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樹

不吃,治病的藥我不吃。

[黃喻黃] 藍雨是個傷心地(四)

和 @荒。 一起寫的ABO,盧劉有。

天氣好熱誠心希望週日不要這麼熱orz 等等來發工商~!


尷尬的復盤時間終於結束,喻文州交代了等等大家自由練習就轉身走出會議室,門關上的瞬間鄭軒整個人就像洩了氣的皮球趴倒在桌上,用死掉的眼神看著黃少天,聲音又澀又乾扁:「…壓力山大啊黃少,求高抬貴手……」

 

宋曉和徐景熙也沒好到哪去,在空調開得甚低的室內汗流浹背心跳加速了好一陣,像兩條離水的魚好不容易又被放回水桶裡,苟延殘喘之餘,雙雙對黃少天發出控訴:「黃少你說話啊!剛剛不是還興高采烈跟小盧說什麼隊長身上有濃湯寶味嗎,怎麼一看到隊長又啞巴了?」「就是,連隊長說這裡重點要看少天的時候你都不講話,還好小盧有幫忙,不然場子冷都冷死啦!」

 

「才不是濃湯寶,是肥皂和陽光味!」黃少天非常迅速地抓住了重點反駁,接著卻又扭過頭不吭氣。盧瀚文看了看幾個莫名其妙紅血中的隊友,完全不懂就是像平常一樣復個盤怎麼大家都倒地了呢?他歪著小腦袋瓜回想剛剛隊長的一舉一動,突然靈光一閃。

 

「黃少黃少,剛剛復盤之前隊長是不是跟你說了什麼啊?」盧瀚文拉著黃少天的袖子問,劍聖頓時一臉驚恐地看向小劍客,帶著被後浪拍死在沙灘上的尷尬與驚慌,嘴裡亂七八糟地否認:「小盧你胡說什麼呢隊長不過是問我要不要跟他一起出去透透氣我說不要他不就叫大伙休息了嗎他哪有跟我說什麼呢一定是你聽錯啦隊長沒有說什麼啊真的真的!」

 

盧瀚文心想果然還是黃少不換氣的本事技高一籌,轉頭看了看徐景熙和宋曉,發現這兩條回到水裡的魚齊齊用著不信任的眼神盯著黃少天,連背後的鄭軒都弱弱的發出質疑:「黃少,你只有跟人對罵和說謊的時候才會不換氣……」

 

「真的嗎真的嗎?」盧瀚文直盯著黃少天的眼睛看,少年長長的睫毛扇啊扇,弄得黃少天有點暈,一邊想著這是什麼新潮的拷問法一邊支支吾吾嗯嗯啊啊,分明連他自己都弄不懂隊長的居心,又怎麼能把這個驚人的訊息跟別人分享。

 

但是這麼拖下去也不是個辦法,眼看宋曉鄭軒徐景熙個個用死魚眼瞪過來,小Beta又眨巴著眼睛用天真無邪的眼神給他施加壓力,黃少天牙一咬只好開了口。

 

「說就說!但你們都先回答我一個問題。」

 

「嘖嘖,還開條件啊。」宋曉從鼻子裡哼了哼氣,徐景熙托著腮一臉百無聊賴:「問吧問吧,快問快答快交代隊長到底說了什麼。」

 

黃少天在盧瀚文熱烈的點頭和注視下乾咳了兩聲,有點彆扭地開口。

 

「你們有沒有人聽隊長說過自己身上有什麼味道?」

 

「啊?」宋曉皺了皺眉:「什麼味兒?肥皂嗎?」徐景熙也跟著問:「濃湯寶還是面巾紙?」

 

黃少天有點急了,臉也開始有點紅:「我靠,我說的不是隊長身上的味道,是隊長有沒有說過你們身上有什麼味道!」

 

「我我我!」盧瀚文把手舉得高高的,無視黃少天和其他人驚訝的眼光,大聲說:「隊長說我身上有股牛奶的味道!」

 

黃少天翻了個白眼,一把捏上了盧瀚文的臉頰,毫不憐惜地把小Beta柔軟粉嫩的臉左右扯開,中間夾雜著小朋友的哇哇叫,宋曉喘了口大氣和鄭軒又趴回桌上的砰咚聲,最後才是徐景熙懶洋洋的勸阻。

 

「好啦好啦黃少你也別這麼跟小盧較真,等會被隊長看見你就慘了。」雖然我也捏過,可是至少確定那時候隊長在開會不會突然進來,徐奶媽十分腹黑地想著。

 

黃少天一聽到喻文州,竟然倏地馬上收了手,小朋友氣惱地揉著紅紅的臉瞪著他:「我又沒說謊,你為什麼要拉我的臉!隊長真的說我身上有股牛奶味啊!」

 

「那是因為你老是在喝牛奶好嗎!」黃少天簡直懶得反駁,話癆程度都下降了30%:「你早一杯牛奶、中午一杯牛奶,晚上又喝一杯牛奶,剛喝完哪次全身不是一股奶味!簡直像宿舍裡養了頭牛!」

 

「…才不是!上次去跟微草比賽的時候,我明明兩天沒喝牛奶,可小別前輩還是說我身上一股子奶味啊。」盧瀚文吸著鼻子,想起劉小別一臉把自己當小孩的無奈表情,就覺得有點委屈。

 

「…真的假的,你沒喝牛奶劉小別還說你身上有奶味?」徐景熙這下又緊張了,湊到盧瀚文旁邊看著他,小朋友點頭如搗蒜:「是真的!小別前輩又不會騙我!」

 

徐景熙轉過頭一臉沈重地看著三個各有心事的Beta隊友:「我說,看來咱們Beta也有信息素好像是真的。」

 

「啊?」宋曉打呵欠打到一半,嘴巴直接張成O型闔不起來,鄭軒看了他一眼,懶懶地接話:「這話怎麼說啊。」

 

「這不是很明顯嗎,小盧都那麼久沒喝牛奶還有一股奶味,不是信息素是啥!」徐景熙不愧是奶媽,一提到奶就一臉權威:「不然你們都來聞聞看,小盧身上現在有奶味嗎!」

 

不要好嗎,一群大男人湊在一個小朋友身上聞啊嗅的除了變態,變態和變態之外還有第四種可能嗎!宋曉和鄭軒互望一眼,又不約而同滿臉複雜地看向黃少天,絕望地發現藍雨的Beta劍聖大概是被信息素的話題洗腦到整組壞掉,竟然一邊說著聞就聞嘛我都當了十年Beta難道還怕你這個剛剛分化的小Beta嗎一邊毫不猶豫地大步走過去低頭湊在盧瀚文小朋友的肩膀上吸了一口氣。

 

鄭軒後來給于鋒轉述這件事的時候表示那大概就是所謂的屋漏偏逢連夜雨,瓜田李下好風景,總之說時遲那時快,就在黃少天的頭稍微抬起來又沒有全部抬起來,看起來嘴唇幾乎貼到盧瀚文脖子上但其實根本不是那麼一回事的那個瞬間,會議室的門打開了。

 

黃少天事後表示,他覺得自己簡直看見了人生的跑馬燈,而且每一幕都是自己嘴巴動個不停的畫面,唯獨在當下他卻啞然無聲。

 

門打開到後面的人露出頭來的一秒之內他竟然還有空想了一下,這個人可能是俱樂部的工作人員,保潔人員,戰隊經理甚至是老闆,總之是任何人都無所謂。

 

但世界是殘酷的,門後的人果然是他的隊長。

 

 

沒獎徵答:如何能讓ABO的黃少不作死?

评论(8)
热度(37)
©菩提樹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