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樹

不吃,治病的藥我不吃。

[雙花] 論人類智慧發展之進程6

關窗了。CWT40會出現在3F E75。
刊名改成《張佳樂,你為什麼要放棄治療!》,封面有兩朵花的那本就是了。

 


孫哲平和張佳樂就這麼傻呼呼地在荒野裡呆坐了好一會,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以前的事:百花的訓練室方位不好西曬很熱,每到下午大伙就輪流下樓買飲料,有幾次孫哲平還帶頭出去吃冰棍。張佳樂說完就感慨自己現在連溜出去買個涼水的空檔都沒,孫哲平當然沒這種煩惱──義斬直接包下了俱樂部旁邊的涼水鋪,隨時都可以送進來。


張佳樂大為不忿,話題也跟著他的憤怒一路扯遠,從回顧過去變成吐槽土豪,等到誰都沒再接話,天已經濛濛亮了。


「我靠!五點了!」張佳樂瞄了一眼螢幕角落的時間顯示,大為震驚。他今天八點半得起床,九點得下樓集合,萬幸下午要去外地準備比賽,還有點時間補眠,但現在也不能再撐了。


「欸我下啦掰掰掰掰!」張佳樂十萬火急地喊了聲,也不管淺花迷人身處荒野,咻地直接登出,帳號卡也懶得拔,抹了下臉上的汗,衝進浴室隨便沖了一下就滾進被窩去了。


另一邊的孫哲平其實也睏得很,張佳樂閃退之後他也是拔了卡倒頭就睡。比張佳樂更幸運的是他不用早起,可以蒙頭睡到中午,而他也確實這麼做了。


結果就是他比張佳樂晚了好幾個小時才見識了當今聯盟有多麼世風日下。


事情還要先從張佳樂這裡說起,鬧鐘響了一個他按掉一個,按掉第五個以後終於搖搖晃晃地起來,迷迷糊糊地刷了牙,好在鏡子裡的左臉消腫了點,看起來勉強有點人樣了。


然而在他揉著睡眠不足的黑眼圈下樓衝進食堂抓了一份早餐衝進會議室後,迎接他的卻是隊友們有如探照燈的詢問眼神,連平常沒什麼存在感的秦牧雲都緊盯著他瞧。


張佳樂環視了一下,發覺這種熟悉的感覺俗稱八卦味,簡直濃得嗆人。


可這群人是不是搞錯對象啦,八卦天天有,就不應該發生在自己身上啊!


好在張新杰還有點良心,在發難之前先問了昨晚如何,張佳樂才從頭到尾把屠夫樣的牙醫如何拆卸智齒抱怨了一通。張新杰低頭筆記了下,說以後他會注意,大家就先自己小心。


這下換張佳樂要不懂了。難道全隊都為了他看牙醫的事雞飛狗跳?哪能啊!先不說韓文清這個雷打不動的隊長,全聯盟能讓魔鬼副隊張新杰皺眉頭的事情還真沒幾件,無非是有人找了霸圖麻煩,可這又有什麼搞不定的呢?


氣氛詭異得很,白言飛和秦牧雲在一旁小聲說話,剩下的人都看著他。張佳樂心裡毛死了,趕緊向一旁的林敬言投去求助的目光:「臥槽老林,到底啥事,幹嘛都看我啊!我臉上是長了花嗎?」


林敬言有點愣愣的,頓了一下才回應:「你今早沒開手機啊?網上都鬧翻天了。」


「鬧翻天?」張佳樂完全沒有頭緒。他趕著下樓集合根本是抓了手機就衝出來,好像是震動了幾下吧但根本沒時間看,這會一掏出來才發現跳滿了訊息。不但微博亂糟糟的把他圈了個遍,微信和QQ也閃來閃去,他一頭霧水,瞪著手機屏幕簡直不能更困惑。


只不過睡了三個小時,這都發生什麼事了。


「看這個。」林敬言看他傻在那裡,好心發了條連結過來,他點開,是論壇上聊天板塊置頂的文章,標題叫「我又相信愛情了」。


……張佳樂完全想不透這個標題跟自己能有什麼關係,打初中傻呼呼被隔壁班的妹子告白,沒多久就因為沈迷遊戲被甩之後,他單著單著就單了十幾年,雖然算是接近適婚年齡,對於處對象這回事還是一直似懂非懂,也一直覺得自己沒什麼桃花運。


難道突然有個白富美自稱是他的粉?張佳樂自己都覺得可能性微乎其微,雖然心中充滿了各種不妙的預感,他還是向下滑了滑,看了看那篇文章。


文章內容一片空白,下面掛著一張截圖,網遊裡的,視角看起來還像是偷拍的。


張佳樂看到圖時整個人噎了一下。這個場景太熟悉了,他根本不用回想。只是他完全沒料到那裡躲著人。更奇怪的是,看到這張圖的時候他自己瞬間有點心虛。


圖片的四周是一片荒野,黃土茫茫,視野所及沒有任何明顯的目標物,只在畫面的左邊有兩個背影,右邊的綁著辮子,腰上一把手槍,左邊的高一點,身旁一把重劍。


這根本就是幾個小時前的再睡一夏和淺花迷人。


顯然也輪不到他去自首,截圖的人把他們的ID和公會都框起來了。再睡一夏是選手帳號就甭說,淺花迷人自從在搶BOSS那回重現繁花血景,視頻早被側錄的玩家在網上傳了個遍,對於關注職業圈的榮耀玩家來說,已經是熟得不能再熟的老面孔。


看在玩家的眼裡,這才不是什麼兩個角色半夜睡不著傻逼地坐在荒野裡抬槓,妥妥的是張佳樂和孫哲平半夜在網遊上私會。


如果只是這樣就算了。張佳樂罵了一聲,簡直百口莫辯。


從這個神秘的截圖方位看過去,淺花迷人的後腦杓擋住了再睡一夏的臉。這大概是他們聊到已經有點恍神時的畫面,角色因為放置太久的關係視角自動朝著說話的對方移動,兩個角色裡,淺花迷人的高度矮一些,略略仰起頭,而再睡一夏是微微低頭,從這個該死的角度看過去,竟然像是兩張臉靠在一塊了。


更冤枉的是,淺花迷人紮著根辮子,髮型類似張佳樂,而再睡一夏的板寸頭造型,也和孫哲平的一樣。當然長相並沒有那麼像,可偏偏從截圖裡看不到被遮住的臉,只看得見髮型和身高。


連張佳樂也不得不承認,這特麼的,看起來就像是孫哲平和自己在親嘴。


截圖下面,樓主也沒多說什麼,就留了一句:


繁花血景一萬年!


這句話張佳樂再熟悉不過了,以前每次百花主場觀眾席上都能喊得震天價響,孫哲平總是手插口袋在整齊的喊聲中走在隊伍前面。那是他們的黃金年代中不可或缺的口號,出現在這裡,實在是有一點……微妙。


張佳樂往下滑了滑,回帖的內容竟然清一色的都和主樓一樣,一長串的繁花血景一萬年,整齊得像是殭屍粉留言,可仔細一看,積分又都高得不得了,有幾個甚至還是管理員權限。


這都怎麼回事啊。張佳樂一個頭兩個大,偏偏林敬言還用一種別說了哥都懂的溫柔眼神看著他,簡直不能更令人抓狂。


環視了一下隊友們,他很快就發現面帶慈愛的遠不只老林,連宋奇英的表情都有一種含蓄的憐憫,張佳樂簡直要炸了。


「等等等等你們都先別講話!先讓我說!」他內心充滿了這群人開口肯定不是噴死就是嘔死自己的預感,迫切地覺得需要先下手為強:「昨晚我是和孫哲平上網遊聊了下,就這樣!決計沒有對不起組織對不起主席!」


張新杰和韓文清對看了一眼,林敬言抬起頭來有點詫異地看向張佳樂,白言飛和秦牧雲的竊竊私語也在一瞬間停下來了。一片詭譎的沉默中,宋奇英舉起了手發問。


「前輩的意思是你和孫哲平前輩是清白的嗎?」


「白!特白!比漂白水還白!」張佳樂有點欣慰,看來孺子可教,這小子抓重點的能力還是有的。


哪知宋奇英接下來的話讓他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嗆死:「那前輩是沒有和孫哲平前輩復合的打算嗎?」


張佳樂這下噎得目瞪口呆,話都差點說不出來。復合?他跟孫哲平?


特麼的誰跟這貨攪在一塊過啊!


然而當他深吸一口氣終於吼出來,再補了一句樂哥一直都小爺獨處著好嗎!一瞬間所有人的眼刀都齊齊落到他身上,表情大致可以歸結成一句話:


十三億人都驚呆了。


張佳樂簡直要瘋了,但他還沒來得及逼問這群笨蛋是怎麼回事,一直保持沉默的韓文清先開了口。


「你和孫哲平沒那回事?」


「誰和他有什麼!」張佳樂羞憤欲死:「靠!他是幹了啥好事!」


不就是你和他一起幹的好事嗎,眾人紛紛看向手機裡的截圖心道。要說到那些年雙花八卦為什麼可以傳成大家都以為當事人默認了,無非就是因為某兩人不自覺地閃得讓人想燒想打,神經又粗到對旁人的羨慕嫉妒毫無知覺,拆夥也拆得轟轟烈烈乾乾淨淨,外人眼中看起來除了熱戀分手後老死不相往來實在不作他想。


結果這貨合著是從來沒聽過這八卦?大夥面面相覷,七嘴八舌紛紛發問。


「你們最早是睡一房不是?」


「聽說你每次進孫哲平房間他都沒穿衣服。」


「孫哲平退役的時候你和他吵了很多架還打架。」


「之前在比賽場上遇到了你們也不說話。」


張佳樂簡直不知道該從哪裡開始辯駁,只好聽到哪回到哪:


「剛開始沒錢,大家都是兩人一房好嗎!後來就不是了啊!脫衣服那是他大爺在房間裡愛脫關我屁事!退役那事……我是想他拿到冠軍再走啊!」


至於當時賽場上相遇為何如此冷酷跩,張佳樂真覺得全世界都誤會了,事實是孫哲平一開口不是氣死人就是煩死人,跟他說話不會有什麼好結果,比賽時遇到這人最正確的選擇就是什麼都別說,當一個安靜的美男子,這樣至少可以保持形象。


霸圖漢子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頓時感慨他說得好有道理,我們竟然無法反駁。

 

 

 

评论
热度(13)
©菩提樹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