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樹

不吃,治病的藥我不吃。

[青火] 夏

※熱到崩潰於是搬個文。很久以前寫的青火+黑小短篇。



〈火神大我〉

  夏。

  火神大我在風鈴清脆的聲響中醒來,睜開眼後的第一個動作是把肚子上那隻體溫過高又很重的手移開。

  揉了揉眼睛,床頭櫃上的鬧鐘顯示現在是七點十四分。

  一如往常在下床時想著冰箱裡還有什麼食材、今天該買哪些菜,踩著老虎圖樣拖鞋的腳下意識地放輕步伐。

  …雖然床上那傢伙只要沒東西可以抱十分鐘以內就會醒來。洗完臉刷完牙,火神才剛從冰箱裡把早餐食材拿出來正要洗洗切切時,腰上果不其然多了兩隻大手,後頸還附帶蹭過來的鼻息。

  「早餐還沒好?」聲音很慵懶,跟他腰上那兩隻敏捷得過份的手成反比。

  「還沒──你先去洗臉啦!」火神努力忍住肘擊的衝動(通常在這時候打鬧起來的後果是被拉著滾回床上到中午才爬得起來,還附帶一整天的腰痠背痛),皺眉盯著手上的萵苣,沒好氣的想著為什麼每天早上身上都得掛著一隻八十多公斤重的傢伙做飯。

  片刻,蹭夠了的人施施然踩著富士山圖樣的拖鞋離開廚房,火神吐了口氣,把該料理的食材放進鍋裡,抬手抹了抹額邊的汗水。


〈黑子哲也〉

  門鈴在早餐做好的同時響起。

  「唷,哲。」從浴室走到玄關開門的人先打了招呼。

  「早安,青峰君。」黑子哲也熟練的從鞋櫃裡拿出小狗圖樣的拖鞋穿上,直接走進餐廳。「早安,火神君。」

  「早啊。」佈置好餐具,火神脫下黑色圍裙掛好,坐下。

  接著是一天最悠閒(?)的早餐時間。

  「喂白痴峰,我筷子都放在那裡了你就偏要用手拿!」火神直接打掉那隻企圖朝第二塊煎蛋捲進攻的手。

  「拿一下有什麼關係,笨蛋神小氣鬼。」青峰一邊嚼著蛋捲一邊在餐桌下用腳偷襲對方無處可閃的小腿。

  「我開動了。」無視眼前打鬧的閃光二人組,黑子通常運轉中。

  其他幾個奇蹟世代發現青峰跟火神的關係後,黃瀨的反應是趁機抱住黑子一邊蹭一邊假哭小青峰不要我了,綠間推著眼鏡撇過頭什麼也沒說,紫原咬著美味棒講話沒人聽懂他說了什麼,最後由赤司微笑代表發表感言「哦,還挺有趣的」。

  有趣。黑子想起赤司嘴角的那抹弧度,老實說還挺替兩位當事人感到可憐。那種感覺,就跟被當成茶餘飯後的娛樂兼笑點差不多。

  …不過顯然當事人也不在意就是。黑子撈起盤裡的最後一片生菜,看著左右兩人從桌底一路手來腳來到桌上,慢條斯理地整理好自己的餐具端進廚房。

  終於打鬧得差不多以後,青峰用令人非常懷疑下次會吃到洗碗精的速度豪快洗完碗,火神則是收拾好廚餘準備出門時順便倒垃圾,黑子拎著從家裡帶來的籃球跟在後面。

  盛夏的陽光從一早就十分毒辣。黑子看著兩人拖在身後、幾乎將他整個人籠罩住的影子。

  曾幾何時他以為無法修復的斷裂,和他因為私心而利用的夥伴,最終成了肩並肩向前的存在。

  那是否代表那些決裂和痛苦都已經是過去,在黑子心中仍是個問號。但是至少,至少在看著這兩人時,黑子有一種從黑暗的萬丈深淵中被拉起的感覺。

  恍然中手一鬆,球便直直向前滾去。


〈青峰大輝〉

  「發什麼呆啊,哲。」青峰轉過身,咧嘴露出和黝黑膚色成對比的白牙,大手抓起籃球直接丟過來。

  黑子在炫目的逆光中眨了眨眼,似乎突然看見中學時代從校舍的走廊往體育館走去的自己,以及一直都在他身前的那個背影。

  ──青峰君,青峰君。

  記憶中鮮少停下腳步,總是自顧自往前走的青峰,當時究竟看著哪裡呢?黑子聽著自己的聲音迴盪在空曠的走廊上,漠然地想著。

  然後他伸手接住了那顆球,抱進懷裡。

  球是熱的,帶著陽光、汗水和柏油的氣息。

  於是他想起,跟青峰在一起的時間像是永遠不會結束的暑假。大太陽,炙熱的體溫,汗水,一望無際的藍天,蟬鳴,午後風吹過樹叢的沙沙聲。


  而他的生命,自從與青峰相遇之後熱度不曾稍減。


  

 


评论
热度(10)
©菩提樹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