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樹

不吃,治病的藥我不吃。

[黃喻黃] 黃魚看劍1-6

 

基友說黃少三刀片魚絕不馬虎,我就蛇精病的生了一篇魚市場黃魚_( :3」 ∠)_

 

 

1

 

黃少天與喻文州的相遇十分浪漫。

 

天濛濛亮,遠處的船隻影影綽綽,風裡有海水的微鹹氣味,一身襯衫牛仔褲的喻文州以漫步在雲端的姿態走近時,一眼就在人群裡看見了閃閃發亮的黃少天。

 

哦,正確來說,閃閃發亮的是他手上的魚刀。

 

「來來來,新鮮新潮新突破,好看好吃好下鍋!走過路過別錯過,最帥氣的黃魚在這頭!」黃少天一手拎著刀,一手抓著魚尾,聲音在清晨的魚市裡又響又亮。

 

喻文州遠遠看到這人綁在頭上的黃色方巾上畫著一尾魚,筆觸十分有特色,張牙舞鰭,惡態畢露。

 

黃魚……好像不是長這樣的啊。

 

 

2

 

黃少天很受女性歡迎,更精確地說,他很受年長女性歡迎。

 

魚攤開賣沒多久就被來批貨的女老闆和附近的婆婆媽媽圍了一圈,黃少天揀魚的手和說話的嘴都沒停過,動作又快又俐落,不時還蹦出幾個笑話,一個人也把場子搞得熱鬧到不行。

 

喻文州站在人群外圍,看看擠不進去,也不著急,慢慢地把整個市集繞了一圈。

 

這是個觀光魚市,天大亮以後早起的遊客三三兩兩,內行看門道外行看熱鬧地每個攤都逛逛走走。

 

一邊賣吃食的店家也開了,喻文州在店門口鋪著塑膠桌巾的鐵桌坐下來,點了碗魚湯。

 

 

3

 

黃少天的生意在觀光客到來後達到一個新高點,焦點倒不在於他口中尾尾生猛賽龍王的美味黃魚,而是他叫賣的絕技。

 

喻文州用鐵調羹慢慢喝著滾燙的魚湯,心想老殘遊記講的白妞說書原來不誇張,真有人的聲音可以上天下地,四海遊龍八方雲集。

 

 

4

 

一直到快收攤,黃少天才有空用戴著橡膠手套的手臂抹了抹從頭巾邊緣滲下的汗水。

 

他身上的深藍色圍裙濺滿了魚鱗,背上也濕了一片。一個早上下來殺了上百隻魚,全身都是魚腥味和汗鹹味。

 

不打緊,認真工作的男人最帥氣。人稱魚市金城武的黃少天抹完了汗又是一條好漢,繼續叫賣著所剩不多的漁獲,直到看見喻文州走過來。

 

黃少天那對像魚刀一樣閃亮的眼睛更亮了。

 

 

5

 

「帥哥,買魚嗎?快收攤啦半賣半送,都是早上才上岸的黃魚,保證新鮮,你看看這魚眼睛是不是很亮,這魚鱗是不是很有彈性,這鰭這麼有流線美,黃黃的小肚子這麼可愛──」

 

喻文州看了看黃少天手上那尾被形容得好似選美冠軍的黃魚,又看了看他頭上一張血盆大口兇猛猙獰的黃魚。

 

「你有賣這種的嗎?」他笑了笑,指指對方的頭頂。

 

 

6

 

黃少天站在他的魚攤裡和喻文州聊了半天,話題從他頭上那尾兇惡的魚是批貨給他的漁夫老盧他兒子小盧的大作直到喻文州是附近一家還在籌備期的海鮮餐廳主廚,今天來魚市只是先看看有哪些魚適合採買,又到黃少天每天賣完魚以後會先回家睡個午覺,下午再過來擺個賣完就收的生魚片攤。

 

「文州文州我跟你說我片的魚可好吃了,你一定要來試試啊!」黃少天十分自來熟地推薦完自家黃魚又推薦自個的刀工,完全忘了攤子上剩下的魚還沒賣完。喻文州笑了笑,隨著他的親暱語氣也叫了一聲「少天」。

 

「好,一定去。」

 

 


评论(5)
热度(30)
©菩提樹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