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樹

不吃,治病的藥我不吃。

[黃喻黃] 黃魚看劍13-18

基友(腥腥相惜的那個,不是害我腦洞的那個)說要幫我畫封面(=小盧畫在黃少頭巾上的怪魚),我只好努力試著寫完出本_( :3」 ∠)_


13


歡樂的時光過得特別快,又到了時間說拜拜。喻文州幫著黃少天把玻璃櫃裡的冰磚拿去扔掉,板凳架到攤車上,再遮上防水布。


忙活了一天的黃少天在夕陽裡伸懶腰,眉眼彎彎嘴角帶笑,劍聖頭巾和天藍色的圍裙解開了掛在脖子上。顏色偏淡的短髮被頭巾壓了一天,一根根不服氣般地翹了起來。


快活得像隻剛吃飽的貓──喻文州心想。


14


黃少天甩了甩頭,原本已經有點翹的頭髮一下子蓬起來,鬆鬆軟軟像個毛球。


喻文州沒忍住,笑了出來。


「?」黃少天投以一個疑惑的眼神,喻文州邊笑邊搖頭,手插進口袋一掏,遞過去一張紙片。


「我工作的餐廳,」喻文州說:「有空讓我回請你。」


名片藍底白字,印著很飄逸的「藍雨」兩個字,不像海鮮餐廳,倒像書店茶行。


15


「好啊,」黃少天眼睛亮閃閃,「一定讓你請,還要吃你煮的劍聖黃魚。」


「一言為定。」喻文州笑咪咪地點點頭。


初夏的傍晚,涼風習習。


16


「黃少!黃少!」


喻文州步出魚市沒多久,黃少天身後傳來少年音調略高的呼喚。穿著初中制服斜背著書包的盧瀚文一路從外邊馬路上噠噠噠跑進來,臉被太陽曬的紅紅的,呼哧呼哧喘著氣。


「下課啦?」黃少天揉揉盧瀚文才到自己下巴的腦袋,順帶擰了一把臉頰。


盧瀚文扁了扁嘴,「今天說好了要教我三秒片魚的不要爽約啊!」


「好好,不爽約不爽約,」黃少天心想盧瀚文讀書有這一半認真恐怕老師就要感動得痛哭流涕,聳了聳肩:「那到我家來吧,看本劍聖大顯神通煮一桌好菜!」


「是片一桌好魚!」盧瀚文糾正。


17


真的一整桌都是魚。紅燒的清蒸的乾煎的生吃的曬乾的,黃少天自己都數不出種類。老盧給他提供的教具太豐富,盧瀚文在黃少天的威逼下吃不完兜著走打包了兩手滿滿的魚羹魚湯魚片粥,桌上還是餘下了三四盤。


黃少天腆著肚子坐在餐桌前,暫時沒有力氣收拾。


天黑以後臨海的小鎮出奇寧靜,隱隱帶著鹹味的夜風慢悠悠吹進屋裡。


18


黃少天在餐廳的黃光燈下掏出褲袋裡喻文州給的名片,翻來覆去的看。


正面印著藍雨海鮮餐廳和地址電話,背面索性是幾樣菜名,仔細一看除了清蒸鱸魚蔥燒鯽魚松鼠黃魚,赫然還有河豚海膽活章魚。


黃少天不由得想像了一下喻文州溫吞地笑著一手拿著海膽一手盤著章魚的畫面,好像……還不賴。


评论
热度(14)
©菩提樹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