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樹

不吃,治病的藥我不吃。

[葉王] 自然消滅(下)

※上篇修過了…不是很多但是修過了。

※流水帳OOC,其實只是想寫最後那句

 

 

第九賽季,興欣組了戰隊,報名了挑戰賽。選手名單裡不意外地有王傑希曾經想挖角的唐柔,和微草沒有續約的喬一帆。

 

儘管榮耀論壇上到處流傳第十區的君莫笑就是退役一年的榮耀大神,卻沒有人看好這隻從網吧裡蹦出來的隊伍。嘉世為了從挑戰賽復出,不惜血本從雷霆挖來了肖時欽和生靈滅,加上隊中的孫翔、蘇沐橙,明星陣容不輸給任何一隻冠軍衛冕隊。

 

草根興欣與豪門嘉世究竟能不能碰上頭都還是個未知數,再沒過幾天整個電競界又為了葉秋不等於葉修,但是葉秋確實是君莫笑,君莫笑在挑戰賽的操作者又是白紙黑字登記著葉修這個死迴圈想破了頭,沒梗的電競雜誌四處騷擾大神們試圖問出葉秋究竟等不等於葉修,黃少天藉機各種刷屏抒發他對葉秋的不滿,喻文州在旁邊喊少天啊吃飯了,韓文清表示不管葉秋真實身份為何都一樣是他奪冠路上的對手,周澤楷嗯了一聲,江波濤翻譯說隊長還在想請你先等等。

 

這當中來到微草俱樂部的記者難得有點頭疼。因為王傑希的大小眼難得有點眼神迷濛,不知道是睡眠不足還是煩惱家中青少年的成長。單親爸爸總是特別辛苦的,大家懂。

 

但是小記者也是有截稿壓力的,希望大神也懂啊。

 

「傑希大神……」那啥,隨便給點說法也好啊。剛剛提到興欣的時候明明傑希大神還分析得頗為犀利,為什麼一問到傳說中的葉修就顧左右而言他了呢。小記者乾咳了兩聲,他其實也不是特別認真的想問什麼,畢竟其他家的大神給的答案根本也不算什麼答案,宣戰的抱怨的喊人吃飯的等人翻譯的,電競界嘛什麼沒見過,大概就差個趁亂告白了。

 

想到這裡,小記者一個機靈,瞧傑希大神這神氣,莫非是要湊熱鬧來個「不管葉秋是不是葉修我都等著他回來」真情大告白一番?

 

嗯……角色形象好像離得有點遠。OOC得過頭了。話說葉秋跟傑希大神關係到底算好還是差,他好像也沒聽過這方面的八卦啊……

 

 

30秒後高英傑敲門時,小記者還在滿腦子幻想,王傑希回過神來,乾咳了兩下表示他相信葉秋會回來,然後就送客了。

 

這到底算不算真情大告白來著,被送出門外的小記者都亂了。想想全明星賽時韓文清也講過等葉秋回來,差別在於人家韓隊講話的時候咬牙切齒握緊鐵拳,傑希大神卻是神情有點惘然的。別說這還真的有那麼一點點曖昧的感覺啊。

 

一門之隔的王傑希還有點頭疼。葉修雖然沒臉沒皮,倒是一開始就開誠布公地交代了身份。場上他叫葉秋,場下是葉修。王傑希知道他是葉修,也一直都知道葉秋其實是他雙胞弟弟的名字。

 

這事其實沒啥好糾結的。只不過習慣了場上葉秋場下葉修的區分,記者問他對於葉修這個傳說中的君莫笑操作者的感想時,王傑希竟然有點啞然。

 

說得更白一點就是,聽到葉修這個只有兩人私底下相處時會喊的名字,他真有點不習慣,連推拖的字眼都說得不是很順口。

 

「那個……隊長?」門口的高英傑怯怯地喊了一聲,王傑希抬頭看了一眼,突然想起就連高英傑最近都常常在關注興欣的消息,雖然很明顯地是因為關心喬一帆,但是這種關心似乎已經超越了好敵手的情誼。

 

……葉修。一切都是葉修在添亂。王傑希瞇了瞇大小眼,決定把高英傑跟自己的訓練計畫都再重新審視一遍,再加幾個針對陣鬼和散人的特訓。

 

 

 

第十賽季全明星週,職業選手難得齊聚一堂。強勢復出的葉修拿了個票選第二,第一次親身站上了全明星週末的舞台。

 

一樣被安排在B隊的王傑希一點也不覺得省心。場上的葉修從來沒讓他感到心安。相對來說一板一眼嚴謹認真的張新傑絕對是個可靠百倍的隊友。

 

結果這個可靠的牧師隊友竟然被葉修送上了擂台賽。王傑希看著張新傑在全場的驚嘆聲中走上台。一隻手搭上了他的肩,菸草味和微溫的氣息從後方靠過來。

 

「大眼,等會好好跟哥聯手虐虐手殘和話癆啊。」葉修那張缺乏血色的臉還是帶著慵懶的笑意,跟三五個賽季前沒有什麼不同。

 

王傑希卻有一絲人事已非的感慨。

 

葉修還是「葉秋」時,即使是聯盟第一人卻從來不在人前現身,即使是微草與嘉世對戰,除了在選手通道裡擦肩而過,也就是離場後會看到葉修在暗下的薄灰天色裡燃著一點星紅等他。

 

他沒有想過有一天能和葉修一起站在場上。葉修的復出打破了過去場上葉秋場下葉修的不真實感,以及彼此隊長身份造成的顧忌。即使王傑希還是微草的隊長,葉修現在是興欣的隊長,此刻他們卻能夠一起站在全場觀眾面前。

 

葉修甚至還把手從他的肩膀向下滑了點,位置雖然不曖昧,臉上的那抹痞笑卻挺有點光明正大吃豆腐的意味。

 

王傑希於是瞪了葉修一眼,一瞬間把心頭的感慨都拋在腦後,沒什麼表情地拍掉那隻手回道:「那還用說。」

 

 

 

王傑希沒有去統計,卻很難不注意葉修復出後時不時從QQ送來的訊息。有時是凌晨,有時一大早,有時是吃完午飯,有時在傍晚。頻率和時間都比以往更多更不規律。他有時候會回,有時候打字到一半又覺得這等垃圾話何必回。

 

至於他什麼時候在意起那些聽慣了的垃圾話,實在是個自愚愚人的問題。

 

 

 

 

微草主場對戰興欣那天,葉修在選手通道裡牽起了對方隊長的手。

 

王傑希後來想想,扣掉兩隊選手固定的握手招呼,這是他們第一次在賽場裡牽手──後來也沒有再發生幾次,對於榮耀,他跟葉修都顯老了。

 

 

葉修第一次退役時,王傑希曾經以為他們的關係會自然消滅,結果兜了一大圈,自然消滅的是一開始的距離感,和年輕時莫名的執拗。

 

 

 

後來他跟葉修都退了,在B市一起住,王傑希賣掉從前買的兩套房賺了一筆,過起了滋潤的小日子。

 

這天葉修說想吃蟹,王傑希出門順道去買,上等的大閘蟹那叫一個金貴。拎著蟹開了家門,葉修正翹著二郎腿看命相節目,嘴裡叼著菸一轉頭就對他說。

 

「大眼啊,你這面相挺好的,特別賢夫良父,特別犧牲奉獻。」

 

王傑希說我看你的面相更好,在家裡吹冷氣茶來伸手飯來張口的。葉修痞笑,你把蟹蒸好了哥給你火速開殼,技術可好了,包你吃得滿意。

 

第一鍋蟹好了,葉修拿了鎚子,真的仔仔細細弄開了幾隻蟹鉗,露出白嫩的蟹肉湊到王傑希嘴邊。

 

王傑希看了他一眼,等你弄開這幾隻螃蟹肉都冷了。

 

「嘖嘖,包子上回告訴我你是巨蟹座的。」葉修揮了揮手裡的蟹鉗,「既然是你同類就該知道嘛,螃蟹殼總是比較硬的,得花點時間慢慢撬開。」

 

「……」王傑希無語。敢情自己在葉修的眼中也是拿來拆吃入腹的。

 

葉修這廂完全沒察覺他的這點心理糾結,繼續叼著菸用鎚子一下一個特別豪快地砸開了螃蟹殼,王傑希看著只覺得不忍卒睹,想起鍋裡還蒸著幾隻,忙去掀了蓋子。

 

一鍋的螃蟹齊齊燜成了熱辣辣的紅色。滾滾蒸氣撲上了王傑希的臉,他腦中閃過那一年總決賽時葉修大言不慚對安文逸說,你就是爛草繩,也有我這隻大閘蟹。

 

現下王傑希只覺得自己就是鍋裡的大閘蟹,終究被那條守備多年的繩子制伏,捆得嚴嚴實實,分也分不開了。

 

 

END


评论(1)
热度(32)
©菩提樹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