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樹

不吃,治病的藥我不吃。

[方王] 你所不知道的Omega生態

ABO,設定同藍雨是個傷心地,可以當成單篇看。

今年還是要說,生日和杰希卡同一天的我是人生贏家!

 

 

 

 


身為一個Omega戰隊隊長,王杰希最煩的就是每個月那幾天。

 

上上個賽季,他聽說隔壁的全A戰隊霸圖都是副隊在監督這回事,私下敲了張新杰探聽。對方毫不藏私地傳給他一份設計精良的控管表,載明霸圖隊員一到發情期除了訓練量加倍,還得照三餐到運動場跑圈,務求消耗掉不必要的精力。

 

王杰希嘴角抽了抽。

 

王不留行:有伴的也照做嗎?

 

石不轉:照做。縱慾傷身,要預防。[爾康手]

 

王杰希說了聲謝謝關掉視窗,看著控管表上密密麻麻的叉叉,覺得自己好像懂了電競宅男韓文清是怎麼練出的八塊腹肌。

 

然而Omega發情期和Alpha情況不同,如果說Alpha的發情期是躁鬱症的躁期,精力無窮需要發散,Omega就是鬱期──晚上睡不著早上起不來,照鏡子能長吁短嘆半天,什麼事都提不起勁。

 

有些人還會長痘痘、拉肚子、畏寒,有些人特別多愁善感,每個人症狀不大一樣。柳非一般是抱著平板邊哭得稀哩嘩啦邊罵你這小賤人,袁柏清是開著防風上線滿世界找人JJC,平常都戴耳機的劉小別到了這幾天會把搖滾樂放得震天價響,在床墊上蹦來蹦去表演空氣吉他。

 

……後兩個好像不太對啊。王杰希皺著眉頭問隊醫,這都算正常?

 

隊醫抖了兩下,勉勉強強點頭。

 

王杰希發現對方在發抖是因為憋笑已經快要憋不住,又皺了皺眉。

 

不過他後來的確覺得JJC和空氣吉他都不算什麼,但不是因為習慣,而是發現了高英杰每到發情期就滿臉通紅不是因為體溫高,而是一喝水就醉,醉得嚴重了還會抱著飲水機喊一帆。

 

聯盟唯一的純Omega戰隊隊長王杰希,今天也覺得心好累。

 

 

然而第八賽季前,微草其實不是全O,還有個萬紅叢中一點綠,又名霍格華茲魔法學校裡潛伏著的麻瓜,聯盟人稱神奶的方士謙。

 

此人只能用一個詞來形容,沒心沒肺。

 

原因無他,隊上有O發情期對信息素特別敏感的時候方奶爸照舊出門閒晃,毫無自覺地帶著一身亂七八糟的氣味回來,在眾人紛紛走避時獨占交誼廳的電視,餐廳裡冷氣最強的座位,訓練室最舒服的那張椅子。等到隊友們忍無可忍時,他淋個浴腰上包條毛巾濕淋淋走來走去,又變回乾乾淨淨什麼氣味都沒有的無辜麻瓜。

 

氣得眾人咬牙切齒。有道愛的反面不是恨,是漠不關心。Omega的天敵也不是Alpha,而是外表無害,老是一臉「信息素是什麼,能吃嗎?」的Beta。

 

但是方士謙又不像別的Beta那麼呆頭呆腦,就在你覺得又煩又討厭的時候,這貨又會突然紳士一把。例如一個箭步擋在要告白的Alpha粉絲前面勾肩搭背好不熱情背後搖手叫大家快撤,賽後某幾位信息素比較強烈Alpha選手的爪子也都是他握的。服務周到,自動自發,絕不讓隊裡的O尷尬。

 

因為還算長得人模人樣,分寸也拿捏得好,方士謙在隊裡的人緣相當不錯,套句某位初期猥瑣大神的比喻,他混得如魚得水,宛如一個夾起JJ的知心姊妹淘穿梭在女生宿舍間。

 

結果下回對戰微草就在團體戰集火把那位猥瑣前輩圍毆了一通,3分鐘就讓對方出局,附帶方士謙在賽後握手時送了兩根中指。

 

女生宿舍怎麼了!Omega的時代到了,顫抖吧凡人!

 

這就是微草的Omega,年輕的隊員是群熊孩子,隊長是個平常不可捉摸發情期一到更加變幻莫測瞻之在前忽焉在後的魔術師,久而久之,選手間內部流傳著「看微草的擂台賽挑了幾個人就知道誰那幾天到了」。

 

王杰希鄭重否認。這些人實在太天真,以為Omega發情期只是進入狂暴狀態攻擊力高了點,要是看了平常微草宿舍裡的狀況包準立馬嚇得屁滾尿流。他自己的桌上型電腦、筆記本、平板和手機裡都各備了一份每個隊員發情期的應對方法,同樣的檔案每個隊員和戰隊經理手上也都有,條理分明,鉅細靡遺。

 

例如劉小別,要人陪他一塊空氣樂團,HIGH完累了就會睡。

 

如果是柳非,最好提前幾天找機會把她平板裡的宮鬥劇換成喜羊羊。

 

對付袁柏清,最快的方法是王杰希開小號親自跟他JJC。

 

高英杰最慘,發情期什麼都可以喝,就是不許喝水。

 

於是你可以想像微草隊長的一個月行程是這樣的:第一週陪劉小別空氣樂團,第二週偷偷把柳非的平板拿過來偷天換日,第三週開小號陪袁柏清JJC,第四週盯著高英杰有沒有偷喝水。

 

至於周燁柏、梁方、李濟和肖雲雖然症狀比較一般,逢到鬧肚子情緒低落的時候還是得照顧一下。一般發情期的Omega都不太喜歡聞到別人的信息素,好巧不巧王杰希的信息素偏偏是王不留行的味道,有舒緩發情期不適的效果。

 

於是許斌剛轉入微草時走進宿舍看到的第一幕就是隊長坐在起居室裡陪著縮在沙發裡的周燁柏連線打PSP(還不能贏)。

 

他抽抽鼻子聞了聞信息素,給了王杰希一個理解的眼神,默默地拿著行李進房間去了。

 

附帶一提,許斌是個很低調的Omega,幾乎沒有信息素,發情期的週期也長,狀況穩定,偏就是對別人的信息素有點過敏,導致雖然自己不需要王杰希擔心,但也無法幫上什麼忙。

 

王杰希忙得團團轉,每個月不但要和隊員的發情期戰鬥,還得小心防範他們因為彼此的信息素引發連鎖效應──Omega有某種神秘的機制,聞太多別人發情期散發出來的信息素,會誘發自己的發情期。效果不是很快,但機率不低。

 

王杰希自然極力避免這點。光是每個人的發情期錯開他就累得夠嗆,要是全員一起來,他不如去撞馮主席自殺。但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控制不住的時候信息素宛如脫韁野馬也是沒辦法的事,逢到那時王杰希通常自己也會被捲進發情期的漩渦,俗稱魔術師右手裡的惡魔掙脫封印的那幾天。

 

回想起當時的血雨腥風,連許斌也會露出心有餘悸的表情。黑歷史啊黑歷史,誰也沒料到平常有點高冷的王杰希,被眾人捲進發情期以後竟然狂放地拿著假JJ唱作俱佳地給眾人上生理保健課,一開口就是Alpha卡結的生理機制,台下的小O們個個目瞪口呆面面相覷,覺得這樣的隊長實在太不可思議。

 

附帶一提,發情期結束後王杰希也有點自我厭惡,關在房間裡不太想出去。許斌敲了門進去拍拍他的肩膀:讓小傢伙們清楚點也沒什麼不好的,知己知彼嘛。

 

王杰希看著窗外,目光悠遠:你不懂,我平常都跟他們說牽了Alpha的手就會懷孕的。

 

許斌一巴掌拍在他後腦杓上。

 

 

結果那次破了禁忌之後小朋友們覺得橫豎那層紙糊的假象已經捅破了,光明正大在宿舍裡看起了AO言小,各種狂霸酷炫屌的總裁文轉世文神怪文輪流出現在各人房間裡,可怕的是看的人懷抱的不是少O情懷而是吐槽精神,邊看邊笑邊流淚,偶爾還開讀書會分享哪個A連做三天三夜的持久力最不科學,哪個O第一次發情期就吸引了上千個Alpha來求親,裡頭還包括情牽七世不管轉世成奇異鳥還是海蟑螂一路都守在他身邊的本命,附帶一提這一世他轉生成某個中東國家的王子,高富帥,邪佞又純情。

 

王杰希經過門口看了一眼笑得滿地打滾的小O們,心情複雜地走開了。

 

不過嘲笑歸嘲笑,Omega懷孕率高,發情期容易招惹Alpha的體質依然是事實。雖然現在的Omega已經沒有古早年代那種柔弱易推倒的特質,無奈脖子上的腺體這個弱點並沒有隨著時間消失,一被碰到就全身起雞皮疙瘩頭暈目眩。

 

這點方士謙的貢獻不少,他在的那幾年每兩個月辦的防身術研習王杰希都是拿他當色狼摔,當沙包揍,各種花式演出令人目不暇給,每次都有新招。令人欣慰的是,經過這番苦心調教,微草從上到下都練就了被碰觸到腺體前就先把對方踹到天邊的反射動作,連微草沒待多久就去了興欣的喬一帆後來都締造了用過肩摔把從後頭拍他肩膀的包子拋飛出去的輝煌記錄。

 

副作用是,後來退役找到伴以後他們的另一半都歷經了一段鼻青臉腫的激情時光。

 

 

王杰希自個的發情期徵狀不太穩定,有時沒事,有時跟一般O一樣情緒不好肚子疼,嚴重時就有點失控,還好多年來也只發生過兩三次,一次就是假JJ黑歷史,還有一次聽某位退役的老前輩說是在宿舍裡騎掃帚逛大街,最後一次已經是微草多年來不可說的祕密,當事人也諱莫如深。

 

不管是什麼狀態,王杰希對信息素原本就敏感,到了發情期能靠近的只有方士謙。到了那幾天,方士謙會常常到他房裡看看,和他說說話,舒緩一下情緒。很神奇的是方士謙雖然是個Beta,有時候卻比聞得到信息素的其他隊員更敏銳。只要遠遠看到王杰希走過來,就知道他身體狀況。

 

方士謙對這件事的解釋是多年默契,省略了很多部份,例如他們的多年默契會讓王杰希肚子疼時一言不發靠到他肩膀上,以及他待在王杰希房裡時也會和他打打PSP,但更多時候什麼也沒做,就只是陪他待著。

 

 

王杰希回想自己進到微草訓練營的時候,戰隊裡的ABO性別還挺平均的維持在Alpha 2、Beta 7、Omega 1,後來從他出道那一年開始,Alpha第一個絕跡了,Beta呢,方士謙是碩果僅存的一個,後來連新進的訓練營學員Omega率也高達九成。

 

戰隊選手的第二性別基本是保密的,俱樂部也一直沒有公開任何相關的資訊直接或間接承認微草是個Omega戰隊,但不知為什麼,家長帶著學員來的時候總是一臉了然地說把孩子託付給你們我很放心。

 

我是有什麼Omega氣場嗎?送走人以後王杰希一臉疑惑地看著方士謙。他預先噴了滿滿的中和劑,身上根本嗅不出半點信息素。

 

方士謙聳聳肩:沒,不過你天生有比奶還奶的氣質。

 

王杰希賞了他一記掃把糊臉。

 

 

比奶還奶的魔術師在治療之神的幫助下有如奶上加奶,微草從第三賽季到第七賽季妥妥貼貼,穩穩當當,除了第六賽季被藍雨暗巷裡衝出來布袋套頭痛毆一通式的暗算搶走了冠軍,可謂一路風調雨順,倒也應了方士謙那句Omega的時代來了。

 

微草再次擊敗百花奪冠的總決賽記者會上,方士謙用一臉哥是人生贏家哥知道不用太崇拜的表情宣佈退役,拿了冠軍就跑,留給大家一個治療之神傳說,臉T度和葉修差相彷彿。

 

方士謙放在微草宿舍的東西本來就不多,下半賽季就慢慢收拾出去了,慶功宴喝了點酒,回去也沒想馬上整理,坐在桌子前面慢悠悠地哼著小曲。

 

房門開著,王杰希走進來以前還是敲了敲。

 

方士謙覺得自己眼睛大概是花了,儘管王杰希跟平常一樣有點面無表情,好像拿到冠軍也只高興了半小時,他卻覺得今天的對方神色特別輕鬆──同時他也很快就意會過來,或許是因為現在在自己面前,王杰希已經不再需要扮演微草隊長的角色了。

 

不過王杰希在他床邊坐下以後,還是先聊了聊今天的比賽、微草的隊員,特別是將要接下治療雙帳號的袁柏清,然後是B市的特產──糟糕的交通,空氣和昂貴的房地產,最後感謝了方士謙多年的付出。

 

你是一個非常優秀的治療,王杰希說。也是我個人很欣賞的選手。

 

換作是平常,王杰希肯這麼稱讚,就算是擁有治療之神稱號的方士謙也會爽在心裡,可今天不是這樣的日子。

 

他就要離開了。

 

這麼多年累積起來的點點滴滴在他心裡沈重得像塊石頭,他甚至可以回憶起王杰希初到那年的一個眼神,一個動作。

 

但他還是平靜地和王杰希握了握手,只在對方步出房門時說了一句。

 

等你退了,我來找你。

 

王杰希頓住了腳步,但沒有回頭。

 

 

 

五年後的夏天,方士謙在微草俱樂部樓下雙手插在褲袋裡等人,退役後他曬黑了些,留了點鬍子,乍看帶點烤串攤老闆的氣質。王杰希卻沒怎麼變,大熱天裡穿著外套也不流汗。

 

柳非在門口哽咽,許斌替她抽了幾張面紙,梁方原本想再約一次送別會,王杰希說一次夠了,袁柏清第一個上來跟方士謙打招呼,肖雲要大家過來拍合照,劉小別和高英杰站在王杰希身邊,夕陽映照下,大樓正中央微草的戰隊徽章反射出輝煌燦爛的金光。

 

這張照片也寄給了不在場的那些人,包括李亦輝,喬一帆與鄧復升。

 

 

上了車,王杰希搖下車窗,方士謙從後照鏡裡看了看還在揮手道別的後輩們,突然笑出來。杰希啊,你是真不知道這些小鬼那些年鬧得那麼兇,一半是真發情,一半是跟你撒嬌來著?

 

是又怎樣,王杰希不太在意。都這麼小就離家在外,訓練營進來的時候還是孩子,照顧一下又怎麼著。

 

那以後你就顧著我唄。方士謙笑道。

 

王杰希這次沒有說出那個字──他五年前說過了。

 

 

 


评论(15)
热度(190)
©菩提樹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