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樹

不吃,治病的藥我不吃。

[黃喻黃] 藍雨是個傷心地(二)

和 @荒。 一起寫的接龍文。ABO,盧劉有。

 

正當四人各種心塞,藍雨上上下下全都Beta就差沒把門口警衛養的大黃狗也抓去驗驗看是不是同樣是個B,這是上哪去找個對信息素敏銳的AO來聞聞到底黃少是不是真是敏感的那幾天。


「可這不對啊,」徐景熙不愧是一人擔起藍雨生命線重責大任的奶媽第一人,就觀察隊友身心靈狀況這點他決不落喻文州之後。「以前從沒看黃少有過啊,他哪天不是語速噴人三條街,文字泡刷的比技能還絢爛?」


宋曉借用鄭軒上衣下擺擦汗(趁被踹前一個轉身拿小盧當盾牌),冷靜下來後順著徐景熙的話也開始分析起目前情勢。


「難道是…分化?」接著說起不知從何聽說當年魏隊退役的理由就是遲遲沒分化,眼看藍雨被大片Beta佔據又輸給沒有凜冽跋扈的Alpha氣勢也沒Omega的香軟嬌弱氣質,百分之百又是個Beta但不只手慢連分化都慢的喻文州,再看現在老隊長雖也成了Beta,但加入興欣後身旁美女如雲,還有可愛的Omega後輩天天關心渴不渴要不要喝水,倒還真有幾分可信度。


「難不成黃少當了這麼多年Beta,其實只是因為分化來得晚,現在正朝Alpha或Omega發展?」


「哪來的可信度,這訊息直讓人壓力山大,黃少要真還沒分化,我們入隊時的檢驗報告不都有問題?」鄭軒忍不住露出鄙視的眼神。


「不然你說,黃少這到底是怎麼了?輪迴周隊上身都還會點頭搖頭再來個幾字猜字謎,給人無限想像空間,要說還真跟興欣那個莫凡有幾分像。」


盧小朋友這時又舉起手要發言:「如果黃少是Alpha或Omega,信息素會是什麼味道?英杰前輩說小別前輩是蘇打汽水的味,我也好想聞聞看。」


男Beta表示盧瀚文小朋友誰叫你不好好努力成為A,現在後悔已來不及人生無法砍掉重練下次分化前請三思,還有再放閃光曬恩愛你今晚的燒賣就是我們的黃少的秋葵就是你的!


被嚴重警告的小Beta心中吐嘈哪能想想就分化成AO,吸吸鼻子直奔向一直在局外的話題中心人物黃少天,雖沒Omega梨花帶淚柔弱似水捧心蹙眉誘人心疼,但紅潤的臉頰(被捏的)跟水汪汪淚眼也夠讓婆婆媽媽又哄又騙小花滿天飛,只不過對象是不在狀況上的黃少天,年過二十距三十還有些年,性別男,是個貝塔不是阿法,不吃這套歐買尬。


「黃少,你怎麼都不說話?」盧瀚文趴在桌上,按照雷霆戴妍琦的指導,仰角四十五度最能展現自身可愛魅力,純良如小盧只懂得照做,但藍雨其他人表示小盧你這招沒用等以後長高了再來。


此時黃少天才如同大夢初醒般,看看自己可愛的後輩藍雨的未來之星以及身後被嚇出一身汗的隊友,深沈地、緩慢地,說出其他人吵吵鬧鬧的這段時間他內心的糾結與煩惱。


「我在想,隊長是個Beta,真好。」

 

 

 

一句話宛如暮鼓晨鐘,當頭棒喝,把一群憂心忡忡的男孩紙們打醒了,紛紛露出「黃少果然是午餐時在隊長無言的目光下吃了太多秋葵才怪怪的」、「艾瑪要不要趕緊帶他去看個醫生啊明天還要打比賽呢」的表情。怎麼可能是發情期呢?他們都想太多了。黃少天是個純潔的話癆,每天刷屏的內容有80%是葉修你妹來PKPKPK隊長我可不可以不要吃秋葵微草的那誰別想拐走小盧,生理性別是個男Beta這件事顯然沒對他的生活產生什麼影響,以前是這樣,以後也是。

 

宋曉揮著手嚷嚷著沒事沒事大家窮擔心啥,徐景熙白了他一眼吐槽道剛剛不知道誰嚇得最厲害,說好的大心臟哪去了需要我給你檢查一下嘛,邊說還邊戳他胸口,戳得宋曉雙手護胸喊道你別非禮我啊!再摸我要叫啦!

 

可惜黃少天的下一句話又把他們從天堂推回了地獄。這次他既不深沈也不緩慢,只是嘟噥了一聲:都怪隊長最近身上越來越香……他要是Omega就糟啦。

 

宋曉聞言抖了一下,表情驚愕不已,加上貼在自己胸部上的雙手看起來還真像被襲胸了,徐景熙也被嚇得不輕,瞪大了眼睛說不出話來。鄭軒乾脆整個人啪地一聲坐倒下來,把臉埋在手掌裡企圖扮成鴕鳥逃避現實,只有盧瀚文小朋友完全不了解事情的嚴重性,眨了眨眼睛問:「黃少黃少,隊長身上有香味嗎?我怎麼都沒聞到呢?是什麼樣的香味呢?像牛奶嗎?」

 

黃少天想了一下,有點苦惱要怎麼形容喻文州身上的氣味。事實上,從多年前的某一天起,他就老聞到對方身上有一股子衣服洗好以後在陽光裡曬過的味道。起先黃少天以為單純是洗衣粉香了點,衣服曬得久了點,一直到G市進入潮濕的雨季後他才發覺,那股味兒不是洗衣粉也不是陽光味,甚至也不是柔軟精芳香劑的味道,而是喻文州這個人的氣味。

 

可是其他人都聞不到。黃少天很難憑空解釋,只好勤能補拙多舉幾個例子來形容:「隊長的味道呢就像濃湯寶,溫醇又清香,聞了就肚子餓,可又有點像洗衣精,洗完以後特乾淨特潔白的那種,不過不像漂白水啊,漂白水太刺激了隊長沒那麼刺激的,也有點兒像面巾紙,當然是沒有螢光劑的……」

 

盧瀚文還聽得特認真,小腦袋一晃一晃,想像著面帶微笑的喻文州圍著圍裙一手端著湯鍋另一手拎著洗衣精脖子上掛盒面巾紙的畫面,好像有點兒像家裡鐘點來打掃的清潔阿嫂,可是套用在隊長身上又沒有什麼不協調感。小朋友於是得到了「黃少真厲害啊,可以這麼精準捕捉到隊長形象」的結論。

 

「所以說呢,隊長身上的味兒就是有點像肥皂吧,但是又沒有肥皂這麼香,比較像是用肥皂跟洗衣板搓過衣服以後曬在外面一上午的感覺。」黃少天總算想起了當年的第一印象,笑嘻嘻地解釋著,完全沒注意到背後會議室的門早已打開了,也沒發現隊友們好不容易慢慢恢復氣色的臉上又寫著讓我死了吧/帶我一個/壓力山大/隊長你回來啦。

 

 

「隊長!」像是要驗證黃少天的說法,盧瀚文見人來了便往喻文州身上撲,東聞聞西嗅嗅,一臉困惑抬頭看著個子比他高上許多的隊長。


「隊長身上香歸香,可不是黃少說的那個味啊。」


喻文州笑著摸摸少年的腦袋。「你們剛在說什麽?什麼味道?」


「黃少說隊長有媽媽的味道。」黃少天想半天才湊起隊喻文州氣味的印象,全被盧瀚文一句話總結。不等喻文州反應,宋曉先一步把巴在隊長身上的盧瀚文抓下來,捂著少年的嘴以防他再說出什麼不該說的。


「媽媽的味道?」喻文州這下有些哭笑不得,看了一眼黃少天但對方發現自己的視線立刻轉頭裝死,他只好看向鄭軒,歪著頭詢問怎麼回事。


平時老沒幹勁把壓力山大掛在嘴上,鄭軒往身旁隊友一瞄,心想對不起啦對手是隊長就算不願意也只能摸摸鼻子硬上了。


「我們剛在講藍雨都男Beta該怎麼辦,講著講著就是接隊長你剛聽到黃少跟小盧說的。」然後給喻文州一個隊長大人求別再逼小的能交代的都交代了眼神。話講完果然換來徐景熙和宋曉鄙視的眼神。


「你們覺得藍雨都Beta不好?」喻文州在黃少天旁坐下,邊要宋曉放開小盧,人都要給憋到沒氣了。重獲自由的小Beta立刻緊抱著隊長不放,鼓著腮幫子怒視大心臟跟徐治療。還是隊長最好了除了小別前輩第二喜歡的就是隊長,就差沒直接認喻文州當媽。


眼看同盟陣營一個有小別萬事足,一個頂不過壓力立刻棄械投降,更別說直接表白隊長是Beta太好了沒有信息素煩惱不會有AlphaOmega在旁邊打轉只會是我一個人的劍聖,宋曉搥心肝年紀輕輕卻胸無大志,徐景熙則表示為什麼要放棄治療。


「隊長不覺得無趣嗎?別的戰隊光是AO話題就能佔版面,我們除了在旁邊吃爆米花洋芋片看戲以外頂多只能推小盧出去賣萌。」宋曉邊說徐景熙在一旁跟著點頭贊成。


「不就吃飽撐著沒事。」趴在桌上下巴抵著桌面,鄭軒忍不住打呵欠。還死守陣線的兩人立刻轉頭怒瞪,一個叛徒閉嘴另一個我不想跟叛徒說話,瞪完還不忘哼一聲轉頭。


「而且還都是『男Beta』耶!好吧可愛的女孩子是聯盟寶貴的資產,藍雨分不到我也認了,可是ABO呢!Beta人數比起AO是多點可也不用全塞藍雨吧!微草就能都Omega,煙雨也能三個女Alpha當家了,怎麼隊名差一個字差這麼多!」徐景熙一口氣把話全講完,宋曉趕緊遞水讓人緩緩,結果小盧一句話讓徐景熙口中的水全噴出來。


「原來除了黃少還有人能一口氣講那麼長的話不換氣。」

  

  

  


评论(8)
热度(73)
©菩提樹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