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樹

不吃,治病的藥我不吃。

[黃喻黃] 藍雨是個傷心地(三)

和 @荒。 一起寫的接龍文,ABO,盧劉有。



「咳咳!咳咳咳!小盧你這孩子!」徐景熙咳得眼淚都出來了,宋曉一對金剛掌在他背上拍來拍去簡直要拍出他的肺,還不忘跟著助陣:「沒聽過有奶便是娘嗎!意思是奶就跟親娘一樣!你多大了就敢忤逆你娘!」


「靠!誰是娘!我不記得有你們這麼大的兒子啊!」徐景熙齜牙咧嘴地跳起來扯了一把宋曉的耳朵,又對盧瀚文伸出魔爪,小朋友再次躲到喻文州背後,一大一小直接把隊長當成了柱子,上演起「來追我啊哈哈哈別跑你這磨人的小Beta」的戲碼。


「景熙,瀚文,都別鬧了。」喻文州好氣又好笑地勸阻兩個隊友,也沒忘了房間另一角還有個剛剛在裝死,現在還想趁亂脫逃,已經踮起腳尖偷偷移步到門邊的劍聖:「少天,你要去哪?」


「嗯我嗎,沒有啊我就是出去透個氣,這裡空氣不太好我頭有點昏啊,隊長你不會嗎?不會啊?那一定是你剛進來的關係,你看鄭軒整個人都不太好,就是缺氧了!我也好缺氧啊!宋曉你說是不是啊!小盧你說是不是啊!景熙你說是不是!」


可喜可賀黃少天像是總算記起自己有話癆這個屬性,喻文州問一句他回十句地哈哈哈嘿嘿嘿轉移了話題,天知道他背後濕了半片,笑得喉嚨也乾了,心裡更是從來沒有一刻這麼想從喻文州身邊逃走。本來嘛,不管A、B或O都有自己的第二性別特徵,與生俱來的生理構造就該坦然面對,就像微草整隊的Omega總是面對現實設法處理發情期而不會浪費時間抱怨自己的性別,他們這些Beta也早已接受自己不同於AO的特質,包括較低的生育率、無法像Alpha一樣標記Omega、欠缺求偶指標,以及比AO少見許多的信息素與發情期。


偏偏他接受了這件事都快十年,卻是遲鈍到今天早上才發現這十年來自己每天聞到的並不單單是「喻文州的氣味」而是「喻文州的信息素」。領悟到這件事的當下黃少天簡直五雷轟頂,一直到中午都恍恍惚惚,打菜時一不小心往碗裡舀了好幾勺秋葵,還通通吃光了。


如果,如果整個藍雨只有自己聞得到喻文州的信息素,那是不是代表……喻文州跟他,比其他人更適合?


黃少天有點遲疑,他覺得現在並不是談論這件事的好時機,人太多了,而且他到現在還沒能完全從信息素的震驚裡恢復理智,更可怕的是在密閉空間裡,喻文州的信息素越發明顯,就算是家常如肥皂加陽光的氣味,在他身上竟然也很有吸引力。


「少天,」喻文州笑了笑:「不是說空氣不好嗎?那你怎麼還呆在這裡呢?剛好我也想出去透個氣,一起吧。」


「隊長這樣不好吧!你身上的味道已經夠濃…不我是說沒關係我們可以打開門打開風扇就好!等等還要在這復盤對吧,就不要出去了外面天氣不好空氣污染又嚴重真是的哈哈哈……」


黃少天又乾笑到嗓子啞了,並且對自己不經腦袋的發言痛心疾首,只好努力對著走近的喻文州表現他的誠懇和僵硬。半晌,喻文州像是終於體會到他的尷尬,說道好吧,那大家休息一下,十分鐘後開始復盤。


錯身而過時,他在黃少天耳邊說:少天,我也一直覺得你身上有股檸檬皮的味道。

黃少天站在原地發愣,等腦袋總算消化話中的意思,整張臉漲紅找了個角落把自己藏起來,慶幸隊長留了十分鐘的時間平復內心的激動。原來自己是檸檬皮隊長不說都還不曉得,比起這個更重要的是隊長也聞到了!不是只有他聞到喻文州信息素的味道,喻文州也聞到黃少天身上的氣味,這是不是、能夠說明他們真的命中注定的一對?


想到這黃少天笑歪了臉,正巧被出去上廁所回來的盧瀚文看見,轉頭跟其他人說黃少怎麼一個人笑得那麼噁心,立刻被幾位大哥哥牽著帶走邊勸導看到怪叔叔不要接近,小盧這麼可愛要是發生什麼意外我大藍雨就算賠上所有冠軍獎盃也無法令粉絲息怒。


被當作怪叔叔的黃少天轉個念頭又想,可要是隊長本人根本沒這個意思?信息素是信息素,身體本能認定雙方合適那是一回事,如果喻文州在情感上只當他是好朋友好隊友好搭檔那又該怎麼辦?本來高漲的情緒一下子跌落谷底,前一刻還沉浸在兩人共享的秘密氣味、獨占其他人都不知道的喻文州,下一秒擔憂對方是否根本不在意,除了黃少天以外喻文州是不是還嗅到其他人信息素的味道?


看黃少天一下笑得詭異又變臉一臉嚴肅,讓人捉摸不定,其他隊員紛紛往隊長的方向求助,邊嚷著徐治療快上前去幫黃少刷血,許治療一臉沈痛表示他學術不精請各位尋求霸圖第一治療或微草退役的治療之神協助,並宣導絕對不要放棄治療放棄希望。


見休息的十分鐘已過,喻文州叫來盧瀚文讓他去叫醒劍聖,拍拍手要大家回到位子上開始復盤,回頭看了一眼黃少天暗自苦笑,他也不是故意要提起信息素,既然劍聖自己攤牌那他借力使力順勢推黃少天一把也不為過。


這場復盤藍雨隊員復得是心驚膽跳,冷汗直流內心祈禱隊長絕對絕對不要點到我,互相看來看去眼神再飄回今天不知哪個螺絲掉了的黃少天,平常總要搶最靠近喻文州的位置,今天卻反常坐在離最遠的地方,而且安靜得嚇人,別人講一句他可以講十句、不說話會活活被憋死的話癆,今天卻反常不發一語兩次,兩次!!!換作其他人這不是什麼值得大驚小怪的事,但如果那個人是藍雨戰隊黃少天那可是會登上頭條的大新聞。


平常喻文州回頭問大家想法,光黃少天一人就能講上半天,其他人一人一句刷個存在就好,可今天黃少天從頭到尾沒說上一句,站在台前的喻文州又笑盈盈等人回答,鄭軒不說他們現在也想大喊壓力山大。平常開口就讓人想逃,現在的沉默又讓人壓力山大,黃少你就不能平衡一下嗎?


殊不知黃少天的意識早已溺死在肥皂泡泡裡面。


偷偷打個小廣告,這本會在5/31的ICE2出刊,攤位在A38,也會有黃魚和葉王既刊。今天拿到試印的書皮啦超可愛!\OAO/

评论(6)
热度(45)
©菩提樹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