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樹

不吃,治病的藥我不吃。

[黃喻黃] 黃魚看劍67-72

送印以後整個人都在賢者time恢復不過來_( :3」 ∠)_

  

67

到目前為止,黃少天的人生一片坦途,平順得可以──事實上也就跟盧瀚文一樣從小混魚市,耳濡目染就成了練家子。差只差在老盧是抓魚的老黃是賣魚的,兩人還住隔壁,據說小時候感情好到可以穿同一條褲子,一度讓黃少天懷疑自己老爹到底是不是嚴重發育不良,不然怎麼能跟小了快十歲的老盧穿一條褲。

 

你看看這就是黃少天,自己在心裡想事情都能把話題扯遠。總之,魚市劍聖對於自己賣黃魚片生魚的職業生活從來沒有過懷疑,甚至也沒想過為啥。

 

活著就得養活自己,想養活自己得靠的還是功夫,黃少天覺得這個理由再也順理成章不過了:他覺得自己殺魚殺得頂好,在整個魚市裡稱霸二十年沒啥問題。

 

68

那喻文州呢?

 

黃少天一如往常發散得一塌糊塗的思考迴路又卡住了,要說他喜歡藍雨那也是事實,不過仔細想想更該說是他喜歡藍雨的每個人。宋曉的膽大心細,鄭軒的慵懶溫吞,徐景熙的犀利吐槽,李遠的勤奮機靈,都讓他覺得很有意思。

 

至於堪稱是天才與奇葩完美綜合體的神奇主廚喻文州,黃少天簡直找不到一個適當的詞可以形容。如果上天創造黃少天是為了提高人類殺魚的技能,創造喻文州大概就是為了在提高廚藝水平的同時也提高矛盾值再兼有拉低平均手速的功效。

 

簡直一石N鳥,完全可以證明會犯腦洞的不只是人類。

 

69

365度發散的思緒CPU負載率高了點,黃少天不得不多工緩衝了一陣子,一邊想到底藍雨那股子自給自足的歡樂氣質到底打哪來,一邊茫然地好奇著加入藍雨這個提議到底為毛會突然出現。

 

顯然這兩邊都沒什麼標準答案,他躺在自己床上翻了翻,盛夏中午的陽光從窗簾下一點不給面子的竄進來,熱得很。

 

黃魚和喻文州在他腦海裡糾結成一團,纏綿悱惻,難分難解。他不得不暫時放棄想不出半根毛的藍雨攻略,認真分析了一下自己對喻文州的觀感。

 

乾乾淨淨,白白的,不討厭。

 

斯斯文文,慢慢的,不討厭。

 

有點奇葩,笑笑的,不討厭。

 

除此之外,還跟他挺有默契的,好像一對眼就能看穿他的想法。黃少天想到這裡,突然像是起床時突然閃到腰一樣的一個機靈,背上出了一身冷汗。

 

內什麼,這算是心有靈犀一點通?

 

70

黃少天在慢著慢著這不大對&沒錯沒錯就是這個之間擺盪了沒幾分鐘,果斷選擇了前者。雖然剛剛浮出的想法讓他現在腦中又跳出喻文州這三個字的時候整個人都有點茫,不過管他呢,他還是成功甩開雜念一個鯉魚打挺帥氣地翻身下床,然後很不帥氣地真的閃到了腰,出門時一路從家裡疼到魚市。

 

71

攤子裡,黃少天扶著僵硬的左腰放空地盯著手上的比目魚,一臉難以置信。

 

就在剛剛,他突然有如天啟,福至心靈,平地一聲雷地發現了這個下午除了二十四歲青春年少才華洋溢殺魚片魚樣樣好的自己竟然閃到了腰之外第二件令人震驚的殘酷現實。

 

更要命的是,那個長了兩條腿的現實正站在攤子前,不緊不慢,一臉和煦地對他點了點頭。

 

少天?

 

72

黃少天扶著因為左腰施不上力而有點過勞的右腰看著空空如也的攤車,一臉人生如夢。

 

喻文州剛剛回去了,在他們一起並著肩吃了那條差點被他一個手滑砸到他臉上的比目魚以後。

 

作為一個專業的片魚師傅,黃少天很少像這樣在吃完一條魚以後說不上一個字──當然,以他個人的屬性在發生任何事以後都不大可能不置一詞,不過這到底還是本業,是他閉著眼睛都能從頭摸到尾從外順到內,熟到比髮小還要熟的一尾魚。

 

想著想著,黃少天突然覺得有點對不起那尾比目魚,在心裡給它默哀了一下,一邊彎著不大聽使喚的腰收拾著攤車一邊考慮著喻文州剛剛說過的那番話。

 


 

评论
热度(6)
©菩提樹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