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樹

不吃,治病的藥我不吃。

[黃喻黃] 黃魚看劍43-48

天氣涼了,吃顆蘋果吧_( :3」 ∠)_


43

 

不知道是倒地的哪個唱起了小蘋果。

 

不知道為什麼後來變成了大合唱。

 

不知道結局怎麼會變成喻文州和黃少天在小蘋果的旋律裡用中華一番的姿勢對著節拍把所有的食材都下了鍋劈哩啪啦大火爆炒一通。

 

在這個一切都魔幻到奇葩的夜晚,最令人欣慰的無非是喻文州不愧留洋海歸大主廚,竟然能在做菜的同時抵禦小蘋果的精神污染,炒出來的大鍋菜口味正常得堪稱人類最後一絲希望。

 

 

44

 

不過俗話說上帝給人開了一扇門,就會給他關上一扇窗。

 

黃少天很快就發現了喻文州那扇被關上的窗是什麼。

 

他什麼都好到沒話說,就是動作慢得嚇人。

 

黃少天簡直不能相信眼前這個人把一鍋洗切好的食材炒熟要足足半小時,而且居然沒炒焦也沒炒糊。

 

難道慢的不是喻文州而是他周遭的時間嗎?這是什麼科幻設定?

 

 

45

 

「黃少,這個問題就別深究了,」宋曉一臉不要緊別怕哥是過來人的沈痛表情拍著黃少天的肩膀:「我們天天都看文州做菜,到現在也沒看出來他耍了什麼花樣啊。」

 

鄭軒雙眼無神地點著頭:「本來主廚就是做些功夫菜,我一開始也沒發現,只當大菜本來就花時間,一直到有一天開店前文州在炒青菜我才覺得怪。」

 

「一盤菜怎麼可以炒二十分鐘……」李遠似乎想起了那一天的衝擊,趴在桌上呻吟。

 

「但是莫名其妙地好吃啊……」徐景熙嘆氣道。

 

 

46

 

喻文州把炒好的大鍋菜倒進黃少天準備好的大碗裡,笑說我就是手慢,以前學藝時老被催,催了半天也沒什麼起色,人家也就懶得理我了。

 

眾人面面相覷,交換了一個「這人到底是天才還是奇葩」的眼神,暫無結論。

 

那文州你是怎麼來到藍雨的啊?回過神來的宋曉問了個自己覺得很有建設性的問題。

 

眾所皆知藍雨的老闆眼光特異,除了選學護理的徐景熙來跑外場,大家聊開以後還發現李遠以前的工作是在狗園當馴犬師,宋曉是學國術的,鄭軒更炫,竟然賣過BB槍。

 

 

47

 

綜上所述,藍雨基本是個半路出家的大本營,唯一和學以致用扯得上關係的竟然還是喻文州這個主廚──當然,這得扣除兩點。一,他是學西餐的。二,他手慢得可以。

 

那老闆肯定是特有慧眼嘍。徐景熙也不知是給自己臉上貼金還是幫喻文州搭下台階,當事人倒是毫不避諱,邊修飾擺盤邊笑著否認:沒有,老闆其實嫌棄我手慢,一開始沒打算用我。

 

那他後來發現你的好了?李遠問。

 

大概吧。喻文州偏了偏頭:我做了三道菜,老闆就不作聲了。

 

 

48

 

喻文州沒說的是,做那三道菜花了他整整八小時。

 

另一件他沒說的是,老闆其實就是他喝洋墨水時跟的老師,當時任教於藍帶廚藝學校,待過的餐廳米其林星星全摘下來至少可湊個五星上將,現在卻鬍子拉渣地睡在藍雨樓上,開餐廳只圖肚餓時一下樓就有得吃,不必自己動手。

 

不過是國際廚藝大賽連輸了三年,有必要這樣嗎?──當然,喻文州沒把話講得這麼直接,不過打了七五折又婉轉了幾個圈以後,意思還是差不多。

 

老夫就想這樣過,你小子練你的手速去。他的老師兼老闆側躺在沙發上,不耐煩地擺著手叫他滾。

 

 

 

评论(2)
热度(20)
©菩提樹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