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樹

不吃,治病的藥我不吃。

[吳方][葉王] 蜜月就像睡覺(中)

前方雙花注意。大概也有點喻黃。


小Jimmy是個自來熟,方士謙和吳雪峰像變魔術一樣從並不大的廚房裡端出源源不絕的沙拉洋蔥圈義大利麵奶油濃湯時,小男孩已經整個人掛在葉修手臂上看著王傑希操作的水管工變戲法般地把庫巴龍繞到暈頭轉向,露出尊敬又崇拜的眼神,問說叔叔也跟哥哥一樣厲害嗎?

 

他是哥哥,我怎麼就是叔叔了?葉修瞇著眼說,小孩倒理直氣壯的:哥哥看起來就年輕!你跟Daddy差不多!

 

葉修作勢昏倒,把懷裡的小孩逗得咯咯笑,一邊還不忘造謠。你爸爸當年就比我老得多了好嗎,他往那門邊一站我還以為是老闆的爹呢,哪像哥英雄出少年。

 

王傑希放下手把看了他一眼,伸手戳了戳那柔軟的肚子。小Jimmy看得樂了,屁股一使力就跟著往大神的小肚腩上面蹭,葉修虛軟宅男經不起折騰,過沒兩下就兩手高舉喊投降,卻又趁機在小孩放鬆警戒時出手去搔癢,一大一小鬧成一團,連廚房喊著開飯了都沒聽到。

 

餐廳放著三張巨大的原木桌,淺綠色的桌布上放滿了食物,熱氣讓空氣中瀰漫著一股淡淡的白煙,客人隨性地坐著聊天取食。向著露台的落地窗敞開,夾雜著潮濕氣味的風時不時吹進來。

 

方士謙脫了圍裙,跟幾位客人討論著溫尼伯的四季美景,說到興致來了,上樓就拿了相機展示這幾年拍攝的得意作品。吳雪峰在一旁和王傑希閒聊,討論菜色還可以怎樣變化,當季食材和附近的特產等,聊著聊著就決定明天晚餐讓王傑希大展身手,用華夏四千年的文化給這些歪果朋友一個驚喜。

 

悠閒的時間過得特別慢。葉修覺得自己哄小孩哄了有三天三夜,抬起頭來時鐘卻才指著八點半。他跟王傑希有時差,雖然在飛機上睡過還是特別累,這會已經忍不住睏意瞇起了眼睛。方士謙揮著圍裙趕蒼蠅似地把兩人往樓上趕。

 

有年紀了別硬撐啊老葉。

 

青春正盛好嗎,隨時PK場等你。葉修上了樓梯還不忘回嘴。背後方士謙嘖嘖了兩聲,老吳你這後輩怎麼教的,專會欺負治療。

 

房門關上前,樓下傳來的最後一句話是吳雪峰帶著笑意的聲音。

 

誰欺負得了你?

 

 

傳說中的蜜月套房其實很樸素。留給葉修和王傑希的房間沒有任何鮮花蕾絲粉紅色,一片的地板桌子都是淺色原木,吊燈和窗簾也是乾淨的米白。床對面放了看起來相當舒適的綠色布沙發,倒像是個渡假小木屋。

 

房間很寬敞,還有個獨立的面湖陽台,放了兩把椅子一張茶几。吳雪峰這裡除了早晚兩餐中午也給搭伙,如果想,他們可以整天窩在這間房裡,哪都不去。

 

背脊貼到床墊的時候葉修吐了一口氣,王傑希站在床前看了看,轉過身去開行李箱,窸窸窣窣拿了衣服就進了浴室。

 

通常他洗澡的時間就比較早,何況把一個大字形攤在床上的傢伙挖起來實在費事。

 

結果浴室門都還沒關上,床上的人自己爬起來,大大咧咧跟著進來了。

 

王傑希看了葉修一眼,沒說什麼就開始脫上衣,然後裸著上身站在洗臉台前開始洗臉。葉修看著水珠從線條纖細的下頷滴到鎖骨和白皙的胸口,吹了聲口哨,自己也唏哩嘩啦脫了衣服。

 

浴缸大到令人懷疑它的用途,燈光更是像打了一層柔焦一樣朦朧得不行。葉修泡在熱水裡一邊想著這大概是老吳的興趣,一邊內心吐槽著自己一點也不想知道老隊友的癖好,感覺就是沒看到也會長針眼似的。而他之所以有心思想這些,實在是因為坐在對面的王傑希已經神遊到不知哪個星雲去了。

 

他們很規矩地泡了個純潔的澡,很友愛地幫彼此擦了擦背,很和諧地先後吹了頭髮換上T恤短褲並排躺上床,然後很有默契地一覺到天亮。

 

完全是個老夫老妻的節奏──扣除掉一早醒來那兩回晨間運動不說的話。

 

蜜月套房嘛,不發揮一下真正的價值就虧了。在窗簾透出的微光裡依偎著彼此的體溫一向是他們表達親密的方式之一,有時甚至一連數天,大有從此君王不早朝的意味。

 

人都退役了,急什麼呢。

 

葉修很有抱著王傑希直接睡到中午的打算,但王傑希就沒這麼樂意。畢竟吃人的睡人的,在前輩屋裡睡到日上三竿這麼厚臉皮的事他沒意思做,躺了一會就乾脆地起身,走進浴室又沖了一次澡。

 

天早就大亮了,葉修拉開窗簾,赤腳踩著陽台的溫暖厚實的木板。早晨的陽光像透過一層紗一樣帶著淡淡的白色,吹過湖面的風輕柔而微涼。葉修叼著根菸瞇起眼看湖的另一邊,心想大概屋子的主人圖的也就是這個。

 

屋裡有愛人,門外有美景。

 

 

樓下的吳雪峰在廚房洗生菜,方士謙在旁邊一邊哼著歌一邊切培根。有些客人起得早,自己烤了麵包吃,其他人陸陸續續下來,大多圍在餐桌旁邊聊天煮咖啡,還有些乾脆光著腳就從後門下了沙灘。一早的空氣好,水鳥也特別多,偶爾有幾隻飛過來停在露台上,發出短而清亮的叫聲。

 

王傑希和葉修得到的早餐是全麥總匯三明治和蜂蜜牛奶。典型的西式口味,這裡可沒有燒餅豆汁啊,方士謙說。葉修聳了聳肩,王傑希作的早餐一向走大英帝國路線,同住到現在只要飯桌上沒烤土豆就算是輕鬆的一天。倒也不是難吃,只是他每次都猜不中放在裡面的彩蛋是什麼口味。

 

在一起就是個漫長的習慣過程,磕磕碰碰中總有驚喜,有時這些驚喜還會令人想把對方麻袋套頭胖揍一頓。氣著惱著,一晃眼也就過了。

 

方士謙和吳雪峰鬥嘴的內容幼稚得很,連兒子都懶得聽,三兩下啃完了麵包就纏著王傑希繼續昨天的破關進度。葉修被前輩們呼來喚去,拖拖拉拉好容易收拾了餐桌,方士謙馬上就指派了下一件任務,搬著帆布在後門外架起了棚子。

 

體力活無疑是殺死宅男最快的方法,吳雪峰和方士謙卻像是金盆洗手後脫胎換骨,搬桌搬椅大氣都不喘一下,不忘擠兌在三次元無用武之力的某位大神:是誰要結婚來著,新郎官這麼容易腿軟能成事嘛。

 

成啊,怎麼不成。葉修咕噥著把桌布拉到桌子上。扯個證怎麼就這麼麻煩呢,看別人扯簡單得很。壞就壞在他和王傑希縱橫聯盟多年,結仇太多,到如今想圖個安靜都難。

 

家裡人倒是不吭聲,兩家爸媽顯然都是被折騰得乖了,想到遠渡重洋看親兒子穿婚紗的驚悚畫面通通打了退堂鼓,十分開明地表示那不就等回國大家吃頓飯吧,別穿白紗一切好談。一番語重心長讓王傑希很是反省了一下自己在爸媽心中的形象。

 

 

湖邊沙灘上搭起了長長的白色帆布棚,幾隻水鳥在上頭啄來啄去。日頭一下子爬到中間,吳雪峰煎了幾塊羊排,配著早上多做的沙拉和湯對付過了一餐。吃過飯大伙都回房小睡了一會,準備應付晚上的陣仗。

 

葉修是被突然壓上肚子的重量鬧醒的。Jimmy在裝睡半小時後從自己的房間跑過來飛撲上床,橫在他和王傑希身上。小崽子聽到葉修的慘叫還嘻嘻直笑,得意得不得了。

 

下午方士謙開車接人,王傑希吳雪峰進廚房,葉修看小孩。早上一番折騰到了這時候才發現搬上搬下不算什麼,應付小魔王才是一等一的體力活,偏生廚房裡的那兩位玩得可起勁,根本不理他求助的眼神,可憐叱咤風雲的大神被小鬼折磨得奄奄一息,恨不能跪求治療之神快回來給自己刷血保命。

 

方士謙回來時那又是另一種折磨。大老遠的就聽到某人上竄下跳一路喊著,葉修和王傑希都是眼角一跳。想想這下是把剋微草的和微草剋的都請來了,真不知道是為難誰。

 

時值夏休末尾,再一兩週聯盟就要開賽。黃少天一進門就嚷嚷著葉修葉修你陰謀詭計本劍聖已經識破了你就是想趁機拖住我家隊長不讓他回去想新賽季的攻略你怎麼就這麼心髒!葉修翻個白眼,哥都退役四年了至於嗎,旁邊是現時全聯盟最老的隊長喻文州溫溫地笑著說前輩好。

 

顯然比大齡現役選手悠閒許多的張佳樂抱著一把五彩繽紛的花束,胸口還別了一朵玫瑰,十分符合他退役前使用的角色稱號。身旁孫哲平的左手上再沒包著繃帶,反是手指上套了一個銀環──那一年蘇黎世奪冠後,張佳樂沒跟隊伍回國,自個兒劃了機票飛丹麥,回來時鬼鬼祟祟,手老擱口袋。

 

虧了孫哲平不遮不掩,消息才在選手群裡傳開,燒燒燒這幾個字史無前例地排到了+180,把葉修退役後又跑來當領隊時那句說好的退役呢蓋到160樓的記錄都破了個乾淨。分手分得轟轟烈烈,復合復得天衣無縫,還沒退役就迫不急待領證去的兩人就此成了聯盟情侶檔正面和負面的典範,順帶榮登讓馮主席心臟病發的組合第一名。

 

張佳樂擱了那束花,從孫哲平手裡接過的袋裡是韓文清厚到可以砸死人的禮金,張新傑挑的款式簡單功能卻強得堪比太空梭的對錶,林敬言那個被方銳繫得有點醜的緞帶盒裡面放著他退役後投資店舖賣的貴如金箔的巧克力。霸圖是群純爺們,在這節骨眼上哪能小氣?

 

幾個大男人對甜食都沒啥興趣,倒是最後進門的蘇沐橙多看了那心型水晶盒兩眼。剛退役的姑娘曬黑了不少,長髮在後腦鬆鬆挽了一個髻。大概是一路上被黃少天話癆得多了,不怎麼開口,臉上倒一直帶著笑。

 

眾人圍觀霸圖F4的禮物,一時都沒注意到蘇沐橙背在身後的手。她纖細的手指拿捏著一張聯盟紀念週邊大賀卡,上面有興欣和微草每個選手的狂霸酷炫跩簽名,和欠缺練習而比簽名醜了好幾個層次的祝福留言。

 

 

榮耀這麼多年,人如流水來了又去,有個道理倒是顛撲不破。

 

有多少對手,就有多少朋友。

 

 

 




评论(6)
热度(40)
©菩提樹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