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樹

不吃,治病的藥我不吃。

[黃喻黃] 藍雨是個傷心地(五)

和 @荒。 一起寫的黃喻黃ABO,盧劉有。

ICE2結束以後沒力到現在orz

 


黃少天想,明知是死刑卻遲遲等不到確切判決的無聲空檔竟也如此難熬。

 

重新回到會議室的喻文州只是看著眾人,一句話也沒說,笑的模樣像是什麼髒東西都沒看到怎麼大家看到他跟看到鬼一樣。

 

徐景熙雙手遮著臉,嘴裡喃喃念著對不起啊黃少不是我們不幫你,連老天都不站你這邊小治療愛莫能助;宋曉一手攬著徐景熙的肩膀,跟著低頭安慰這不是你的錯,我們已經盡力了;鄭軒早已臉色發白,直嚷著真心壓力山大,我的胃犯疼啊。

 

可喻文州也就看著,連同三人後面看似正要親下去的劍客二人,眉頭連皺都沒皺,笑得好像他什麼不該看的也沒看見。

 

卻看得黃少天面無血色彷彿世界末日。

 

好不容易喻文州總算開口打破沉默,卻讓黃少天如同被搧巴掌般錯愕。不是什麼黃少天你這負心漢我待你好你卻如此對我,黃少天甩甩頭肯定是蘇妹子昨晚傳給他的韓劇影響太深,他的隊長才不會說出這種話,嗯?隊長剛說了什麼?

 

「抱歉,我打擾到少天跟瀚文了嗎?」招牌笑容看不出一絲破綻。「這時間不是自由練習嗎?怎麼你們都聚在這?」

 

徐景熙跟宋曉兩人就張著嘴在動可是一句話也沒說,是啊對長出去前還交代了練習呢可是什麼也沒練就顧著信息素。千錯萬錯都是信息素的錯,為何這世界要有信息素為何生為Beta還是無法逃過信息素的魔掌?

 

「算了今天就到這裡,看你們也沒心思乖乖練習。」喻文州揮揮手,得以解放的幾人臉上笑得燦爛感謝隊長隊長英明,兩步做一步蹦跳就要往外走。

「喔對了,瀚文留下來,其他人都出去吧。」他對盧瀚文招手,盧小朋友又是滿腹委屈的模樣跑去抱著隊長的腰,喻文州揉揉小Beta的頭邊對坐著不動的黃少天說:「少天,你也出去。」

 

看劍聖已經僵化動彈不得的模樣,鄭軒不得已只好架著黃少天一邊的肩膀,把人硬是從椅子上拉起來,邊嚷著外頭沒良心的治療跟大心臟還不來幫忙。

 

總算把人給帶出來,關上門後才聽到黃少天說:「所以隊長究竟有沒有聞到小盧的信息素?」

 

「你怎麼還在想這個?」快來人一拳打醒劍聖!鄭軒在心中吶喊,想著不知道這時候運送到霸圖韓文清願不願意給他一拳。

 

黃少天沒了方才行屍走肉的模樣,眉頭深鎖,似乎想通了什麼卻又感到困惑,看似憂鬱的側臉讓鄭軒只想說別裝了我不是你的迷妹,而且你裝起來也沒周澤楷帥。

 

他雙手抓著鄭軒的肩膀說:「你想隊長小盧都是Beta,除非是真喜歡不然哪來的味道,可隊長聞得到小盧的牛奶味,小盧卻聞不到,我又聞得到隊長的味道,隊長也說他有聞到我有檸檬皮的味道,所以隊長聞得到我跟小盧的信息素,可是只有我聞到隊長的味?」

 

鄭軒被問的頭暈腦脹,什麼他聞得到他的信息素可是他卻聞不到他的信息素,但是他又聞得到我的信息素而且我也聞到的他的信息素。不過跟黃少天也朝夕相處好幾年了,他多少學會一點過濾那龐大訊息量的能力,總歸黃少天重點,藍雨的詛咒與劍,劍與基石,聞得到對方的信息素。

 

到底有什麼好糾結的。

 

他邊嘆氣邊拿開黃少天的手,還真沒一天不是壓力山大。「那個黃少啊,既然你這麼煩惱不如就直接去跟隊長講明,你就是喜歡人家不是嗎?你繼續糾結下去,你們BB不成直接BE了吧。」

 

黃少天愣了一下,臉上的表情就像被丟了暗夜斗篷以後打到浮空,掉下來的位置又剛好是個暗陣,錯愕又迷惘。藍雨劍聖確實是喜歡他的隊長。喜歡了很久很久,以後還是可以繼續喜歡很久很久。

 

不過這時候最大的問題顯然出在狀況是什麼時候暴露的,滿腦子都是問號的黃少天一把又抓住了鄭軒的肩膀,這下還把對方整個人都按到了牆上:「你你你、說清楚什麼BB、BE的!我哪時候說過我想和隊長BB!反正這裡隨便抓兩個人都是BB!老闆和食堂大叔都可以搞BB啊!」

 

鄭軒已經完完全全脫力了,眼神也早已死透,從某個角度說起來他突然非常羨慕去了K市找到人生新春天的于鋒,誰說Beta就不麻煩的?當這個Beta是黃少天,又喜歡他們的Beta隊長喻文州的時候,這種嶄新的自欺欺人程度簡直打破金氏世界紀錄。

 

「那什麼,景熙啊。」鄭軒扶著額決定還是呼叫一下外援,雖然黃少天自暴自棄,但他不能放棄治療!少年你還肩負著光耀大藍雨的使命啊!「你說說這棟樓裡還有誰不知道黃少喜歡誰的。」

「啥?」徐景熙正在一邊和宋曉竊竊私語,突然被點名以後先是一臉驚愕地轉頭,接著露出詫異的表情:「這不是連大黃都知道嗎?」

 

──大黃是門口警衛養的狗。長相呆萌呆萌,在藍雨是僅次於盧瀚文的吉祥物。附帶一提許多粉絲愛屋及烏送了許多零食衣服給牠,經常被揶揄一定是上輩子對Beta始亂終棄才會投胎到藍雨來。

 

徐景熙這麼一說,黃少天的表情瞬間從傻眼轉變成被雷打到般的震驚。

 

「……你們,這麼久以來都覺得我喜歡…喜歡他?」

 

呃,不然呢?鄭軒和徐景熙互看一眼,簡直完全不懂了。黃少天喜歡誰不要說藍雨上下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簡直快要榮登全聯盟公開的祕密第一名,大概只剩馮主席還在自欺欺人催眠自己藍雨是神聖的和尚廟沒人亂吃窩邊草。

 

事實上,窩邊草……呃,窩邊魚多年來如此近水樓台竟然還沒被吃掉,已經讓大家猜了又猜賭了又賭,押注的內容從黃少天想要退役後再表白到他想要拿到第二個冠軍的時候直接求婚又到他其實是想要請馮主席當證婚人但是又怕把他老人家氣昏,每年賠率都有微妙的不同。

 

但是當事人竟然還在震驚旁人怎麼會知道這件事,簡直…令人不知從何吐槽起。一旁三人面面相覷著攤了攤手,黃少天倒是無視他們的肢體語言,自顧自地繼續說,語速還越來越快。

「看到那種場面就算隊長誤會也沒辦法,但是你們都跟我當隊友這麼久,難道還不知道我不是這種人嗎我真不是!真沒對小盧有什麼想法!也沒有聞過什麼牛奶味!不對可是隊長有聞過……難道其實是隊長和小盧?等等現在他們兩個又單獨在裡面──」

 

 

 

评论(4)
热度(31)
©菩提樹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