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樹

不吃,治病的藥我不吃。

[黃喻黃] 黃魚看劍61-66

感覺這東西就是如此神奇,兩天前覺得這場應該可以吧來得及吧,現在覺得......我要蠻拚的啊..........。

 

61

 

都嚐嚐,嚐嚐啊,劍聖的廚藝可不是常常可以嚐的啊,鄭軒你別退了我看就你吧,李遠給我雙筷子,本劍聖親自餵鄭軒。

 

那什麼,黃少,這真不是膠水漿糊嗎。鄭軒略顯驚恐,黃少天用的醬汁稠,偏又是略白透明,別說他多想,整盤看起來還真像條炸開又掉進漿糊裡的黃魚,一身魚肉看起來雖然雪白粉嫩,看熟了松鼠黃魚鮮艷色調的人卻覺得萬般不習慣。

 

你這叫刻板印象知道嗎,誰說松鼠就得黃黃紅紅的,來來來吃吃吃,不好吃我下回煮到你說好吃為止。

 

 

62

 

鄭軒很想問黃少天那到底是懲罰他還是懲罰自己,但他並沒有說出口──也不是不想說,話一到嘴邊就被一口冒煙的魚肉堵了回來,燙得眼淚差點流出來。

 

他悲憤地瞪著李遠,用眼神抱怨道你這吃裡扒外的傢伙竟然幫黃少塞我一嘴魚,李遠聳了聳肩說你看黃少那個架式,讓他動手你不噎死也能嗆死。

 

鄭軒看著摩拳擦掌接過筷子夾了一大塊魚肉的黃少天,覺得好像有道理。

 

而且怎麼說呢,這塊漿糊魚,其實還……挺好吃的。

 

 

63

 

後來一大尾魚就在七嘴八舌中風捲殘雲分食下肚,黃少天的刀工那是沒話說,魚殺得乾淨俐落賣相一流,調味竟然也不鹹不淡層次分明,宋曉吃了兩口突然詩興大發,替這道菜命了個裝逼得不得了的大名:長江水清。

 

徐景熙吐槽:水清不是無魚嘛。宋曉大笑,水裡當然沒魚,魚都在肚子裡了。

 

一邊喻文州和黃少天聊開來,邀他有空時再多做幾道,黃少天說哎我也就是隨手弄弄,是你們不嫌棄吧,我挺喜歡下廚的,就是煮得普普通通,剛剛那是唬鄭軒的別當真別當真。

 

 

64

 

喻文州斂了斂笑容,直直看著黃少天。

 

黃少天被他感染了,也定定盯著他瞧。

 

喻文州不笑的時候看起來還是很斯文,就是有點令人捉摸不定。黃少天腦子裡閃過了十幾種試探的問句,最後還是只能叫了聲,文州?

 

喻文州看著他的眼睛,認認真真的說,少天,我覺得你很有天份。你考不考慮來藍雨?

 

 

65

 

黃少天目前為止的人生裡,很少有這麼安靜的時刻。

 

大多數時候他眼觀四面耳聽八方,可以一邊吆喝叫賣一邊算錢一邊殺魚,毫不衝突,游刃有餘。嘴裡絲毫不停心裡想著另一件事,學生時代邊看電視邊寫作業邊想等等要上哪玩更是不在話下。他的心思太活,停不下四處向外發散的腳步。

 

他很少,很少這麼空白。既沒有在笑也沒有說話,心裡一片平靜,和現實有點抽離。

 

 

66

 

黃少天走在回家的路上,想著自己的反常。

 

或許是因為喻文州的態度先反常了。黃少天回想了下剛才對方的表情,沒有半點笑意,和那個就算忙到昏天暗地也要跟他說早安的喻文州判若兩人。

 

他有點驚訝,但又有點釋然。最後還是驚訝。一開始對喻文州不苟言笑的表情感到吃驚,後來覺得他肯定有這麼一面,只不過是現在才展露出來,最後是驚訝喻文州對自己的肯定。

 

他說,少天,你考不考慮來藍雨?

 

這是黃少天想都沒想過的問題。

  

 

评论(2)
热度(11)
©菩提樹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