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樹

不吃,治病的藥我不吃。

[黃喻黃] 黃魚看劍7-12

有一點點盧劉盧 _( :3」 ∠)_



7

 

兩天後,喻文州真的去了生魚片攤。

 

木頭攤車上放了個鋪著冰磚的玻璃櫃,旁邊斜著一把板凳。黃少天一抬頭見著喻文州來,笑得露出了虎牙:「文州你來晚啦,沒什麼魚了。」

 

「我什麼都吃。」喻文州也笑了,他老遠就看見黃少天今天綁的頭巾上歪歪斜斜又充滿霸氣的兩個字。

 

人來人往的魚市裡,竟然藏著一位「劍聖」。

 

 

8

 

「都是小盧起鬨,」黃少天邊片魚邊叨唸:「武俠片看多了,到處給人起渾名,說我是魚市第一刀,一下子又成了劍聖。」

 

他努努嘴,「對面那個綠圍裙的還叫飛刀劍呢。」

 

喻文州看了一眼,是個身材高瘦,皮膚有點白的男孩子。

 

「小盧可喜歡他了,」黃少天哼了一聲,滿臉不服氣,「他的刀又沒我快。」

 

 

9

 

喻文州不知道飛刀劍的刀有多快,估計要比黃少天快是不容易──柳刃細長的刀身在他手上有節奏地起伏,把深紅色的金槍魚分成均等的厚片。

 

黃少天滿意地點點頭,把魚片在黑色的盤子上排成斜排,再把雪白的比目魚片成接近透明的薄片,擺放成扇形,邊上擺一碟加山葵的醬油。

 

美得像朵花。

 

 

10

 

「太多了。」喻文州推了推盤子。

 

黃少天笑得見牙不見眼:「我們一起吃。」

 

他們並肩坐在板凳上,各自一雙筷子挾起或透明或深紅的魚肉,蘸醬油,分享著冰涼鮮甜混合著些許嗆辣的美妙滋味。

 

喻文州想起學生時代在電視裡看一位外國廚師做菜,滿桌油光欲滴,他嘗了一口大聲嘆息:噢,真是天使們的協奏曲。

 

 

11

 

「好吃嗎?」黃少天嚼著倒數第二片金槍魚問。

 

喻文州挾起最後一片,蘸上一點醬油,誠懇答道:「非常美味。」

 

黃少天嘿嘿笑了兩聲,很是得意。他倆坐在魚市的一隅,午後陽光從樓板間的採光罩照進來,只搆著他們的腳邊。

 

吃了冰涼的魚片,雙腳被陽光照得暖暖的,像是一天裡最幸福的時刻。

 

 

12

 

如此悠閒的時光怎能不聊天呢?

 

於是他們很快知道了喻文州留過洋,學的是西餐。黃少天學過做糕點,不過他爸爸就是魚販。

 

「父業子承,妥妥的。」黃少天咧嘴一笑。

 

他說,刀要快必須眼神好,眼神好多虧了他從小多吃魚,「這是好傳承,必須持續。」

 

喻文州心道,可惜自己手慢無關吃魚多寡。

 

 

 

评论
热度(20)
©菩提樹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