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樹

不吃,治病的藥我不吃。

[葉王] 生活極短篇2


 

延續上篇的退役同居梗,私設如山畫風不穩LZ少女病發慎入慎入。

 

 

王傑希還在微草時除了幾次夏休期跟著上網刷野圖BOSS以外作息一直很規律,不特別早睡也不特別晚睡,不特別早起也不特別晚起,三餐基本定時,有時間會出去遛達遛達散個步當運動。退役以後倒是偶爾熬夜看看外國的網球足球,有時候也比較晚起,吃飯也隨性,過著自由業沒人管無拘無束的爽快日子。

 

同居人那個作息原本挺亂的倒是規矩了。就是幫興欣搶BOSS頂多也就是熬到十二點,過了就甩甩手說哥睡了啊自重自重,一點不戀棧地拔了耳機關電腦摸進房去。那時王傑希多半已經熄燈了,卻不見得已經睡著。有時月黑風高毛手毛腳,一不小心進了兒少不宜的雙人副本,睡眠時間就又比平時更晚了。

 

不過多半的時間他們就只是躺著,兩具手長腳長的男性軀體在加大的雙人床上仍顯得親密。

 

同居沒多久葉修就發現王傑希有點淺眠,而且不易入睡。往往躺上床時十一點,真正睡著卻是一兩個小時過後,怪的是即使睡不著王傑希也就是躺著,眼睛看著天花板上透過窗戶映入的片片殘光,呼吸平穩綿長。

 

剛開始葉修還以為自己摸進臥室的手腳不夠輕吵醒了對方,幾次過後才發現就算跟王傑希同時躺上床,先睡著的還總是自己──說起來這得怪他從小就躺在被窩裡玩掌機,逃家以後跟蘇沐秋半夜混網吧幫人代練,進聯盟以後又各種事忙,哪天不是一闔上眼就見周公,少有睡不好的時候。

 

那種偶發性睡眠品質差跟王傑希的常態性睡不著又不一樣。葉修一直覺得王傑希是那種一顆心生了太多竅的類型,說是玲瓏剔透不至於,但思維細密心眼多,想法又天馬行空無法預測,能想的事太多,也就怪不得難睡,就算睡不著也並不無聊。

 

一晚葉修又摸進臥房,黑暗中看著王傑希帶點琥珀色的眼睛映出薄薄的一層光,頓時覺得自己一定整個人畫風都不對了,否則怎麼會突然有了個文藝風十足的感想。

 

他心裡好像有一整個宇宙。

 

 

王傑希發現他站在門口,轉過頭看他,眼裡水面生波。葉修沒開口,三兩步走到床邊,掀起被子躺進去,牽過那隻體溫略低的手。

 

夜色這麼好,你又睡不著,哥陪你聊聊天。

 

王傑希有點好笑,你也沒睡,怎麼不說我陪你?

 

哥陪你就是你陪哥嘛,都是什麼關係了還分得這麼清。真是寒葉飄逸灑滿我的臉,大眼兒叛逆傷透我的心。

 

王傑希都懶得吐槽了,話說得可憐表情可一點都不像,他雖沒什麼特別想聊的話題倒覺得難得對方心血來潮也無妨,就是兩個大男人三更半夜手牽手躺在床上談心畫面有點詭異。

 

整天窩在家四體不勤五穀不分,一旦想聊個幾句掛在嘴邊的還是榮耀。三十宅男倆就這麼躺著說起了話。王傑希說了些聯盟的投資規劃,股票、債券、房產,獲利很不錯,戰隊明星選手們代言不斷,聯盟靠著抽成的權利金賺得飽滿,發展一片大好,榮耀至少可以再戰十年。

 

葉修作為掛名的戰術專家自然也知道榮耀最近火熱得不得了,勢頭甚至超過了他和王傑希退役以前的那幾年。聯盟每年夏天主辦的一日選手體驗營報名越來越踴躍,甚至有些重點學校的孩子們都說服了父母來參加,不禁有點感嘆當年當個職業選手得家庭革命現在可是明星般的待遇,活該他們享受不到篳路藍縷的樂趣。

 

其實你挺高興的吧。王傑希看著窗外光線半明滅中的側臉說。葉修沉默了幾秒,黑暗中的表情像是在笑。

 

王傑希也笑了。

 

一切都那麼好。

 

 

 

王傑希退役的時候聯盟一片驚嘆,一來時機有點早,他還沒有明顯的狀態下滑,反倒是不當隊伍重心後逐漸平衡了天馬行空的思維和團隊合作的比重,時不時一閃而現的魔術師風格讓對手頭疼得不得了。幾個評論家把這種現象稱為老選手的逆襲,免不了把張佳樂過了巔峰期反而更成熟的百花式打法拿來一併比較,還煞有其事做了個專題介紹。

 

第二件令人吃驚的事莫過於十年來提到王傑希就是微草,提到微草也就是王傑希,沒人認為兩者可以區分,甚至連微草俱樂部也深信王傑希退役後一定會留下來當教練或乾脆進入經營團隊,魔術師最後做出的決定卻背離了所有人的想像。

 

他走得很乾淨,什麼也沒留下。不當教練、不進俱樂部、不客串戰術指導。一些惟恐天下不亂的好事分子紛紛開始含沙射影,說他還沒到不能打的年齡卻提早退役又不願意留下來繼續幫微草,八成是被逼退的,謠言傳了好一陣,連王傑希高英傑師徒早有不和都說得煞有其事,甚至把喬一帆當年跳槽的過程都被挖出來當料爆。

 

最後是王傑希自己出來澄清,說明不繼續留任戰隊純粹是個人生涯規劃,也鄭重請支持者不要造成微草俱樂部的困擾。檯面上的八卦到這裡算是告一段落,檯面下的臆測餘波蕩漾了一陣,也就不了了之。

 

那年夏天,魔術師裸退,就這麼和中國隊三度世界邀請賽奪冠一起寫在榮耀玩家的記憶裡。

 

 

葉修後來聽王傑希談退役當時的想法,說英傑的狀態很好,而且能教的都教完了。那時的微草是我見過最好的戰隊。

 

所以就退了。他說得很坦然。

 

葉修聽了也覺得這件事好像就這麼簡單,咱大眼就這麼瀟灑啊。

 

王傑希笑了笑。英傑會是個好隊長,他有他的路。

 

葉修自己當了那麼多年隊長,想不懂這種心情也難。回過頭來想想他自己遠比王傑希驚世駭俗許多,當過嘉世隊長又親手把嘉世打翻這種事情都做了,實在不該覺得退役退得乾淨有什麼奇怪。

 

特別是發生在王傑希身上。畢竟魔術師的思維本來就不是常人可以想像。

 

 

 

就像誰也不知道,兩年前裸退新聞轟動了整個夏天的主角,一直還是用自己的方式愛著榮耀。

 

 

例如那個練了很久還在五十級,每個任務每個細節都不曾遺漏的小號。

 

例如他退役兩年來從沒錯過微草的每一場比賽,無論大小。

 

例如一說到聯盟發展,那原本冷涼的手心總是會微微發燙。

 

 

 

 

魔術師的心太多孔竅,太少人能不被那些詭譎奔放的表象迷惑。只有閉上眼不去看才知道,所有的軌跡都來自同一處,回歸到同一個起始點。

 

當你以為他眼中只有璀璨銀河浩瀚星海,必定飛得又高又遠,回頭卻會發現他就在那裡,兩腳踏著地,琥珀色的眼睛裡藏著許多說不清的祕密。

 

 

葉修看著那雙眼睛,想起了很多年前他跟王傑希的初遇。十八歲的小魔術師氣質內斂,率直的眼神卻毫無迴避,初生之犢鋒芒盡展,理智冷靜的每一步後滿是對世界的好奇與熱情。

 

後來當上隊長的王傑希羽翼豐滿,游刃有餘,認真時的神情卻一如當時的少年,直至今日也未曾改變。

 

他在他身上總是同時看見時間的流動與永恆,如同亙古不變的天空與一閃而逝的流星。

 

 

窗簾間漂浮的殘光在身旁人的髮稍流動,慢慢收攏手指,相扣的那隻手便輕輕回握。兩人都沒再說話,肩抵著肩,靜靜聽著彼此的呼吸。

 

夜涼如水。浮光迷離的房間是條船,他和他的魔術師就這麼隨著滿天的星光,航向不可知的未來。

 

 

 

评论(2)
热度(49)
©菩提樹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