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樹

不吃,治病的藥我不吃。

[葉王] 自然消滅(上)

※傑希卡生快,LZ跟男神同一天出生特別高興

※雖然標題不妥但是非BE

※OOC,沒有劇情可言,這麼短還要分上下篇純粹因為LZ碼字慢寫不完

 

 

 

 

 

 

很多東西都會自然消滅,王傑希曾經以為他跟葉修的關係也是。

 

不見得要誰厭倦或辜負誰,只要時空換了,心情變了,不需要了,一切就會乾脆爽快地回到以前。

 

一開始沒臉沒皮主動搭訕的是葉修。兩人交往起來沒心沒肝也沒有什麼約定。沒有生活在同一個城市,沒有定期約會膩歪,靠著QQ和電話維持著實在稱不上恩愛的關係。多年後回想起來,王傑希還是覺得這種戀愛談法特別不靠譜。

 

那時他跟葉修都年輕,心裡想的先是榮耀,奪冠,隊伍,夢想,然後是生活的柴米油鹽醬醋茶,最後才留一點時間小情小愛。

 

 

 

 

葉修突然退役的時候,王傑希以為他以為的那一天到了。

 

他從來不大問嘉世的事。葉修也從來沒對微草的隊務有什麼認真的評論。兩人都把公私領域分得很清楚──清楚到這段感情抽掉了他們身為職業戰隊隊長的部份似乎差不到哪的地步。

 

可畢竟是因為榮耀讓他們兜在了一起。

 

王傑希看了所有的電競雜誌和報紙,嘉世的說明用各種不同的引述方式放滿了整個版面,裡面卻沒有半句話來自葉修本人。

 

葉修也沒有給他任何消息。

 

不算是太令人意外的結束方式。畢竟是那麼沒心沒肝沒交代的關係。一直以來他與葉修的連結就是如此。雙方都沒有束縛彼此的欲望,也沒有義務特地停下來轉身說再見。

 

他打過電話給葉修,沒有接通。

 

就這樣了吧。

 

王傑希把桌子上的雜誌疊成一堆。

 

這次退役恐怕不會是葉修職業生涯的句點,但他跟葉修的關係就難說了。

 

下次再相見,他還是微草的隊長王傑希。葉修也依然會是葉修。但無數個夜晚往返的隻字片語構築出的世界,遲早會隨著時間自然消滅。

 

王傑希這麼以為。而這個假設並沒有持續太久。

 

 

收到車前子的報告時他並不驚訝,儘管並沒有任何確切的證據證明橫掃第十區的散人就是他所想的那個人,直覺卻強烈得跟親眼看見沒多大差別。

 

交手的結果也不出所料。散人的技能再多,能屬於不同職業的技能精準施放成連打把他壓制住的,全聯盟也只會有一個人。

 

王傑希對車前子說,這是最土的打法,接著葉修就用最土也最無法招架的打法逼著他露出了魔術師的原形。

 

 

終究還是再相遇了。

 

 

 

從車前子那裡出來以後,王傑希回到宿舍,房間裡沒關的電腦跳出了QQ的視窗。

 

「散人厲害不。」

 

王傑希其實不太有真實感,這是葉修數個月來第一次和他聯繫,一開口就承認了自己的身份,順帶告訴他,哥可是認出你來了。

 

他們都是榮耀選手,卻太少討論榮耀。這次葉修退役蟄伏,不再是嘉世隊長,暫時沒有了身份束縛,不再需要避嫌,不再需要扛起整個戰隊。或許散人無法捉摸的打法不僅僅是因為技能的數量,還因為現在的他是自由之身。

 

但王傑希依然是微草的隊長。

 

QQ視窗裡,王傑希只留下了一句話,沒有等對方回應就關了電腦。

 

「明天讓他們去找你。」

 

 

 

王傑希很早就發現唐柔不簡單。意識雖然遠比不上職業選手,反應、手速和天份卻是萬中挑一的等級。

 

於是葉修在螢幕的那頭嘲笑冠軍隊陪練網吧妹,王傑希在競技場挖角唐柔。

 

還沒開口前,王傑希心裡已經隱隱有底。葉修懂他不會因為感情因素而怠忽微草隊長的職責,他也知道葉修不會把輕易到手的肥肉放在自己視野裡頭。

 

跟彼此了解的人競爭起來就是這麼省力省心。

 

 

王傑希已經很久沒有跟葉修交過手。二十多級的魔道學者對上散人,硬是把他變回了當年的魔術師。在烈火焰盡的動作越來越刁鑽詭異、飛行角度幾近不可思議時,耳機裡除了燒瓶摔碎、掃帚劃破空氣的聲音,他還聽見了一聲低笑。

 

葉修,在笑嗎?

 

王傑希有一瞬幾乎愣住了。烈火焰盡和君莫笑雙雙倒地不起時,明知葉修是故意相讓,他卻沒有任何不愉快的感覺,心裡甚至是踏實的。

 

像是經過漫長的飛行以後終於著地的那種踏實。

 

 

 

數個月後的全明星週,與高英傑一戰過後,王傑希回到舞台上,當滿場驚嘆逐漸轉變為掌聲時,他看見觀眾席裡有個人站了起來對他用力地鼓掌,很久很久都沒有坐下。

 

於是他拉起高英傑的手,笑意從臉上漫開。

 

 

 

 

 

王傑希精於算計。王傑希是微草的隊長。戰隊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現在他有了接班人,於是想方設法地把那個天份有餘信心不足的少年往上捧,恨不得自己也能變成一塊墊腳石。

 

一切按照他的計畫完成了。那一夜,魔術師睡得特別沉。

 

 

隔天,萬眾驚嘆的龍抬頭讓韓文清握緊了拳,喻文州和黃少天對望一眼,周澤楷喃喃自語,楚雲秀朝蘇沐橙拋了個眼神,孫翔一臉黑氣,恨不得衝上台把操作者揪出來。

 

王傑希只是靜靜地看著螢幕上咬住劍客的兇猛黑龍。一開始上場的唐柔是他交過手的對象,他比其他的職業選手都清楚這個姑娘的霸道作風,杜明一上場他就察覺了戰鬥法師的操作者換了人,是他更熟悉的老土打法。

 

榮耀中最傳奇的名字,總有一天會回來。

 

 

第八賽季,微草最終沒能衛冕冠軍。王傑希在和俱樂部開會的時候提出了不續約喬一帆的建議,理由是戰隊不需要。

 

王傑希很早就知道自己的個性並不討喜。剛出道時詭異刁鑽的打法、完全沒遭遇新秀牆的強悍實力讓許多前輩心生忌憚,人又特別認真嚴肅,不像前一個賽季出道的張佳樂開朗好親近。

 

第一個叫他大眼的前輩被他的大小眼一盯,當場嚇出了一身冷汗。後來看他不像是介意的樣子才慢慢有人敢跟著喊。剛出道的前三年,這個俏皮的綽號給了王傑希一個比較符合新人的形象,直到前兩個賽季的前輩慢慢退役了,會時不時喊他大眼的只剩下一個人。

 

 

「大眼哎,喬一帆不要了?」

 

王傑希看著QQ被抖動的視窗,只回了一個字。

 

「對。」

 

喬一帆的天份不在刺客,心也不在。明星賽的新秀挑戰,王傑希看得比誰都清楚。每個選手都有自己的天賦和個性,喬一帆需要能讓他培養自信的環境,微草需要一個能和高英傑良性競爭的對手。

 

全明星賽上的一戰若能讓高英傑不再看輕自己,喬一帆的離去就會讓他更堅強。

 

王傑希不僅知道自己的個性不討喜,還知道許多人說他和四大戰術大師不相上下的心髒。他只是平靜地收下這些評語,和大眼這個綽號一起安安穩穩地放在心裡某個角落。

 

 


评论(3)
热度(29)
©菩提樹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