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樹

不吃,治病的藥我不吃。

[青火黑] Happy Birthday?

(去年的)火神生日賀文。火神生日快樂。

 

 

夏日午後雷陣雨總是來得又猛又急。

 

不過遲疑了幾秒鐘,夾帶轟然雷聲的大顆雨滴就毫不留情地將籃球場上酣戰未休的青峰與火神打得幾乎全濕,一旁早就死在長椅上的黑子根本連掙扎爬起來躲雨的力氣都沒有,一下子就正面淋成了落湯雞。

 

「喂,現在怎麼辦?」身上幾乎已經沒有乾的地方,但還是聊勝於無地躲在樹叢下,青峰搔著濕透的短髮看向烏雲厚重的天空。中午過後就開始積聚的雨雲毫無空隙,看起來雨暫時是不會停了。

 

「先回我家吧。」火神看看天色,又看看整個人靠在牆上閉著眼睛的黑子,才發現這傢伙竟然又睡著了,而且還維持著穩定的站立姿勢。

 

忍不住懷疑所謂的夢幻第六人除了沒存在感,順應環境的能力大概也能算是某種天才(否則怎麼有辦法在一群怪咖中求生存),火神跟青峰對看一眼,後者見怪不怪地聳了聳肩,表示帝光時代經常發生類似的事件。

 

「黑子,醒醒,回家了。」

 

 

* * *

 

汗水混合雨水的氣味。背著黑子走在回家的路上,火神一直覺得自己的身體越來越沉重。背上的重量加上兩人份的吸水力,連鞋子裡面也積滿了雨水,每一步踏下去時都把水分擠出去,步伐像是踩在泥濘上一樣空浮。

 

「喂青峰,這傢伙既然睡性堅強到可以站著睡,應該也可以邊睡邊走回家吧?」一開口就吃到鹹鹹的水滴,火神嘖了一聲,皺起眉看向對方。

 

「哈?」抱著籃球的青峰一臉不以為然。「你把哲當成什麼了?鮭魚嗎?」

 

「拜託!鮭魚是長大以後才會游回故鄉啦!」難得具有正確知識的歸國子女奮力以僅有的美國常識反駁。

 

「是喔……那不然是什麼?鱈魚?」

 

「白白的是有點像!但為什麼又是魚!」

 

「河豚也滿像的。哲生氣的時候臉也會鼓起來。」

 

「(鼓起臉頰)贏球的時候如果不開心,就不算是勝利!」

 

「噗哈!有點像──!!!」

 

「(鼓起臉頰)我是影子,所以自動門都感應不到我。」

 

「靠!火神你有模仿的天分!!」

 

「(鼓起臉頰)我要跟香草奶昔結婚。」

 

「幹!!!」

 

大雨中爆笑不斷,淋了一身雨的悶氣也跟著消解了。到家時黑子睡眼惺忪地醒來,歪歪倒倒地走進浴室。火神把兩條浴巾跟青峰一起塞進去,交代兩人洗快點不要玩水,這才轉身走進廚房準備食材。

 

冷凍庫的肉要拿出來解凍,蔬菜要泡水,還要煮飯。脖子上掛著毛巾的火神根本沒空擦拭濕髮,主婦技能全開地想好四菜一湯的菜色,小火慢煮的先開始,大火快炒的放在後頭,大鍋裡放進的食材分量活像可以餵飽一個籃球隊。

 

腰上只圍著一條小毛巾的青峰以萬夫莫敵的氣勢出現在廚房門口時,火神正在捏可樂餅。

 

擺出金雞獨立姿勢的青峰背後出現毫無存在感的現任搭檔時,火神正在給可樂餅裹炸粉。

 

一黑一白的身影拉開小毛巾齊聲喊出「豆~皮~壽~司~~」時,火神一回頭,手上裹好粉的可樂餅咚一聲掉進水槽裡。

 

「白痴喔你們!!!!」顧不得掉到水槽裡的可樂餅,火神滿手炸粉就朝兩個笨蛋衝過去。

 

「嗚喔~快跑~~!!」毛巾掉在地上也不撿,一大一小兩個全裸少年一邊怪叫一邊滿屋子逃竄。

 

「火神君快看!青峰君的胯下有烤焦的豆皮。」

 

「哲的是漂白過的豆皮!」

 

「豆個頭快給我穿衣服!!」

 

「定身光線!」

 

「斯卑修姆光線!」

 

「你們以為用四角褲在臉上打兩個結就可以變成鹹蛋超人嗎──」

 

叫聲、笑聲、哀嚎驅散了雨天的陰濕,戶外隆隆的雷聲也逐漸遠去。二十分鐘後,黑子趴在沙發上,青峰坐在地上背靠沙發邊咳邊笑,直到火神把烘乾的衣物跟毛巾拿過來催促他們穿衣服。

 

「這種無拘無束的感覺就要被奪走了嗎…人類終究還是要受到禮制的束縛。」黑子一邊套長褲一邊露出頓悟人生的虛無表情。

 

「拜託你要掙脫束縛前考慮一下會不會感冒。」火神沒好氣地用毛巾猛烈地搓揉黑子水藍色的短髮。

 

水分被吸去大半以後,原本就頗有個性的髮絲亂得毫無秩序可循,東一搓西一搓翹得跟睡醒時差不多慘烈。火神插好插頭把吹風機遞過來時,黑子和青峰一起抬頭,用無辜的眼神凝視著對方。

 

「…知道了啦!幫你們吹就是了!給我坐好!」有點惱怒地把吹風機開到強風,火神用和兇惡語氣成反比的輕柔手勁翻開黑子的濕髮,從髮根開始吹乾。熱風的吹拂與手指柔和的觸感讓剛才還很興奮的情緒一下子沉靜下來,沒半晌黑子又瞇起眼睛,睡意朦朧。

 

「小鬼嗎你們,大鬧完就想睡。」火神半是無奈地接著吹青峰的頭髮,旁邊的黑子咕噥了一聲自動滾倒在前搭檔的懷裡。

 

雨勢減弱,雷聲早已不知何時停止。寧靜的空間裡只剩下吹風機微弱的轟轟聲。青峰頭髮短,一下子就吹得七八分乾。火神關掉開關正要拔插座,冷不防被沙發上伸過來的手臂勾住脖子往下拽。

 

溫暖的觸感貼在左頰,接著是右頰的微涼。

 

「火神(君)生日快樂!」

 

「…一開始就是故意的吧你們。」什麼一放暑假就突然好想打籃球,地點還非得挑在他家附近。平常就偶爾會來蹭飯吃的青峰也就算了,連黑子這個放假就找不到人的傢伙都一起上門,分明有鬼。

 

「火神君這麼喜歡籃球,就算知道有詐也會上鉤的。」

 

「誰叫你是籃球笨蛋神。」

 

「你們兩個有資格說我嗎!」伸手擰了一黑一白的臉頰各一把,火神轉身把吹風機放到一旁。「愛睏就睡啊,吃飯再叫你們。」

 

「火神君以後一定會是好媽媽……」

 

「火神我要一輩子吃你煮的飯……」

 

「兩個笨蛋胡說什麼。」火神脫下濕黏的T恤丟到洗衣籃裡,還好臉上的不自在在昏暗的室內不甚明顯。

 

愉快的一天,應該可以算是不錯的生日吧?──可惜這個念頭只持續到他洗完澡吃完飯,黑子從包包裡掏出事先預借好的恐怖電影傑作選為止。

 

火神大我十六歲,多災多難的生日這才要開始。

 

 

 

fin.

 

 

 


评论
热度(10)
©菩提樹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