的主場去炫耀,鐵定馬上被韓文清揍到連你媽都不認得你。


真是這樣,眾人紛紛點頭,張佳樂感覺不是什麼大問題,關鍵反而是要在韓文清眼皮子底下追走張佳樂。鍾葉離熱心提供了白富美瞞過爹媽約會的方法,聽得一眾漢子紛紛筆記,恨不得能連點三十二個讚。


只有孫哲平無動於衷地看著他們猛抄筆記,沒什麼反應。顯然這些初入聯盟的新人並不了解韓文清──在他還沒退役的古早年代,霸圖也是百花的老對手之一,即使聯盟公認韓文清的十年宿敵是葉修,事實上論資歷孫哲平也只晚了那麼一年,他對韓文清的了解,並不會比葉修少太多。


這人才不會去管隊員私生活,反而是知道了多年八卦竟然全是空穴來風,八成會把張佳樂直接打包丟到義斬來。


原因無他,硬漢如韓文清,最痛恨名不符實。附帶一提,據說他最討厭的食物就是沒爆漿的爆漿餐包和不酸不辣的酸辣湯。


至於孫哲平,雖然和韓文清一樣天生配備八塊腹肌和多到滿出來的雄性荷爾蒙,卻不是太在意這些來來去去的傳聞。比起這些東家長西家短,張佳樂這缺心眼的什麼時候能開竅才是主題。


義斬這群小傻蛋嘛,除了情義無價,大概是幫不上什麼忙。


「你們要這麼有空就和我來一場吧。」孫哲平活動了下左手,沒理會眾人還在吵吵嚷嚷幫他出主意,折了折咔咔作響的關節。


「啊?」一時間滿場人都傻了,我們這不幫你追漢子嗎,合著您根本沒在聽啊?


「前輩你都想好啦?」樓冠寧愣愣地看著孫哲平把帳號卡插進登錄器叫出再睡一夏,覺得自己是不是錯過了什麼重要的環節。


孫哲平看了他一眼:「不用。」


有什麼好想的,他不會去猜張佳樂比百花繚亂的彈道更發散的心思,也不會去揣測對方現在是不是被漫天的八卦煩得很想挖個洞躲起來。張佳樂是什麼樣的人,有什麼樣的反應,他從不需要一一揣摩。


可以用一場比賽的時間吃透百花光影的他,原本就是最了解張佳樂的人。

 

评论
热度(19)
©菩提樹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