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樹

不吃,治病的藥我不吃。

[授權翻譯][ES][レオ&泉] 思舊餘音

※本文為授權翻譯轉載,作者為通行人,原文連結:ノスタルジアの残響(pixiv)

 
 
 

※請勿轉載

 
 
 

※收到的評論會轉告作者

 
 
 

以下正文。

 
 
 


 
 
 

***

 
 
 


 
 
 

不再歌唱的國王。與瀨名的故事。

 
 
 

不是CP,但創作使用的是同一條生產線,因此也標註腐tag(此處指P站原文)。

 
 
 


 
 
 


 
 
 

「哇」

 
 
 

 即使心中已有某種程度的預感,親眼看到後,泉還是忍不住因為眼前壯烈的景象驚呼出聲。

 
 
 


 
 
 

 佔據整片地板的紙張有各種不同的種類,有的是羊皮紙,有的是傳單的背面,唯一的共通點就是都在潦草的五線譜上並列著音符與休止符。其中有些是甜蜜的情歌,有些是撼動身心的搖滾樂。音符的排列毫無規則性,但都是同一個人編織出的音樂。誰也沒想到一間幾乎沒有多餘物品的豪宅房室,會被文字表現出的音符填得滿滿的。

 
 
 


 
 
 

 但是這次竟然連客廳都被佔滿,實在令人憂心。大概是因為那傢伙偶爾會在客廳作曲吧。酒紅色的沙發和茶几周圍鋪滿了紙張。雖然最近天氣漸暖,還是遲遲盼不到春天,寒意料峭。在外步行而受凍的身體吹了室內的暖氣,終於放鬆下來。

 
 
 


 
 
 

 泉先將大小不一的紙張收成一疊,空出走道,接著將大衣扔上沙發,走進靠內的房間。客廳、寢室、工作間。這個家的主人只要求要有隔音設備,地點無所謂,房子也是別人代找的ーー並不是泉。當時大家還是穿著制服的學生,幫忙的是嵐、司幾個比泉待レオ更真誠的人。

 
 
 


 
 
 

 以高中畢業後立刻獨居的空間來說,這間房子實在太大了,不過レオ已經交出了許多曲子,錢除了花在妹妹身上以外,平時也不會胡亂花用,因此在金錢上完全沒問題。司因為家世的緣故,主觀感受和一般人有很大的差距,直到最後都說著「這房子這麼小」,一臉不敢置信。然而這個家的主人只是隨便看了看隔間,說了句那就這裡吧,乾脆爽快地決定了住所,之後一直住到現在。

 
 
 


 
 
 

 每次踏入這間房子,泉總是心想,真是不可思議。

 
 
 

 レオ是個空前絕後的怪人,能和他面對面交流的人肯定不多。例如,嵐、司,或是他最愛的妹妹。凜月一如既往的我行我素,但至少一定有哪個人比泉更努力去了解レオ。若要說泉有什麼特別之處,不過只是一起渡過的時間比較長而已。而且,和妹妹一比較,泉和レオ的相處時間壓倒性的不如她。進入高中之後的一年,レオ回來之後的半年。畢業之後到現在的這幾年。不過如此罷了。

 
 
 


 
 
 


 
 
 

 令人費解,難以接受。

 
 
 

 但這卻是千真萬確的現實,那把鑰匙維持著令人從睡夢中驚醒的冰冷溫度,佔據了鑰匙包的一角。這鑰匙只給了泉,在屋主容許下踏進這屋子最多次的,也只有泉一個。

 
 
 


 
 
 


 
 
 

 泉沒有敲門便直接打開工作室的門。裡頭四處散落著比客廳更多的樂譜,根本沒有立足之地。電腦關著,工作應該是告一段落了吧。泉嫌收拾樂譜麻煩,乾脆先一起隨便堆在房間角落。明明知道踩下去也無所謂,這種小事對方不會計較,但泉就是無法如此對待レオ創作的音樂。從以前就是這樣。儘管令人生氣,但泉心知肚明自己今後也是如此。

 
 
 


 
 
 

 泉穿過終於清理出的獸徑,走近一片黑的電腦螢幕前倒臥著的人影。每一次都不禁懷疑這傢伙該不會是死了吧,然而這個男人總是令人虛驚一場,自己卻悠哉悠哉地睡著大覺。

 
 
 


 
 
 

 果不其然,屋主正倒臥在地上沉睡,光線射入沒開燈的房間,那雙眼瞼開始眨動。泉俯視著男人,不由得在心裡嘖了一聲。對方比上次見到時明顯消瘦許多。

 
 
 


 
 
 


 
 
 

「……啊,是、セナ」

 
 
 

 男人的聲音極為沙啞,聽得出已經許久沒有使用喉嚨。他咳了幾聲,嗯、嗯地調整聲音。

 
 
 


 
 
 

「你該說的可不是什麼『是セナ』。真不敢相信……最後吃東西是什麼時候的事?」

 
 
 

「嗯~不記得了。」

 
 
 

 泉又嘖了一聲,這次沒有掩飾,十分大聲。レオ一點也不覺得不好意思,伸出兩手說,拉我起來。泉於是把レオ拉起來,動作粗魯,似乎在發洩自己焦躁的情緒。

 
 
 


 
 
 


 
 
 


 
 
 


 
 
 

「真好喝!」

 
 
 

「……是嗎」

 
 
 


 
 
 

 レオ洗了一次很久沒洗的澡(竟然將近一星期沒洗澡,真令人不敢相信),一臉神清氣爽,吃到睽違三天的固體食物後露出心滿意足的笑容。這傢伙明明基本上是個不動手做菜的人,有時卻會因為靈感降臨之類的理由買菜做飯,剩下來的食材便沉睡在這幾天連開也沒開過的冰箱裡。泉扔掉了明顯壞掉的部份,只挑還能用的東西,煮得出來的也只有蔬菜湯。不過,突然吃下刺激性的食物也很傷胃,喝些湯水剛剛好。

 
 
 


 
 
 

 一切都令人無法理解。不論是現在兩人隔著客廳的茶几相對而坐,或是泉特地做菜給レオ吃,還有泉擁有的,當時的Knights成員中的任何一位,甚至是レオ的妹妹也沒有的備份鑰匙。

 
 
 


 
 
 


 
 
 

 レオ在高中畢業的同時踏上了作曲之路。和兼任偶像與模特兒的泉不同,レオ很明確地選擇了離開偶像這條道路。

 
 
 


 
 
 

 原本レオ身為作曲家的才能就已經得到業界認同,單純從結果來看,選擇作曲並不怎麼奇怪。然而,當時的Knights成員還是受到了某種程度的打擊。或許是因為大家在內心某處都很想在畢業後集合全員,再次組成團體一起活動。現在回想起來,這種天真的想法真是令人發噱。不過,泉確實也對レオ的決定產生了無以名狀的感受,也就是說,年輕的泉也和不斷質問レオ為什麼的司一樣,對Knights這個團體有著相當的眷戀與執著。事實就是如此。不只是司與嵐,連凜月也是一樣。否則除了レオ之外的四個人也不會在司畢業後再次組成團體了。

 
 
 


 
 
 

 要說レオ從此與其他成員疏遠,倒也並非如此。工作增加後,五人想再團聚確實不容易,但成員們和レオ似乎仍有個別聯絡碰面,即使不再是Knights,月永レオ製作的武器也一直供給其他四人使用。年歲增長後,大家都學會了妥協,現在再也不會有誰想把レオ拉回去當偶像了。每個人都學會了剷平那座帶刺的小山,嚥下小小的不滿。這就是所謂的長大成人吧。多麼諷刺。

 
 
 


 
 
 

 泉和レオ今年都要滿二十五歲了。

 
 
 


 
 
 

「不愧是セナ!最愛你了!不過下次要多放點肉!」

 
 
 

「再抱怨我就把這鍋湯從你頭上淋下去。」

 
 
 

泉用手撐著臉頰,嘆了口氣。

 
 
 


 
 
 

「都這把年紀了,拜託你別再作曲作到昏倒可以嗎。」

 
 
 

「靈感湧出來了我也沒辦法嘛!宇宙在跟我說話,不把竄出頭的妄想記下來,可是世界級的損失!」

 
 
 

「好啦好啦……」

 
 
 

 早已記不清這種你來我往到底是第幾次。泉總是會抱怨,而レオ每次都會乾淨俐落地拒絕。

 
 
 


 
 
 

 學院畢業後,レオ專注於作曲,生活全都泡在音樂裡。畢業沒多久,泉就開始後悔自己當初還嘲笑過レオ真的能離開妹妹獨立嗎。得到一天二十四小時全用來作曲的權利後,連家人這種阻力都消失了,レオ便把一天的絕大部分時間都拿來創作樂曲。

 
 
 


 
 
 

 會隨意出門漫步時還好。レオ一向隨風而行,想去哪就去哪,聞到美味的食物香味便會飛奔向前,一樣一樣買來吃。問題反而是關在房間裡時,只要注意力還能集中,レオ便會不眠不休不吃不喝,成天作曲。

 
 
 


 
 
 

 泉記得學院時代的レオ也是個相當嚴重的作曲笨蛋,但直到現在他才明白當時的レオ不論是有意無意,還多少有點分寸。如今レオ不再需要在團體裡唱歌跳舞,也不需要維持最低限度的體重。彷彿親身證實這一點,レオ在轉眼之間更加消瘦。

 
 
 


 
 
 

 幾年前泉看到レオ從浴室出來時浮現的肋骨,不禁毛骨悚然。也是從那時開始,泉明明只是想到時會來看看情況,卻比屋主本人更了解這屋子的廚房。唯一的救贖是,レオ吃多少體重就會回來多少。正因為從外觀可以輕鬆看出成效,更讓泉增加了在レオ家做菜的次數。泉當然也可以說一句隨便你就丟下不管。但レオ是真的會隨心所欲,最好的結果不過是倒下後送進醫院。經驗令人難以決斷。結果泉仍無法拋下レオ,至今依然會斷斷續續到家裡看他,簡直沒完沒了。

 
 
 


 
 
 

「啊,對了,曲子作好了。已經送出去了,大概下星期就會到你們那裡。」

 
 
 


 
 
 

 レオ啜飲第二碗湯笑著說。

 
 
 

 泉哦了一聲,這是他今天來到這裡之後第一次感到雀躍。レオ是個無藥可救,漏洞百出的傢伙,只有譜出來的曲子,是泉等與他來往的人們都十分認可的。那些散落的樂譜裡頭,或許也有為了泉他們寫出的旋律吧。泉並不清楚レオ所有的工作,但其中之一便是泉等人的團體新曲。泉只聽聞大致是以春天為主題,至於是什麼樣的曲子,以誰為中心,就完全沒聽說了。

 
 
 


 
 
 

「那首歌,你有音檔吧?」

 
 
 

「啊,セナ你現在就想聽?還真是跟以前一樣急性子呢。都說了下星期,忍耐一下,妄想看看嘛!先知道答案就不有趣了。現在連櫻花都還沒開呢。就算在這時候開花,大家也都盯著腳下,不會抬頭看的。」

 
 
 


 
 
 

 而且,音檔裡面也沒有Demo。

 
 
 

 レオ的下一句話帶著明顯的失落感,令泉蹙起眉頭。

 
 
 

「少囉唆,聽一下又不會少一塊肉。我也不是免費來做慈善活動的。」

 
 
 


 
 
 

 泉面對著坐沒坐相,撐著手肘發呆的レオ,把已經到了喉頭的某句話嚥回肚子裡。略微張開的雙唇抿起,說出了另一句話。

 
 
 


 
 
 

 一定是這樣的。泉知道,正因為自己能在這裡把話吞進肚子裡,這段奇妙的關係才能繼續,泉也能獲准待在レオ身邊。泉把為自己泡的即溶黑咖啡和那句沒說出口的話一起喝下肚,後悔著泡咖啡時沒加牛奶,如果加了,喉頭這股揮之不去的苦味應該也會好一些。

 
 
 


 
 
 

 不,不行。泉想了想,馬上改變主意。這個家裡沒有那種東西。就算有,也過了保存期限,根本不能喝。沒用的。泉在內心吐出惡言,馬克杯遮住的雙唇扭曲得有些難看。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ーー那國王你自己唱不就好了嗎?

 
 
 

 事情簡單到了極點。不用拜託別人,レオ自己作的曲子,能隨心所欲演唱的只有レオ本人。レオ也具備能夠演唱的實力。但卻不肯唱。

 
 
 


 
 
 

 レオ不會開口唱歌。

 
 
 

 再也不會了。

 
 
 


 
 
 

 一從學校畢業,レオ就不再唱歌。連Demo也不唱了,能聽見的只有他集中精神時哼的旋律。僅僅是斷斷續續的音符碎片,遠遠稱不上歌曲。

 
 
 


 
 
 

 雖然過程迂迴曲折,但就結果而言,到畢業為止レオ並沒有拋棄Knights和其他任何事物,唯一捨棄的便是歌唱。

 
 
 


 
 
 

 原本便是個唱得不差,卻不想開口唱歌的男人。從樂譜中拾取旋律相當困難,不能使用合成器,必須以人聲唱出,否則難以理解。騎士們既然待在自由奔放的王身邊,也會說些直白任性的話,講到這個份上,レオ這才肯用雙唇編織出音樂。這個男人在作曲這件事本來便已經給人添了許多麻煩,曲子做出來以後卻也一樣折騰人。

 
 
 


 
 
 

 即便如此,Knights的王者高聲唱出的歌聲,依然循著某種藝術風格的階梯拾級而上,這種歌聲擁有比得到樂曲的任何人更先唱出來的權利,泉並不討厭。

 
 
 


 
 
 

 沒錯,不討厭。泉從來沒有直接對レオ說過這句話,以後也沒有說出來的打算。

 
 
 


 
 
 

 真沒辦法。レオ說著,回到工作間拿出才剛送出的新武器。組合音響在毫無多餘物品的客廳裡格外顯眼。一番操作後,講究音質的音箱中流瀉出世上除了レオ以外沒有第二個人聽過的音樂。

 
 
 


 
 
 

「……嗯」

 
 
 

 每次聽到樂曲,泉都會再次體認到世上有一種人是天才,而這個男人確實屬於其中。

 
 
 


 
 
 

 多年來,泉聆聽的樂曲中從未出現任何一段重複的旋律。疊合後展示出的嶄新景色。創造出許多可能性的合奏。年歲增長後,泉比以前更能注意周遭事物,有些事情也發生了變化,這些樂曲卻是其中唯一不會改變的東西。獨一無二的不變。是這個男人教會了泉,音樂也有色彩。

 
 
 


 
 
 

「怎麼樣?」

 
 
 

「嗯,還不錯吧。」

 
 
 

「應該有更多感想吧?セナ還真是老樣子,不老實得很。」

 
 
 


 
 
 

 レオ說著,沒有回到座位上,而是拿著空盤子消失在廚房入口。泉以為他是把盤子放回水槽,卻聽到湯杓胡亂在鍋子裡攪動,發出咣噹咣噹的聲音。レオ似乎是盛了第三碗湯。為了用光冰箱裡所有的蔬菜,泉煮出的湯以一個人來說份量有些多,不過看來是不用擔心會放到壞掉了。

 
 
 


 
 
 

 泉側耳傾聽合成器組成的旋律。沒注意到自己的指尖正咚、咚敲出節拍。啦、啦、啦,口中描繪出的音節十分生澀。

 
 
 


 
 
 

 主音是誰?舞蹈呢?這個曲調也許是司,或者是嵐。不,這個男人不會把曲子作得這麼簡單易懂,也許出乎意料的是凜月……ーー。

 
 
 


 
 
 

 最好的歌曲。最棒的舞蹈。最傑出的表演。扮演偶像登上舞台時,泉與他們身負著提供這些事物的義務。

 
 
 


 
 
 

 泉曾以為他們五個人終於構築了理想的歌曲,舞蹈與表演,曾幾何時,卻又理所當然地開始以四個人為單位思考。

 
 
 


 
 
 

「啦、……啦、啦」

 
 
 

 這首歌將由泉與他們四個人演唱。四個人跳舞,四個人表演。搖曳的閃亮螢光棒。響徹雲霄的安可。一切一切,都只向著四個人。

 
 
 


 
 
 

 泉並不了解放棄唱歌對レオ來說到底有什麼意義。是界線,是畢業的證明,又或者其他。

 
 
 


 
 
 

 泉從來沒問過理由,以後也並不想問。他知道這種東西毫無意義。

 
 
 


 
 
 

 知不知道都無所謂。不論司如何請求,嵐花了多少力氣說服,凜月問著這樣好嗎,泉待在多近的地方,偶像月永レオ再也不會回到那個宛如閃耀星空的舞台。不管旁人多麼渴望,都與事實無關。只有泉心知肚明,這個男人絕對不會有改變想法的一天。

 
 
 


 
 
 

 泉瞄了一眼將湯倒入盤中的レオ,逃避般地閉上了眼睛。不論如何仔細聆聽,耳中依然只有自己唱出的旋律。

 
 
 


 
 
 

 啦、啦啦、啦。

 
 
 

 他的咽喉,再也不會為歌唱而震動了。

 
 
 

 

 
 
 

 

 
 
 

 

评论(9)
热度(97)
©菩提樹
Powered by LOFTER