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樹

不吃,治病的藥我不吃。

[葉王] 生活極短篇

跟前篇一樣的退役同居設定,一樣的流水帳OOC。

 

 

 

遠戀多年終於同居以後,王傑希發現自己這麼多年來對葉修的了解實在不算充份──虛胖的臉上寫著營養失衡生活作息亂的同居人竟然煮得出還像樣的三菜一湯,算得上是會做家事會打掃甚至還有點生活小情趣這件事,實在有點顛覆他對對方遊戲宅男生活無能的認知。

 

「別這麼看哥嘛,瞧瞧你的大小眼都瞪得一樣大了不習慣啊。」當事人不改臉T地端著清蒸魚從廚房裡出來,一邊解釋著哎那是你沒見過蘇沐秋蘇沐橙那倆兄妹做飯,一個要拆了半邊廚房一個要殺了對門鄰居,別提做出來的東西哪像能吃的,倒進下水道都怕殘害蟑螂呢。哥這是為了救地球救無數生靈救鄰居也救自己吶。

 

「真有那麼難吃?」王傑希挑著眉,難得來了興趣。蘇沐秋他沒機會認識,蘇沐橙倒是偶有機會打照面,看著就是個挺好相處挺有常識的妹子,實在不像葉修形容得那麼驚世駭俗。

 

「真的真的,有機會試試?別怪哥沒警告你啊。」葉修咬著筷子有點口齒不清地說。這筷子也是葉修買的,上等的檜木雕花觸手溫潤,連素來對木頭有點挑剔有點潔癖的王傑希都無話可說,又比他常用的紅木筷子還便宜。

 

真看不出這人還有點上得廳堂(臉T)下得廚房(在家裡也臉T)的資質。王傑希邊吃著葉修做的開陽白菜心裡邊想。

 

 

葉修其實也對王傑希有許多不了解。

 

例如王傑希其實不只會看相,米卦鳥卦夜觀星象風水佈置無不樣樣精通,要不是這年代不時興,葉修毫不懷疑王傑希每次出賽前會用龜殼占卜一番。但是很奇怪地他又不太沈迷,反而更像是一種興趣,茶餘飯後偶爾拿來閒嗑牙便罷,大致上也就是黃少天這種毛孩容易被唬,至今還常把王傑希跟他說的命相學掛在嘴邊。

 

更驚人的是王傑希不只研究關心房地產,根本上就是個股神──只要他想。葉修退下來以後還不時上上網遊幫興欣搶BOSS,相比之下王傑希退得乾淨,只養了個小號悠悠哉哉地從第十四區慢慢玩起,到現在也才剛滿五十級離神之領域硬是還一大截,葉修幾次忍不住挑撥他說怎麼練個小號也這麼慢,才退役兩年呢這是手速都不行了嗎,結果都是只得到王傑希不冷不熱的一句這麼玩自有樂趣。

 

看盤盯股票,顯然也是王傑希的樂趣之一。

 

葉修在神之領域狂拉仇恨的時候王傑希多半在看財經雜誌企業報導,偶爾轉台海外新聞本地美食,最後就是看股票,看房市,看各種基金匯率期貨甚至彩票,有次葉修甚至在對方的筆記本上頭瞄見了國外的賽馬賭盤,賠率那叫一個喪心病狂,一不小心準傾家蕩產。

 

但王傑希很少真的下手。也很少會留下記錄。葉修知道他只要瞇細了那隻比較大的眼睛就是在思考,他也多半是用那樣的表情看完盤,操作幾下,然後一臉高冷地闔上筆記本。只有幾次王傑希眉頭有點打結,順手在列印出來的圖表旁記下了幾個代碼,葉修有次吃飽無聊隨便看了看,還剛好對上了幾支一飛沖天的火箭股。

 

股神啊這是。葉修沒少消遣過王傑希,早知你這麼會賺馮主席還不趕緊巴上來求你給聯盟當投資顧問了。話還沒說完王傑希就應了一聲,我是啊。

 

葉修覺得自己的眼睛都快瞪成大小眼了。

 

 

事情是這樣,王傑希裸退了,既沒有留在微草當教練也沒有進入俱樂部經營團隊,連聯盟舉辦的大小慶典都鮮少出席,葉修倒是掛了個戰術專家的頭銜,除了參加活動三不五時還接點代言拉拉仇恨值賺賺買菜錢,卻不知道同居人早就當了聯盟的財務兼投資顧問,偶爾開開視訊會議接幾個電話,地位超然工時自由還不用進公司打卡。

 

整一個人生贏家。臉T如葉修都只能感慨了,遊戲宅男能宅出這麼個出息咱大眼真不愧是哥看上的賢夫良父。王傑希聽著倒是有點好笑,拍了下葉修軟綿綿的腰肉,現在看起來賢夫是你啊,葉大神,晚上吃什麼?

 

葉修低下頭肉麻兮兮地用鬍渣磨了磨對方光潔的下巴,親了一口。

 

等著吧,哥上得廳堂下得廚房。

 

 

 

其實王傑希也做菜的,而且味道不差。只是那天女散花似的擺盤和別出心裁的搭配看著有點驚人。葉修第一次吃對方做的菜時滿腦子都是飛來飛去的王不留行和滿地炸開的魔藥瓶,東西是真不難吃,只是人類還沒進步到趕得上傑希大神的腳步。

 

王傑希心血來潮時甚至會做點甜點,山楂椰子枇杷甜湯,藍莓桑葚仙草凍,顏色和口味都非常有個性非常酷炫,吃著其實還不錯,只是很需要時間適應,但是一樣的東西他又不做第二次。

 

葉修覺得同居這兩年來他在王傑希身上發現的驚奇甚至多於過去交往的那麼多年。用煽情點的口吻來說,跟他在一起天天都是驚喜。就像榮耀一樣,怎麼都不會膩。

 


 

评论(5)
热度(66)
  1. 葉青葵銀菩提樹 转载了此文字
©菩提樹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