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樹

不吃,治病的藥我不吃。

[葉王][高喬高] 結婚就像吃飯

 

退役同居OOC系列again。葉王,高喬高。

誰來教教我小天使的攻受該怎麼分。

 

 

葉修去了趟H市。工作以外又逗留了兩天,在興欣訓練室裡開著馬甲搶BOSS搶得不亦樂乎,興風作浪的本事半點也沒退步。

 

夏休期的俱樂部冷清許多,方銳和莫凡一放假就不見人,唐柔羅輯安文逸和幾個年輕選手都回家去了,包子跟他魏老大整天在外晃盪,公會裡剩下伍晨喬一帆,正為銀武材料頭疼,葉修就這麼大大咧咧自個進門,抽了張帳號卡進神之領域開打去。

 

陳果一進訓練室就要罵誰在裡面抽菸,看到葉修先是愣了一下,接著罵出來的倒不是菸。你有空就不會早點回來看看沐沐。

 

沐橙好得很,不是跟楚雲秀玩兒去了嗎,前幾天她還發給我好幾張照片呢。葉修叼著菸鼠標一抖,螢幕上的戰鬥法師一招伏龍翔天打飛了對面的魔劍士。

 

蘇沐橙一年前把隊長位置交給喬一帆,並在這個賽季結束後退役。現在正跟姊妹淘遊山玩水不亦樂乎,偶爾還在微博上發訊說夏日風光好,大家多出門走走別悶壞了,轉發盡是一片遊戲宅男哀號女神連離去的背影都美到令人不敢直視。

 

陳果這個蘇沐橙真心粉被葉修這麼一堵倒也沒話了,嘟噥了幾句就坐下來看三人拉怪。

 

 

H市的夏天日落得晚,到晚飯時間天也沒全暗。三人搶到BOSS順帶跟義斬交換了些材料,接著在陳果的監督下一起出門吃飯。葉修在小包廂裡又點起菸,少不了被罵就不能少抽一根,笑得一臉T。哥好得很,家裡那口子也好得很。

 

陳果瞪了他一眼,腹誹道你還當我擔心你,我是怕人家嫌棄你啊。

 

伍晨給閉門不出的關榕飛點了份外帶,陳果陪著他等,回程的路上剩下葉修和喬一帆。新科隊長已經不是當年手足無措的模樣,身形挺拔眼神沉穩,喊葉修卻還是一口一個前輩。路途不是很長,他們中途轉了彎,邊散步邊聊著興欣下個賽季的布局。

 

方銳是臨退的老將了,唐柔莫凡包子年紀也都不輕,最多再能打個兩年。隊伍的重心落在喬一帆羅輯安文逸身上,三人雖早有準備,與新隊友的配合卻還需要調整。

 

興欣的夏休會比別人提早一個月結束,我們要在這段期間找到最好的狀態。喬一帆說,眼神很亮。

 

葉修拍拍他肩膀。年輕人加把勁啊。不過你是不是還有別的事要說?

 

一句話把喬一帆又變回了六七年前初出茅廬的模樣,低著頭看著地上的水泥坑洞表情有點緊張,頓了好一會才說,過兩週會到B市,想和英傑約前輩吃個飯。

 

就個飯局也值得這麼緊張?葉修一臉似笑非笑正想叫後輩爭氣點,低著頭的年輕人又用悶悶的聲音吐出下半句。

 

…王隊他,方便一起來嗎?

 

 

 

 

王傑希看著剛進門的同居人,覺得對方看起來有點令人摸不著頭緒的興奮。

 

小年輕倆約飯局。葉修劈頭就說,王傑希瞇了瞇眼睛,看出了那種情緒叫什麼。

 

八卦。

 

我已經知道了,英傑前兩天打過電話。他直接戳破了葉修「快看我快看我這裡有第一手消息」的膨脹賣點,自顧自地繼續看盤下單,這一把賺得還不少。

 

大眼兒你就這麼對愛徒的情路不聞不問啊。葉修沈痛了沒多久,又說小喬小高倆年輕人請吃飯這還是第一次,打算見家長了吧。

 

哪裡像啊。王傑希都不知從哪吐槽起,先說喬一帆跟高英傑現在可都是聯盟前五強隊的隊長,早就不是什麼小年輕,再過來他跟葉修也不過就是當了人家幾年隊長,哪裡就扯得上雙方家長去。

 

不過高英傑在電話裡的語氣的確侷促得很,半點沒有當了兩年隊長的氣勢。王傑希在電話的那一頭心裡多少有些感觸,這麼多年了高英傑在私下面對自己時還是像個孩子,羞澀得讓人不忍心殘害國家幼苗社會棟樑。

 

好是好,就是太單純了點。魔術師天外飛來一筆的評論了句。葉修一聽,特別正氣凜然地應了聲。

 

就是,我們家小喬壞就壞在清純可欺。

 

…我是說英傑。

 

 

 

兩週的時間一下就過去,天色一暗,王傑希就開車載著同居人赴飯局去了。

 

灰濛的暮色裡,銀綠色的寶馬像是一片顯眼的嫩葉,全B市僅此一台。葉修每回坐這車都忍不住要吐兩句。也就微草俱樂部會把好好的一台車噴成這種環保回收標誌色,等會是不是順便收收垃圾?

 

要收你收去。王傑希目不斜視打了左轉方向燈。

 

車子平滑駛入停車場倒車入庫。等電梯時葉修又忍不住要摸支菸出來抽,手還沒一動褲袋就一陣空,袋裡的菸盒無影無蹤,肇事者的手臨去時還從他大腿邊擦過。

 

王傑希把菸放進自己淺灰色的休閒西裝口袋,走進電梯裡按了按鈕,心情似乎不錯。

 

 

赴約的時間早了十分鐘,包廂裡喬一帆高英傑卻像是兩小時前就等在那裡,坐定生了根似的,連起個身都跌跌撞撞差點潑了桌上的茶。

 

王傑希看了葉修一眼,眼神說撤回前言,他倆真的挺像來見對方父母的。葉修聳聳肩,招手叫來服務員,對著燙金大紅的菜單指指劃劃毫不客氣地點了六七道菜。桌子對面的小年輕簡直連字也不識得了,支支吾吾半天連要喝什麼茶都說不出口。

 

就菊花普洱吧。王傑希闔上菜單。

 

茶水很燙,又帶點菊花的冷涼。高英傑隔著飄起來的白霧看看王傑希,看看葉修,再看看身邊的喬一帆,覺得自己連在總決賽都沒這麼緊張過。

 

隊長我…他小小聲開口,聲音跟身邊人的重疊,但喬一帆的前兩個字是「前輩」。他們又都同時停住了彼此對看,眼神充滿了默契與不夠默契。

 

葉修夾了筷炒花生米,王傑希喝了口茶,看著對面的兩個小輩,視線大概就像是從前微草訓練室每天早上九點都可以看到的那種,你就是有千言萬語也開不了口。

 

高英傑有點茫然,同時慢慢了解到這種威壓感莫名令人感到熟悉的理由,一片空白的腦袋裡浮出的念頭是這其實也不像決賽啊。更像是跟著隊長刷榮耀最大BOSS的那時候,而且這次連隊長都站在BOSS那邊。

 

他挺了挺背脊深吸一口氣,覺得自己渾身充滿了布衣竹掃帚初出新手村驚見大魔王的壯烈犧牲氣質,肩膀卻突然輕了許多。

 

他在桌子下拉了拉喬一帆的手,輕輕握住對方有點冰涼的指尖。

 

像是當年跟著隊長一聲令下前仆後繼衝向君莫笑的木恩,儘管緊張到腦袋空白手腳發冷沒兩下就被清空血條,卻沒有一絲害怕或猶豫。

 

 

 

木恩背後有灰月。他身邊有喬一帆。

 

 

 

葉修從同居人口袋摸出一支菸。那人自己也拿了一支,趁他點起來的火還沒熄湊近過來點了,兩星紅在夏天的夜裡燃出一股乾燥的氣味。

 

他看著同居人。嘴角勾勾一臉T。

 

輸給徒弟很心塞啊?小喬一半歸你,咱大眼輸給一個半愛徒。葉修扳起手指算。哥怎麼說也是讓而已,就讓了半個。

 

王傑希不理他,瞇了瞇眼睛又吸了一口菸。倆三十宅男在自家陽台吞雲吐霧給夏天的B市增加室外溫度,還不忘彼此垃圾話撩撥兩下,幼稚得不像話。

 

 

說到底不過是年輕人飯吃到一半圖窮匕現突然立正報告下週要出國領證,倆光棍難得吃了小輩一餐就得看人秀恩愛,礙著前輩身份眼睛再痛也只能微笑祝福,窮極無聊只好回家嘴砲來嘴砲去表達多年來無名無份的憤慨。

 

王傑希聽著葉修有一下沒一下的挑撥只覺好笑,橫過肘子架了身後人一把。

 

都幾歲人了自重。

 

葉修哼哼唧唧,王傑希懶得理,想來也只是吐槽著小輩們不懂敬老尊賢──老字又尤其傷人。他都忘了自己小年輕時究竟有沒有想過結婚。八成沒有。全盛時期誰不是滿腦子冠軍呢?葉修也肯定沒有,有的話大概拿不了第四個獎盃。

 

聯盟少有還沒退役就結婚的選手。現實點來說,電競職業壽命短,花在結婚蜜月上算是浪費。多數人選擇把打贏比賽放在第一位,早早踏進愛情墳墓的人少得需要列入保育類。

 

算起來也是崎嶇了一段路,別去管準冠軍隊隊長的頭銜,也就是兩個年輕人。等退役不是不能,是不願。眼前有足夠的未來可以挑戰,也有充分的決心堅持。

 

 

人生這麼長,衝動未必是壞事。王傑希按熄了燒到濾嘴的菸。葉修說那是,哥要是想衝動還不是分分鐘搞定。

 

那我們這就領證去?

 

大眼你這是向哥求婚來著?

 

魔術師笑了,你說呢。

 

哎,不就是吃頓飯的事,什麼時候想什麼時候就辦了。

 

 

結婚算什麼?一樣的穿衣洗澡,睡覺起床。每天在滾動的齒輪裡添點油減少摩擦增加潤滑,餵飽自己和他,除草澆花。

 

數著相守的日子,數著對方臉上日漸明顯的紋路,一不小心發現腦後的白頭髮。兩個人絆在一起磕磕碰碰,在自家陽台抽菸接吻,不理會別人的眼光。

 

 

 

王傑希的書桌抽屜躺了兩張飛加拿大的電子機票,手機在黑暗裡閃著綠光。方士謙說吳雪峰開在溫尼伯湖畔的民宿空下了給新婚伴侶的蜜月房,供吃供住供導遊,唯一的規矩是PK不許贏他。

 

 


 


评论(3)
热度(65)
©菩提樹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