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樹

不吃,治病的藥我不吃。

[黃喻黃] 藍雨是個傷心地(七,end)

和 @荒。 一起寫的ABO,帶盧劉。

正文到此章完結啦,謝謝大家~

本子會加印在CWT40 3F E75販售!(DAY1,DAY2尚未確定)



「我知道。」

 

喻文州依然明亮的眼睛帶上了微彎的弧度。

 

黃少天一驚,還沒來得及開口反問,對方已經跨了幾步,兩人的距離近得不能再近。熟悉的信息素瀰漫在空氣中,黃少天愣了一秒,就被突然靠近的喻文州撞著了肩膀。在他反應過來之前,喻文州已經把下巴輕輕擱在他背上,頭髮搔著他的臉頰。

帶著笑意的聲音這一次就在耳邊。

 

少天,我知道,一直都知道。

 

 

二十歲的夏天,遲遲沒有分化的喻文州定期去醫院複診,終於拿到一紙證明第二性別的診斷書,毫無意外地宣告他的性別和其他隊友一樣是Beta。離開時天色已晚,他帶著診斷書回去向經理報告,之後忙於安排隊務,也就忘了和隊友交待。

 

隔天黃少天一早就推開他的門,嚷嚷著隊長你也是Beta啊經理都跟我說了還好你也是同伴啊不像于鋒那傢伙老是要糾結這裡只有他一個Alpha,我們都是B多好多棒!

 

黃少天笑得燦爛,喻文州內心卻是一陣波動。不是錯覺,黃少天在他的性別問題上展現的執著超乎意料,甚至有幾次乾脆陪著他去複診,說是怕他知道性別以後會大受打擊忘記回俱樂部的路,藉口明顯得讓好幾個隊友都露出不以為然的表情。

許多過往不曾細想的蛛絲馬跡像水底的氣泡一串一串湧上來。喻文州對於情感並不遲鈍,只是自認笨拙,向來專心把精力用在選手生涯,對其他事情便顯得淡然寡欲。

 

黃少天的笑容卻在他心裡埋下了一顆種子,隨著時間萌芽茁壯,終於根深柢固。雖然比不上對方那轟轟烈烈的暗戀方式,但喻文州很久以前就發現,黃少天對他的感情並非一廂情願。

 

 

黃少天僵直著身體,整個人像是中了混亂之雨,全身上下沒一處對勁,不但手不知道該放哪,連呼吸都像是亂了套,胸口猛烈的撞擊讓他整張臉發燙。喻文州就這樣靠在他身上,沒再說話,也沒有別的動作。

 

喻文州不動他也不敢動,喻文州不說話,他也跟著呆站在原地。

 

這樣……算是過關了嗎?黃少天覺得整個人都飄飄然有點發暈,鼻尖聞到的都是喻文州的信息素,沒有傳聞中令人餓虎撲羊的催情效果,只是胸口暖洋洋的,像在冬日陽光下打了個盹,舒適而溫暖。

 

黃少天閉上眼睛。喻文州的氣息像團棉花,鬆軟柔和。小小的倉儲間裡,他們肩靠著肩,無聲勝有聲。

 

──如果扣掉門板外越來越大聲的竊竊私語就更理想了。

 

「宋曉你看完沒啊到底怎樣快說聲啊!小盧別在後頭蹭了,癢!」徐景熙拉高了音量,絲毫沒意識到倉儲間不比會議室,門板根本沒有隔音效果可言,後頭是盧瀚文清脆的少年音嚷著「我也想看嘛~」,更別提整張臉糊在門上方玻璃窗上的宋曉表情有多好笑。

 

喻文州一抬頭就和宋曉四目交接,忍不住笑了出來,黃少天也耐不住了,一個箭步衝上去拉開了門,宋曉和後面疊著的徐景熙、鄭軒和盧瀚文直接摔成一團,被撞倒成了肉墊的鄭軒哎了一聲,揉著腰嘟噥喊疼。

 

「痛死你活該。」黃少天翻了個白眼,「一個個幹什麼來了?都不去練習?」

 

「你還不是沒在練習,躲在小房間裡鬼鬼祟祟的。」

 

「我們這不是看你殺氣騰騰拉著隊長走了,怕你們出事嗎。」

 

「結果根本是有隊長沒隊友。」

 

三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吐槽,加上盧瀚文「黃少黃少你剛剛到底跟隊長在做什麼」的踴躍發問,全被黃少天「吵什麼吵什麼去去去都去吃飯了這都幾點了天都黑了啊你們不餓我都餓了隊長你說是不是啊今天大叔做的飯肯定也很好吃你們不去我去啦」的大量文字泡蓋過,眾人面面相覷,對於這種強制的逃避技術束手無策。

 

主要也是平常負責制約的喻文州根本不出聲只是在一邊微笑,面對恢復功力的話癆少了這一位根本毫無勝算,少年們只得鼻子摸摸放棄追問,跟著在碎唸不停的副隊長後面下樓去了。

 

附帶一提,吃晚飯時黃少天徹底恢復正常,打菜時沒打秋葵,吃飯時也沒有面帶憂鬱地看遠方而是一如往常地邊吃邊和隊友們互相吐槽,話多的程度簡直令人想問下午看到的那位安靜美男子是不是大家集體被催眠產生的幻覺。

 

 

晚飯過後。

 

「什麼?就這樣?你們偷看了半天就聽到這個?」請假回家的李遠準時歸隊,經過宋曉房門被門後埋伏的隊友一把拉進房才發現隊友們通通都擠在裡面,表情古怪,一副滿腹心事說也說不清的模樣,一問之下大家七嘴八舌好不容易把事情說清楚,卻獨缺了最重要的部分──因為沒來得及趕上。

 

「誰知道黃少會把隊長拉去角落的倉儲間啊!」宋曉抱怨。

 

「你都沒看到黃少那時候的表情像是要把隊長生吞活剝。」徐景熙附和,一旁鄭軒以「壓力山大」表示自己歷經一天吐槽點滿載的戀愛風波此刻已經什麼都不想說。

 

李遠想像了一下黃少天一言不發兇殘冷酷的表情,打了個冷顫表示這太違和了自己一點也不想看,沉默片刻又撐著下巴沉吟:「但是隊長既然喜歡黃少,幹嘛不說呢?黃少的態度都這麼明顯了。」

 

「戰術吧。」徐景熙聳聳肩。

 

「不知道。」宋曉斬釘截鐵。喻文州的心思要是讓人隨便猜透,就不會成天有藍雨粉說他心髒髒好棒棒了。

 

「不是因為懶得告白嗎?」鄭軒直接整個人趴在宋曉的床上有氣無力地說:「告白多累啊我要是隊長就會想辦法拐黃少自己開口,我只要點點頭就好了多棒。」

 

「「你以為隊長是你啊!」」宋曉和徐景熙異口同聲吐槽,李遠也在一邊搖頭,只有盧瀚文認真地說:「我覺得告白一點都不累呀!我每次看到小別前輩都有跟前輩告白哦!」

 

「我是不是又聽到了什麼不該聽的…」鄭軒自暴自棄地把頭埋進枕頭下面。

 

「小盧你這叛徒!」徐景熙怒吼,代替已經倒床不起的鄭軒和捧心蹙眉的宋曉發出正義之聲。盧瀚文扮了個鬼臉,徐景熙追上來,一大一小乾脆繞著宋曉的桌子玩起老鷹捉小雞。李遠看著隊友幼稚的舉動無言以對,和宋曉互看一眼,並排坐在床沿嘆氣。

 

「我開始覺得都是Beta也沒什麼不好了。」

 

「嗯,嗯。」

 

「都是Beta還是一樣有人放閃讓人喊打喊燒不是嗎。」

 

「沒錯,沒錯。」

 

「要說Beta有多潔身自愛好像也還好嘛。」

 

「對啊,對啊。」

 

「看隊長現在跟黃少這樣,小盧又跟劉小別那樣,真替主席覺得那個心寒啊……」

 

「就是,就是。」

 

「……」

 

「……」

 

「為什麼我們沒人愛啊!!!!!」

 

「別說了……」

 

「我也長得人模人樣一個鼻子兩個眼啊!!」

 

「我還兩條胳膊兩條腿呢!」

 

「撲通撲通跳下水!」

 

「爬呀爬呀過沙河!」

 

「……」

 

「……」

 

「你們也別忙了好嗎。」鄭軒從宋曉的枕頭下面露出臉,一錘定音地下了結論:

 

「藍雨是個傷心地。」

 

「太中肯!」宋曉拍大腿。

 

「千古名句!」李遠跟著拍宋曉的大腿。

 

「我要做個匾額掛在練習室!」不知道什麼時候停下來的徐景熙跟著附和,眾人又是一陣七嘴八舌互相吐槽,大部分的時間還是針對熱騰騰剛湊成對的隊長和副隊,唏噓之後不知道要看兩個Beta放閃到何時,這種日子簡直不是人過的,藍雨隊員還有人權嗎……

 

時間不知不覺過去,盧瀚文在鄭軒旁邊睡著,李遠也歪在一旁打瞌睡,宋曉和徐景熙有一搭沒一搭快要聊不下去時,房門突然被敲了兩下。

 

「我靠,一點半了?」宋曉這才驚覺夜已深,有點慌張地坐起來想去開門,突然臉色大變地呆站在房間中央。

 

「你不去開門?」徐景熙邊打呵欠邊站起來準備代替宋曉去開門,才邁出兩步袖子突然被拉住。宋曉站在他身後擠眉弄眼看起來活像臉抽筋。

 

「幹嘛?」

 

「你記不記得我早上說過我房間的隔音泡綿掉了。」宋曉臉色凝重,聲音壓得很低。

 

「哦,好像有這回事?」徐景熙挑了挑眉,是說這跟開不開門有啥關係。

 

「之後我去倉庫找膠條遇到隊長,隊長說他房裡的也掉了。」宋曉繼續說。「但是膠條沒有了,隊長說明天再去買,今天先忍忍。」

 

「等等…你隔壁不就是隊長房間?」徐景熙看了眼殘留膠條痕跡的窗邊。

 

「對。」宋曉噴汗。相鄰房間的窗格靠得很近,今晚他房間擠了這麼多人,窗戶自然是大開的。附帶一提,喻文州的書桌就在窗戶旁邊。

 

房門又響了,扣扣兩聲。

 

宋曉和徐景熙互看了一眼。

 

 

 

 

FIN

 

 


评论(4)
热度(57)
©菩提樹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