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樹

不吃,治病的藥我不吃。

[黃喻黃] 藍雨是個傷心地(一)

和 @荒。 一起寫的接龍文。耍流氓的ABO。盧劉有。

目前有出成小薄本的計畫。

 

---


在ABO的世界裡,沒人能比藍雨的隊員更傷心。

 

大部分的粉絲只知道藍雨沒有妹子,但那並不是藍雨的男孩紙們如此愁斷腸的原因。由於選手性別資料保密的關係,只有少部份公會核心幹部和電競雜誌記者了解,藍雨隊員之所以每年情人節七夕耶誕節乃至於跨年都特別痛苦特別見不得人家放閃,是因為他們非但沒有半個妹子,還從戰隊老闆到食堂大叔,都是徹徹底底,如假包換的男Beta。

 

都是男人什麼的就休提,看看整個聯盟哪兒有A有O哪兒就有戲,繁花血景要不是一個A一個O怎能如此虐戀,孫翔和葉修要不是A的地盤觀念作祟哪能如此一觸即發,就連從他們藍雨出去的于鋒都是基於少年Alpha的煩惱沒人了解這才轉會去了百花,一到四季花開的K市馬上就找到了新春天。

 

可他們藍雨呢,就是個Beta的大本營。要說清靜是清靜,可就太清靜了令人覺得無趣。

 

看看那隔壁的微草明明也是整隊同個性別,怎麼一群Omega靠在一塊就那麼有戲呢?一會兒小透明轉會到興欣,一會兒小魔道在賽場上淚漣漣,兩小O照樣能搞個遠距OO虐心戀,萌得粉絲們一下子愛心眼一下子咬手帕,新刊一本接一本出,錢包一天比一天扁。

 

再看看旁邊那嘉世,人家也是整個隊的Alpha照樣熱鬧得不得了,孫翔踢走葉修,整個隊掉到挑戰賽眼看要出局,結果又從雷霆挖來了肖時欽,在挑戰賽跟興欣鬥個你死我活,沒一刻安生,沒幾天沒新聞,鬧得記者們又愛又恨。

 

 

整個聯盟被A和O搞得雞飛狗跳生機盎然的時候,藍雨的男孩紙們,只能坐在食堂裡扒著Beta大叔煮的飯,聽著Beta老闆諄諄叮囑,被Beta隊長盯著吃秋葵。

 

套一句Beta隊員鄭軒的話,當個Beta真是壓力山大。

 

 

別隊的Alpha和Omega從早到晚親親熱熱恨不得讓全世界都喊燒喊打,他們吃飽飯只能拿著洗衣盆洗自己的臭襪子和大褲衩。天熱又不想整天吹空調時,一群男人就在宿舍打著赤膊大眼瞪小眼。沒有綺旎春光,沒有男友襯衫,沒有每個月特別敏感的那幾天,清早打開門只能看見隊友睡得流口水踢被子露出腰內肉的不養眼畫面。

 

藍雨肯定是被詛咒了。劍與詛咒的那個詛和那個咒。在明日之星(又名藍雨唯一的希望)盧瀚文年滿十五歲被醫生宣告並非分化期未到而是個小Beta時,隊員們忍不住上下左右各交換了一個眼神。這不科學啊!迅疾如風越戰越勇又對微草那個Omega劍客展現出如此強烈執念的小盧同志,都能是個Beta?

 

不過他們隨即想起了兩件事,忍不住內牛滿面痛哭失聲。

 

 

四大戰術大師中只有一個Beta,正是他們的隊長喻文州。

 

五聖也只有一個Beta,正是他們的副隊黃少天。

 

 

劍與詛咒的詛咒,名為「藍(Be)雨(ta)」。

  

  

 

連藍雨未來(實為最後)的希望盧瀚文小朋友都確定是Beta而不是哥哥們朝思暮想的Alpha後,藍雨少年們特地召開會議商討該如何破除詛(Be)咒(ta)。

 

至於是否趁著Beta隊長被Beta經理叫走時才開會,純屬藍雨內部問題不在本次討論範圍內。

 

會議室白板上大大寫上本日議題:「論藍雨如何破除詛咒」,主席兼司儀:治療大大徐景熙。

 

「我想各位都知道,我大藍雨最後呃不、是未來的希望小盧,已經確定分化成Beta而不是Alpha,按照這情況下去,藍雨將不單只是和尚廟,還是個連AO都沒的Beta和尚廟。當其他戰隊都在為Alpha、Omega鬧的滿城風雨時,就只有我們藍雨被排除在外,只因為我們全隊都是Beta,怎麼說也是拿過一次總冠軍的豪門戰隊,各位難道甘心嗎?」

 

徐景熙講完開場白不忘拍桌製造氣氛,可惜給面子的只有宋曉一人稀稀落落的掌聲。平常總會點頭附和的李遠請假不在,場面一下子冷清了不少。

 

還好勇者小盧立刻舉手發表意見。「我覺得Beta很好啊,小別前輩說他們微草一人發情全員齊倒才麻煩。」

 

講到微草劉小別徐景熙就有氣,捏著小朋友軟嫩的臉頰就是一陣痛罵。

 

「你還敢說!不是追著劉小別那個Omega追的緊深怕被追走,一天到晚纏著問說該怎麼給Omega標記嗎?怎麼這就成了個Beta你還是不是男人!藍雨就靠你成為Alpha去給人標記了來個小別勝新婚千里AO戀!現在變成BO了有搞頭嗎!?」

 

「還說不準是BO搞不好是OB。」

 

「當Beta也壓力山大…。」

 

「你們兩個少在旁邊說風涼話!」

  

  

  

藍雨不愧擁有聯盟刷屏第一人,會還沒開到五分鐘,主旨就從「我大藍雨該如何在AO肆虐的聯盟爭得一席之地」變成「小盧標記不了劉小別,萬一哪天人家被NTR該怎麼辦」又到「這個酒池肉林的世界只有我們Beta是清流啊!A跟O都太墮落了!鄙視!」,眾人吵吵嚷嚷七嘴八舌,徐景熙堅持這樣下去不是辦法。鄭軒兩手一攤表示他壓力山大。盧瀚文一派天真說我喜歡小別前輩,小別前輩也喜歡我就好啦!惹得宋曉摀眼倒在一旁哀號男Beta的心傷不起,眼睛更脆弱經不起閃光攻擊。

 

倒是平常刷屏從不手軟的劍聖坐在一旁作沉思狀,安靜得英俊又憂鬱,令人毛骨悚然。眾人你看我我看你,最後由大心臟先生代表全體隊員戳了戳黃少天從剛剛就很做作的撐在臉頰的右手,戳完還馬上後跳三步以防被暴起的文字泡打個正著。

 

誰想到黃少天只是默默地轉了轉頭,又默默地轉了回去,繼續維持古羅馬雕像的側面造型,還若有似無地嘆了口悠長的氣。

 

尼碼的畫風不對啊!!!眾人內心猛烈吐槽,萬分懊惱開會前排除了隊長,不然現在也不至於如此無依無靠無助無辜──喻文州總是可以用最簡單的幾個字讓黃少天恢復正常,在任何時候只要他說上一句:少天,吃秋葵嗎?不管當時的黃少天是暴怒還是太爽,都能馬上安靜下來,並且在三秒內從大家的視線中消失。

 

話癆殺手喻文州大大憑此一招,從訓練營時期就是藍雨的國民偶像。成功馴服黃少天的功夫連馮主席都嘖嘖稱奇,讚許他是Beta之光──附帶一提,馮主席自個兒也是個資深Beta,對於聯盟內AO的愛恨情仇分分合合十分不耐煩。全隊Beta的藍雨在主席大人心中簡直自帶天使光圈,聖潔得令人想流淚。 

 

可就是這麼聖潔清純的和尚廟藍雨,現在正面臨著話癆不說話如此驚悚的異象。任憑宋曉戳他的手、徐景熙在他眼前齜牙咧嘴、鄭軒和他四目對望足足30秒然後自己噗哧一聲笑出來,黃少天不動就是不動,不哭不笑不點頭也不搖頭。

 

 

「那啥,黃少該不會是……每個月特別敏感的那幾天來了吧?」戰術全以失敗告終,四人只得臨機應變撤向會議室一角,形成前鋒宋曉、中央盧瀚文、後衛鄭軒、機動徐景熙的陣形,一邊觀察黃少天的狀況一邊商量對策。

 

「Beta不是沒有發情期嗎?」剛剛成為小Beta的盧瀚文積極舉手發問。

 

「聽說不是沒有,只是很少啊!」徐景熙搓著手,努力發揮治療職的專業搜腸括肚回憶著十年前學的生理保健課:「一般狀況下Beta都聞不到也不會發出信息素,但是在少數狀況下還是有例外……」

 

「問題是就算黃少真的發出信息素,我們也沒人會知道啊!」鄭軒感到壓力山大,當個麻瓜也錯了嗎?

 

「那現在怎辦?怎辦啊?」不說話也不動的黃少天比季後賽加上馮主席還可怕,宋曉的汗珠已經滴了一地。

 

(TBC)

评论(17)
热度(132)
©菩提樹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