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樹

不吃,治病的藥我不吃。

[黃喻黃] 黃魚看劍19-24

故事沒有大綱真可怕,下一秒都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19

 

藍雨開張的當天早上,黃少天早早做完生意收了攤,背著保冰箱給喻文州送貨去。夏天的太陽又毒又辣,頭頂曬得燙人,汗珠從眉毛上一顆一顆滴下來。

 

沒到營業時間,藍雨的正門還沒開,黃少天照著喻文州說的往旁邊的巷子裡彎,繞到後門剛要出聲喊人,一顆腦袋就從裡頭探出來,和他正打了個照面。

 

「少天,」喻文州眨了眨眼,微笑道:「早啊。」

 

「不早了不早了,我都收攤啦!」黃少天搖搖頭,汗水又滴滴從頭髮上甩落地。

 

 

20

 

「外頭熱,你進來吧。」喻文州把門向外推,自己朝裡面讓了讓,後邊是兩排大冰箱和鐵架,冷氣從米白色的拉門那一頭撲面而來。

 

喻文州讓黃少天把箱子放在鐵架上,整出個盒子把一尾尾黃魚帶冰磚全部挪進去,蓋上蓋子再推進大冰箱。黃少天看見一旁的架上還有幾個水槽,幫浦嘶嘶地打著氣,裡頭多是些蝦蟹貝類。

 

「要活的也可以。」他突然說。

 

喻文州愣了一下,笑道:「我不大會殺魚。」

 

 

21

 

喻文州解釋了一下自己學的是西餐,常料理的都是圓鱈鮭魚等買來時就已經切成片,哪天看到一整隻還不認得的大魚。魚不像螃蟹和蝦貝可以蓋上蓋子直接煮熟,料理前要殺要清理還要刮魚鱗,確實比較麻煩。

 

不過,海鮮餐廳的主廚不會殺魚,確實是有點……獨樹一格。黃少天對喻文州的印象從在魚市場悠閒散步的奇葩、喜歡吃他生魚片的好人到手無殺魚之力的微笑型男主廚,覺得對方實在千變萬化不可預測。

 

 

22

 

「要不我教你?」黃少天委實覺得這是最快也最人道的方法了,他實在不忍心看喻文州手拿菜刀笑咪咪地跟一桶桶活跳跳的鮮魚對峙──就算他沒親眼看到也一樣。

 

這想像太有畫面,有點糟。

 

喻文州倒是爽快,點頭說那就麻煩你了,又說你今天第一次來,要不要看看我們的廚房?

 

黃少天說好。

 

 

23

 

簇新的廚具看起來冰冷而銳利,喻文州給黃少天介紹了二廚宋曉、鄭軒,外場的徐景熙。幾個都是本地的年輕人,黃少天話又多,一下子就聊開來了。

 

「這麼說來,黃少也學過烹飪啊,有沒有興趣換個工作?」宋曉隨口給取了個暱稱,黃少天也快人快語:「哪能啊,我學的是糕餅麵包,煎煮炒炸是一樣也沒碰,要不你們哪天要個專職的殺魚工再找我?你別笑,我殺魚的功夫文州見過的。」

 

喻文州笑著點頭。

 

 

24

 

黃少天還是現場借了條魚表演了一下。

 

去魚鱗,五秒。

 

去腮去內臟,兩秒。

 

黃少天花了七秒就殺好一隻魚。

 

宋曉的眼睛瞪得跟龍眼一樣大。

 

 

评论(2)
热度(11)
©菩提樹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